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者去死!」

伊朗各地發生騷亂已近一週,造成二十多人死亡。

起因據說是因為總統的預算草案被洩露,民眾得知預算大部分撥給了宗教組織、軍隊,反而民生方面包括教育皆被削減,包括私有化公立學校。這下子令生活艱難,失業率已達雙位數(年輕人失業率更達50%)的伊朗普羅大眾怒火中燒。本來一場反通脹的示威演變成反獨裁、反貪污、反神權的全國性反抗運動。憤怒的群眾高喊「獨裁者去死!」

這次反抗民眾來自鄉間,並非傳統自由主義菁英領導,起因亦非意識形態,而是非常貼地的「不平等」(inequality),尤其是經濟方面的不平等。2015年達成核協議後的經濟發展沒有惠及普羅大眾,只肥了權貴階級。

德黑蘭權貴們的炫耀早已讓生活艱困的普羅大眾忿忿不平,如今一個犧牲大眾權貴自肥的預算案被公開,民眾的憤怒如山洪暴發。

姑勿論這次洩密是否改革派總統魯哈尼故意為之,以對抗神權太上皇,伊朗的政治、經濟及社會的不平等是造成不滿與動亂的根本原因。而這些不平等的源頭,是神權治國下,權力的不公。

人民的眼睛的確雪亮,因此喊出了一針見血的口號:「獨裁者去死!」

權力的壟斷或不公必然造成政治上、經濟上、社會上全面的不公。愈是極權,制衡越少,這種不公就愈沒有止境 —— 貧富懸殊更嚴重,裙帶特權更囂張。

這種因政治壟斷而造成的全方位的嚴重不公所積聚的民憤就如火山待發,某個時刻便會如當年「法國大革命」般一發不可收拾,並不需要什麼菁英或反對派領袖的領導(這些人甚至要靠邊站)。

「獨裁者去死!」

當任何一個獨裁國家的人民喊出這句口號,獨裁者的下場便註定了。

廿一世紀獨裁統治者的宿命,是終被自己一手造成的不公推翻。

廣告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Less is More —— 「低欲望年代」

記得不久前看過一篇新聞報導,追蹤一位日本青年如何與女友一起過著簡單生活,每個月花費極少,並從中獲得樂趣,體會人生哲理。

在台灣這個亞洲四小龍之一的發達經濟體裡面,你也到處可以見到類似那位日本青年的生活方式。譬如在高鐵站,你會看到很多人匆匆買個臺幣60~100元的便當解決;便利店、小食店晚飯時段也很多年輕人的身影。

很多人也許會得出一個結論:窮酸。強國人更會因此深信祖國的強大富裕,民族自豪感如旭日東昇。

但對我來說,比起在普遍貧窮落後的國家內窮奢極侈,我反而更欣賞那些在富裕文明的國家內簡樸過活的人。

這些人的絕對收入可能並不低(起碼與那些可以讓少部分幸運者窮奢極侈的落後國家比較),只是他們生活所在的國家更富裕,物價更昂貴。因此,被迫也好,主動選擇也好,決心過著清淡寡欲的生活。

這其實是一幅美麗的景象。相比起那些烏煙瘴氣,充滿銅臭味,道德敗壞的地方,更讓人感覺清新自然。更接近人類文明心靈的歸宿。

人們安於簡樸生活的社會現象被譽為「低欲望年代」,其實那只不過是「低物質欲望」年代。

當然,全球目前政治經濟制度的缺失造成極度的貧富不均,背離公平正義原則,持續下去將造成社會不穩。這一點不應該被輕輕摸掉。

但是,在解決這些制度問題的同時,人們也應該自我反省,學懂放下無止盡的物質追求,把節省下來的時間、精力放回到對文明的追求 —— 長遠來講,人類社會會因此變得更美,更可欲。

