高科技產業壟斷的未來

美國高科技股(如龍頭股:FAANG)股價不斷飆升,已經到了令人無法想像的地步。

有人說,這次跟上次科技股泡沫不同。首先,如今的高科技產業擁有強大的正現金流(儘管這現金流無論如何都無法對應那高得離譜的股價);其次,未來的世界將會被高科技產業壟斷(儘管壟斷這東西歷史上出現過多次,每次皆在政府「煎皮拆骨」下收場)。

還記得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三十年嗎?賣的也是未來的巨大市場商機,令一眾紅色股票價格一飛沖天,如今這些「流星」早已一閃而過,永不回頭了。多麼熟悉的場景。未來真的有那麼美嗎?恐怕又會失算收場。

無論如何,就算「這次真的不同」,從經濟的角度看,有一點是不變的:資本主義自身的成功,會把自己埋葬(馬克思真偉大!)。

傳統資本主義巨獸靠剝削工人創造的利潤發跡(企業主分得遠大於其應得的,並且越分越多)。這些企業發跡靠的是僱用儘量多的員工,擴大生產或服務規模,從而套取巨利。結果雖然導致貧富懸殊日益嚴重,畢竟工人還有工作收入,並且「得益」於規模經濟效應下,物價低廉。大部分人察覺不到被剝削的現實,反而滿足於負擔得起的購物娛樂生活,不作多想。過往伴隨著人口增加及全球化,這種「強盜經濟」得以持續發展(並且似乎發展得很好)。

這種模式發展的代價,是新興國家人民生活改善(實際上受到更大剝削),但已發達國家人民卻生活日漸困苦,已發達國家因此不但政治不穩,民粹主義和排外思潮風起雲湧,國內經濟也終將因消費者日益貧窮而無以為繼。黑金政客們一邊把經濟矛頭指向異族,另一方面卻靜悄悄地以減稅方式維持國內資本家的利潤——結果當然是進一步把國家推向災難。

如今出現的高科技產業,本質上沒有兩樣,同樣是以剝削損害普羅大眾利益為發跡基礎。所不同的(也是更惡劣的),這次靠的不是儘量多地僱用勞工來榨取最高利潤,而是反其道而行,靠機器人及人工智慧取代工人工作,得以最大化自己的利益。高科技企業靠奪取工人飯碗,取締傳統資本家企業獲取暴利,無論從經濟或政治的角度來看,同樣是自掘墳墓。

高科技產業壟斷的未來不會如想像般完美,更有可能是災難性的。

張貼在 經濟 | 發表留言

價值投資的未來

不久前,Berkshire Hathaway股東大會又一次在全球矚目下舉行,價值投資者的殿堂人物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睿智見解再次令人滿載而歸。

有趣的是股神面對眾多中國大陸來客,基本上懶於回答任何有關中國市場的問題,期間更用過這樣一個開場白:「對於一個人來說,最令人反感的莫如看到一個IQ比你低30的人,居然可以賺得比你多。」

對於中國市場,從股神和他的拍檔蒙格(Charlie Munger)極度簡短的回應可以看出,在他們眼中,中國股票市場是一個投機賭場,只處在股市發展的初級階段,必然要經歷大跌的考驗。

股神對中國市場興趣缺缺,但他的煩惱並沒有因此減少,反而要被迫面對著未來股票價值投資者一個重大挑戰 —— 如何用價值投資智慧成功預判高科技業未來的成功者?

巴菲特過往賴以成功的價值投資智慧,依據的是對企業的競爭能力,顧客的依賴度,企業價值的合理估算,股市興衰史等因素的掌握。

不幸的是,如今的經濟模式已出現革命性改變,未來毫無疑問將是網絡經濟與人工智能佔主導的世界。這種改變將會徹底改變人類社會現狀。除了收入最頂端的5%外,其餘95%的人類將面對競爭力衰退,工作機會流失(被人工智能及機器人奪走飯碗),處處受控的境地。失業率大增及工資受壓的結果便是人類的總體消費大降,傳統企業將會面對需求嚴重不足,除了裁員並人工智能化外,毫無生存機會。無論如何,為滿足普羅大眾需求而經營的傳統企業已無法避免逐漸敗落的境地。

新興的產業將以人工智能、機器人、無人駕駛機及其它高科技為本,那些能夠最大程度上消滅人類工作崗位,同時產品又能夠最大程度上把人類用戶培養成低智依賴性動物的企業,將會獲得極大的回報與競爭優勢。

想像一下未來智慧程度遠遠超越現在的Facebook 9.0,Google 9.0,Amazon 9.0,還有不吃不喝不病的機器人農夫,斷症能力遠超人類的機器人醫生,上天能飛入水能游不知恐懼為何物的機器軍人⋯⋯。

高科技行業的技術日新月異,入場門欄不高,群雄並起,依賴的是少數人類高科技的腦袋。初期就算必須依賴於創投資金,所需金額並不多(尤其是初期階段),有太多的創投「天使」有能力投入資金賭一把(基本上就是在賭一把)。在某個企業真正殺出重圍建立王者地位前,誰勝誰負根本不可能靠事前分析得悉;而當某個企業成功建立霸業時,資金已不是問題或企業價格已經高得不合價值投資者的胃口了。

至於市場方面,未來將由高科技企業取得決定性影響力,擁有實際話事權的是企業而非用戶 —— 儘管企業可能不斷在更換,儘管用戶以為自己真擁有話事權。因此,價值投資者希望通過分析瞭解用戶行為來判斷成功企業,將會變成不可能的任務。

如今Berkshire Hathaway被迫進入高科技產業,但投資IBM損手退出,高價買入Apple也前景未明,2017首季表現低於標普500。如此種種,並非巴菲特智慧不足,而是用有形資產及用戶行為角度分析預判高科技企業前景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高科技界賴以發展的無形資產流動多變根本無法預判。

股神並非毫無出路,但是依靠資金投入(Asset Allocation)成為首富的可能性已經不存在了。

張貼在 經濟 | 發表留言

人類文明將從歐洲大陸重新出發

法國大選塵埃落定,中間派候選人馬克龍以66%得票率高票當選總統。法國人無視內憂外患夾攻,再一次顯示出追求人類進步的勇氣。近年由英美投機政客推動的種族、仇恨、排外運動,一路高歌猛進。如今這股趨勢在歐洲大陸受阻,先是荷蘭,繼而法國,文明世界終於得以暫舒一口氣。

歷史上每逢極左或極右勢力得逞,都只會給人類帶來災難,令文明倒退,從無例外。未來亦將如此。極左美化「毫不利己專門利人」、「人人平等」這樣的謊言。歷史已經證明,它的結局是「權貴壟斷利益,比別人更平等」,人民喪失自由,社會落後腐敗,道德墮落。如今這一派除了偶爾利用經濟危機跳出來叫囂一下,已經沒有什麼生命力了。謝天謝地。

當今甚囂塵上的是以英美政權為代表的極右勢力。它美化損人利己,諉過他人,仇外排外,結局必是全球分化,最終導致戰爭。

面對自身的高失業率及經濟不景,伊斯蘭恐怖主義威脅,損人利己的誘惑,歐洲大陸選民依然拒絕倒向極右,勇敢選擇了堅守中道,實在可敬。這將是人類文明進步成果得以保存的關鍵。

儘管人類似乎還在文明的道路上摸索,並時常受到挫折及愚昩野蠻的威脅,但是為了確保自己和子孫後代能夠繼續生活在一個文明的社會,文明世界的人們絕對不可以遇到困難便走回頭路,回到野蠻、卑鄙中去 — 因為你的對手也必然以野蠻、卑鄙回應,惡性循環不止,直至戰爭到來。

只有中道的自由主義才能夠兼顧保護個人自由與尊重少數及環境(權利與責任並重),促使人類向更加文明的目標前進。

繼荷蘭、法國之後,最關鍵的德國選民也很大可能堅守中道。自由主義的發源地歐洲大陸將成功頂住英美狂極一時的極右民粹主義,堅守人類文明發展的橋頭堡。

在環境逼人時訴諸「希望」、「高尚」似乎很難,但是人類與文明的進步卻必須訴諸「希望」,而非「恐懼」。歐洲大陸的人們堅信這一理念,人類文明也將再次從那裡重新出發。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時事雜想

「雨傘運動」無功而返;

「旺角騷亂」換來港大大好青年入獄四年;

「民主300+」成功奪得幾乎所有一人一票選舉的功能團體票;六成以上市民支持(包括含淚支持)建制中間派候選人,特首選舉還是無力回天;

今年人大會議期間,委員長大人百忙之中不忘提醒港人,深圳的GDP很快會超越香港了。

亞冠足球賽東方主場對陣廣州恆大,恆大球迷全場聲勢壓到主場球迷,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為恆大打氣(真有點奇怪 —— 難道不是兩支中國的球隊在比賽嗎?),最後還舉出「殲英犬,滅港毒」橫額示威。香港東方的球迷除了回敬「支那狗」這種莫名其妙的稱呼外,只能期盼亞足聯這一「外來勢力」幫忙「伸張正義」。

事後我在想,如果香港球迷們能夠全場高唱「海闊天空」,並且揮舞手機燈光,配以東方那0:6慘敗的比分,會是一種怎樣的場景?