張貼在 隨筆 | 發表留言

「不需要掌聲」的政權

自說自話,自信心爆棚的中共勝利地完成了自家的十九大,領頭者信心滿滿地說道:「我們不需要掌聲」。

這一句真是可圈可點。

首先,說這話的人明白,國際間沒有掌聲,實際上更是瀰漫著不齒之聲。

其次,沒有得到國際間掌聲甚至惹來一片不齒之聲是有充分道理的。因為,官方提出的種種說辭,甚至寫入自己黨章的東西,既不是什麼「新」東西,更沒有高追求的「夢」,通篇只為服務一個目的:恢復與維護早已貪腐到極點的一黨專政直到永遠。

最後,既然得不到國際掌聲,只好自己給自己鼓勁。大會在議案「沒有人舉手反對」及對領袖「沒有最肉麻,只有更肉麻」的吹捧下勝利閉幕。

遠在南方一隅的蕞爾小島——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大會勝利通過「牢牢掌握對香港與澳門的全面管治權」宣示後,識時務地全力並公然地奴化、矮化自己,積極配合那偉大而無需掌聲的「新時代」來臨。

我們不禁擔憂,當一個社會的上層建築內充斥著不夠班又鮮廉恥的人,社會上的「菁英」們忙不迭地「轉呔」獻媚迎合,處處聽到那些讓人瞠目結舌、遠離事實的自說自話自吹自擂,NewSpeak已經全面取代正常語言,「一九八四」離我們還遠嗎?

生活在威權制度下的人們,掌握著文明世界權力的菁英們,難道都是傻瓜嗎?當然不是。

這種掌權者「自嗨翻天」的「動物農莊」,有可能存在多久?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歷史會記住的人

誰會被歷史記住
周保松 2017.8.22

大家也許沒有留意到,在黃之鋒、周永康和羅冠聰被判刑入獄後,前港督彭定康在英國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他們將會在歷史留名。當沒有人記得我是誰,甚或沒有人記得習近平是誰時,他們仍然會被世人記著。」

彭定康讀歷史出身,今日貴為牛津大學校監,自然不會為了討好幾個「青年罪犯」而說出客氣之言和違心之論。

為什麼他會這樣說?我認為,他是站在更高遠的歷史視野來作出這番評價。

雨傘運動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歷時七十九天,有超過一百萬人參與,也是八九民運以後中國治下二十五年來最大規模的一場民主抗爭,更在現代公民抗命史上寫下極重要的一頁,得到全世界的同情和支持。

從2013年一月戴耀廷先生提出「佔領中環」的構思開始,在接著下來的一年多,香港社會經歷了三次商討日、6.22公投、預演佔中及511人被捕、9.22全港大罷課及其後一星期的罷課不罷學、9.26佔領公民廣場、9.28催淚彈事件及由此而導致的長達兩個多月的和平佔領。

在短短兩年間,香港社會出現翻天覆地的轉變。

整個運動的目的是什麼?

我要真普選。

真普選的理據何在?

要求中方兌現《基本法》承諾,取消既有極不公義的特權政治,還給香港公民平等的政治參與權。

我們爭取的,是今天全球民主國家公民正在享有的最基本的政治權利。政治權利絕非可有可無,而是關乎我們每個人的自由和尊嚴,關乎整個制度的正當和正義。

前期的佔中運動和後來的雨傘運動,都一直堅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在那麼浩蕩的一場運動中,雖然有大大小小的警民衝突,卻沒有一個人因此而死亡。

組織者由始至終也一直公開聲稱,會承擔公民抗命的責任,接受應得的法律後果。

正因為此,佔中三子及一批公民,在清場前已主動向警方自首;在2014年12月11日,以學生領袖為代表的二百多人,也和平地坐在金鐘等候被捕,坦然面對法律責任,裡面包括李柱銘、余若薇、梁家傑這些法律人。

今天,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慨然入獄。接著下來,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以及其他一大批朋友,也有很大機會入獄。我們要知道,入獄,不僅僅是失去自由,不僅僅是留有案底,更是整個個人生命軌跡從此改寫,裡面必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苦痛和代價。

他們沒一人逃避責任,沒一人表示後悔。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重申一次:為所有香港人,包括你和我,爭取應有的政治權利,爭取香港成為真正的民主社會。

黃之鋒在入獄前一晚,回到公民廣場,說:他以參加雨傘運動為榮。

為什麼不呢?雨傘運動當然值得我們所有參與過的人光榮。我們何等榮幸,能夠在歷史關鍵時刻,一起站出來,為香港,為下一代,也為自己的權利和尊嚴而戰。

我們雖敗猶榮,何況我們還遠遠未有敗。

從這樣的歷史視野看,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以及所有因為雨傘運動而坐牢的人,都值得我們尊敬,值得我們感激。彭定康先生說得對,他們的名字一定會長留在香港民主運動史上,並為後世香港人敬仰和銘記。

至於那些發出什麼「求仁得仁」、「出得嚟行,預咗要還」之類淺薄言論的涼薄者,只會被世人恥笑,然後被忘記。

這些人,忘記了自己也在被奴役,忘記了我們活在一個極不公正的制度當中,忘記了別人正在為自己爭取權利,然後在別人受難時踩上一腳:誰叫你做,做了就要受到懲罰,無論政府控告你什麼罪以及判得你多重,你都必須接受,因為這叫「法治」,這叫「求仁得仁」。

我們要知道,在蘇格拉底受審時,在耶穌被釘十字架時,在甘地絕食時,在馬丁路德金被暗殺時,一樣有許多人在旁邊嘲笑在背後擲石,然後自以為務實自以為醒目自以為是有識之士。

去到今天,誰還會記得他們?!

我們可以軟弱,可以沉默,但我們絕對不可以幸災樂禍和落井下石,絕對不可以讓這些付出最多的人孤軍作戰和承受罵名。

是的,絕對不可以。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商人無祖國?

蘋果手機代工富士康(鴻海)老闆郭台銘計畫投資美國設廠,被傳面對媒體質詢時霸氣回應「市場在哪,祖國就在哪」。

香港一些思想糊塗蟲忙不迭地讚賞:真人真語;快選總統吧。

令人聯想到不久前,美國是怎樣選出那位「國恥級」總統的。

「真」可不代表一定是「好」——真小人始終是小人,真惡霸始終還是惡霸,真無情還是無情,分別只是多了「無恥」作點綴。

人們對「真」獨有偏好也可以理解,但千萬不要把「真」驚為天人,上升到「神人」、「總統」的地位。

富士康靠的是為蘋果等電子品牌產品代工其中的組裝環節賺錢,依賴的是數以十萬計低工資工人的雙手,低利潤低成本模式。它並沒有所謂「市場」,只有品牌產品公司如蘋果這一類「老闆」,還有低成本的國家作為它的生產基地。

「市場」既然不存在,總不會有人把「低成本國家」當「祖國」這個道理吧?也少有人會有「在哪裡繳稅」哪裡就是「祖國」這種想法吧?

看來那句「市場在哪,祖國就在哪」,要不就是訛傳,不然就是說這話的人並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

隨著上世紀末全球化風靡於世,「商人無祖國」這種說法早在美國就迎來不少批評。如美國前財長薩默斯(Summers)就曾批評那些「無祖國的菁英」,只忠誠於全球化的經營成就和個人的榮華富貴,而非自己公司總部所在國的利益。這麼做的結果必然帶來民粹主義,反噬自己。