爭取真·普選一事無成,GDP即將被小弟深圳超越,連港超冠軍兩回合下來竟也要慘吞中超冠軍13蛋,是夠悲情了。

但那一首「海闊天空」,卻能夠道出香港人與祖國內地同胞最大的分別 —— 香港人如今在意的、追求的是那海闊天空的自由和體現人之尊嚴的民主。

至於足球嘛,既沒有特首熱愛,又沒有地產大亨傾囊支持,當然也不會有巴西國腳助陣,技不如人,慘敗也無話可說。本來灰溜溜的退場就算了,最多罵幾句教練不夠班,可北方的老兄們偏要藉足球場跳那政治「忠字舞」,還以為這就顯示了自己的優越,羞辱了香港人。

藉一首「海闊天空」,或許是最簡單的回應。

最近警方祕而不宣(只有文匯報的神算們未卜先知)大肆拘捕民運人士,以各種罪名落案起訴;此時此刻,風聲鶴唳,有「民運」老行尊宣稱退出江湖,有人甚至跟新特首「眉來眼去」尋找一官半職。只有那位書生戴耀廷無視自身「安危」(被警方落案控告一個什麼public nuisance罪,罪成可能港大法律系的飯碗都不保),又在極力推動一個「區議會200+」運動(取名「風雲計畫」)。

無言以對。只能把韋伯的《政治作為一種志業》拿出來,quote幾段聊以自慰。

政治是⼀種併施熱情和判斷⼒,去出勁⽽緩慢地穿透硬木板的工作。一切歷史經驗證明了:若非再接再厲地追求在這世界上不可能的事,可能的事也無法達成。但要做到這點,一個⼈必須是一個領袖,同時除了是領袖之外,更必須是英雄。即使這兩者都稱不上的⼈也仍須讓⾃⼰的心腸堅靭,能泰然面對一切希望的破滅;這點此刻就必須做到,不然,連在今天有可能的事他都沒有機會去完成。 誰有自信能夠面對這愚蠢、庸俗到不值得⾃⼰獻⾝的世界,而仍屹立不潰;誰能⾯對這局⾯而說:「即使如此,沒關係」,誰才有以政治為志業的使命與召喚。 —— 韋伯

在我們⾯前的不是夏天錦簇的花叢,⽽是冷暗嚴酷的寒凍冬夜。當一切都蕩然無存,喪失自⼰權利的不僅是皇帝,無產階級也不會例外。到了長夜逐漸露⽩之時,在今天看來擁有花朵燦爛的春天的⼈,尚有幾個仍然存活?到那時候,諸君的內在生命⼜已變成何種⾯貌?是恨怨?還是轉為庸俗?是對世界或者自⼰的職業麻⽊接受?或者是第三種可能(這不是最少見的):有秉賦的⼈走上神秘主義的遁世之途;甚⾄(更尋常,也更可厭)為了跟從流行⽽強迫⾃⼰走上這條路?不論淪入這三種情況中的哪一種,我都會認定他沒有資格做他現在做的事, 沒有資格去⾯對真相下的世界、⽇常現實生活中的世界。客觀⽽平實地說,在這種⼈的內⼼最深處,並沒有要他們取政治為志業的使命感和召喚,雖然他們⾃以為有。他們其實該去⿎吹人與人之間單純、直接的博愛,該踏實地去進行他們⽇常的工作。 —— 韋伯

真正能讓⼈感動的,是一個成熟的⼈真誠⽽全⼼地對後果感到責任,按照責任倫理行事,然後在某一情況來臨時說:「我再無旁顧;這就是我的立場」。這才是人性的極致表現, 能使人為之動容。只要尚未心死,每個人都會在某時某刻處⾝在這種情況中。在這意義上,心志倫理和責任倫理不是兩極對立,⽽是互補相成:這兩種倫理合起來構成了真正的人,一個能夠有「從事政治之使命」的⼈。 —— 韋伯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領袖的判斷力、政治實力與香港的未來

作為一個領袖人物,親和力、IQ、EQ等都是次要,最重要的是擁有正確的判斷力。

看看香港新一屆特首林鄭,她過往處理新界僭建、政改、鉛水、故宮的表現,在立法會的胡言亂語(什麼「官到無求膽自大」、「飲鉛水侮辱官員論」等),還有特首選舉中種種不可思議的舉動(廁紙問題、500元給大陸乞丐、情人節情書等),令人愕然,繼而譁然 —— 其人對周遭環境、民情的判斷力近乎零。

此外,林鄭一生當官,服侍英國和中共主子,缺乏社會上有實力組織的支持;加上幾經催谷依然民望低落(她的民望從高而下無法翻身,很大原因是她不假思索地侍奉主子,違背民意的結果),本身擁有的政治實力亦為零。

她之所以能夠上位,完全是因為百分百忠誠於上級(不惜與民為敵,甚至破壞制度以求完成任務),被權貴們看中,利用不公的選舉制度硬生生地捧上特首寶座。

上位後的管治可想而知 —— 必被權貴牽著鼻子走,只能做一個可憐的傀儡,成為香港人可悲的縮影(不知她能否對自己往後的狀況作出正確的判斷?)

有人或許會如此認為:乖乖聽話,以求安樂茶飯,不好嗎?為何一定要「攪事」爭取香港的「自由意志」?

就算不拿澳門出來對照反駁,只考慮香港面對的種種問題,維護真正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也是迫不及待的。

據說很快連深圳的GDP都要超過香港了(我一直對這種GDP為衡量基礎的說法嗤之以鼻 —— 大陸GDP全球排第二,難道人們會更想棄英法德日澳加,而舉家移民大陸?)香港的關鍵特色早已不是GDP貢獻,而是目前及可見未來內地無可替代的法治、公平、自由的社會基礎所帶來的優勢。

要維持及發展這一關鍵基礎,香港特區政府對移民人口組合的控制、法治的維護、工商業公平競爭環境的維持、港人及國際間對香港獨特地位的信心等,都是頭等大事。而港人能否運用「自由意志」行事,是決定性因素。

今天的北京已不同於回歸初期,如今中央著重的是一國權力,而香港需要的是維護港人治港,兩者無論從價值觀到實際事務上都經常處於矛盾對立,例子已多不勝數。

特區政府與香港各行各業領袖如今一面倒的獻媚於北京,北京之手又無處不在地「瞎折騰」,香港的結局只會是一步步失去獨特優勢和信心(多麼熟悉的歷史場景!)

北京不斷「僭建」「特首要求」;一代不如一代的特首如今判斷力缺位、政治實力為零,只能靠絕對忠誠生存,香港的未來可知思過半矣。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自願為奴

群眾向來如此:對不正當取得的愉悅不假思索,急於敞開迎接,並對不正當所施予他的苦難麻木無感。[La Boetie – 自願為奴]

那些親近僭主的人,僭主視他們為巴望著好處的無賴和乞丐。他們不但要按照僭主所言行事,還必須揣測僭主的欲求,為了滿足他,還得經常預測他的想法。他們不僅要服從僭主,還得奉承討好他;他們必須自我鍛鍊,自我折磨,相互殺害,以取得為僭主服務的機會,並以僭主之樂為樂,以僭主之品味為其所好,勉強自己的性格,扭曲自己的天性;隨時注意僭主的一言一行、語調、手勢、眼神;他們沒有眼睛與手腳,因為全都拿去窺探僭主的所有意志,揣測僭主的任何想法。這樣的生活真的幸福嗎?這真的能稱作活著嗎?…..還有什麼比完全失去自我地活著,讓他人掌控自我喜好、自由、身體和生命還更悲慘的生活處境? …..君主升遷寵信這些人有多容易,要轉變心意摧毀這些人就有多容易。…..大多數的人都在僭主厚愛的影子下靠剝奪別人來豐富自己的財富,最終也成為豐富別人財富的祭品。 [La Boetie – 自願為奴]

我們總是可以找到一些比較有天賦的人,能感受到枷鎖的沉重而無法不想著甩掉它;而且永遠不會被壓迫馴服…..往往是那些有著清晰理解與遠見的人,不像大眾一樣自滿自足,見識短淺到只看得見自己的腳尖。他們瞻前顧後,並回憶過去以評斷將來,衡量現下。這些人生來頭腦清晰,並進而以學習與知識潤澤他們的頭腦。當自由已經完全失落、在世界上消失的時候,這些人還能用他們的心靈想像並且感受到自由。奴役,不管掩飾得多好,都無法合他們胃口。 [La Boetie – 自願為奴]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自由、民主與人性

多年来,一個自由國家的人民漸漸被少數擁有特權的人奴役。我不主張回到這樣的自由。[羅斯福]

自由就是使行動與自我一致的能力,且不受任何人干涉。[La Morale]

責任是由自由的主體所擔負的義務。[La Morale]

持久的幸福:行使我的自由意志,而不受外在環境約束,便是滿足感的來源。除了自由,我別無所願,我的幸福完全取決於我自己。 [La Morale]

群眾從來不渴望真實性。若橫遭瞞騙,他們會偏離不合口味的證據,寧可將錯誤捧上天。誰有能力供應假象,就能輕易當上導師;試圖拆穿假象的人,總是會遭殃。[Bryan Caplin]

非理性選民為民主失靈開啟了大門。[Bryan Caplin]

如果文明的掙扎淪為懦夫和野人之爭,野人便會勝出。[Thomas Sowell]

張貼在 隨筆, 政治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