那些靠全球化呼風喚雨的菁英們真的以為自己的市場在哪裡,他們的祖國就會在哪裡嗎?試想像一下郭台銘在大陸或美國參政甚至競選總統的可能性就不難理解這一點是多麼虛妄了。

連香港首富李嘉誠都要將大筆資金抽離大陸,「逃往」西方民主國家了。李氏的「祖國」始終是香港,正如郭氏的「祖國」還只能在台灣。

美國那些全球化得益者,看來也終將搞清楚,他們的祖國只能是美國——只是不知道這些頭腦發熱,對文化力量遠遠大於金錢力量一無所知的「自以為是者」,什麼時候才會醒覺,希望不是到了被徹底趕回自己國家的時刻吧。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高科技產業壟斷的未來

美國高科技股(如龍頭股:FAANG)股價不斷飆升,已經到了令人無法想像的地步。

有人說,這次跟上次科技股泡沫不同。首先,如今的高科技產業擁有強大的正現金流(儘管這現金流無論如何都無法對應那高得離譜的股價);其次,未來的世界將會被高科技產業壟斷(儘管壟斷這東西歷史上出現過多次,每次皆在政府「煎皮拆骨」下收場)。

還記得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三十年嗎?賣的也是未來的巨大市場商機,令一眾紅色股票價格一飛沖天,如今這些「流星」早已一閃而過,永不回頭了。多麼熟悉的場景。未來真的有那麼美嗎?恐怕又會失算收場。

無論如何,就算「這次真的不同」,從經濟的角度看,有一點是不變的:資本主義自身的成功,會把自己埋葬(馬克思真偉大!)。

傳統資本主義巨獸靠剝削工人創造的利潤發跡(企業主分得遠大於其應得的,並且越分越多)。這些企業發跡靠的是僱用儘量多的員工,擴大生產或服務規模,從而套取巨利。結果雖然導致貧富懸殊日益嚴重,畢竟工人還有工作收入,並且「得益」於規模經濟效應下,物價低廉。大部分人察覺不到被剝削的現實,反而滿足於負擔得起的購物娛樂生活,不作多想。過往伴隨著人口增加及全球化,這種「強盜經濟」得以持續發展(並且似乎發展得很好)。

這種模式發展的代價,是新興國家人民生活改善(實際上受到更大剝削),但已發達國家人民卻生活日漸困苦,已發達國家因此不但政治不穩,民粹主義和排外思潮風起雲湧,國內經濟也終將因消費者日益貧窮而無以為繼。黑金政客們一邊把經濟矛頭指向異族,另一方面卻靜悄悄地以減稅方式維持國內資本家的利潤——結果當然是進一步把國家推向災難。

如今出現的高科技產業,本質上沒有兩樣,同樣是以剝削損害普羅大眾利益為發跡基礎。所不同的(也是更惡劣的),這次靠的不是儘量多地僱用勞工來榨取最高利潤,而是反其道而行,靠機器人及人工智慧取代工人工作,得以最大化自己的利益。高科技企業靠奪取工人飯碗,取締傳統資本家企業獲取暴利,無論從經濟或政治的角度來看,同樣是自掘墳墓。

高科技產業壟斷的未來不會如想像般完美,更有可能是災難性的。

張貼在 經濟 | 發表留言

價值投資的未來

不久前,Berkshire Hathaway股東大會又一次在全球矚目下舉行,價值投資者的殿堂人物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睿智見解再次令人滿載而歸。

有趣的是股神面對眾多中國大陸來客,基本上懶於回答任何有關中國市場的問題,期間更用過這樣一個開場白:「對於一個人來說,最令人反感的莫如看到一個IQ比你低30的人,居然可以賺得比你多。」

對於中國市場,從股神和他的拍檔蒙格(Charlie Munger)極度簡短的回應可以看出,在他們眼中,中國股票市場是一個投機賭場,只處在股市發展的初級階段,必然要經歷大跌的考驗。

股神對中國市場興趣缺缺,但他的煩惱並沒有因此減少,反而要被迫面對著未來股票價值投資者一個重大挑戰 —— 如何用價值投資智慧成功預判高科技業未來的成功者?

巴菲特過往賴以成功的價值投資智慧,依據的是對企業的競爭能力,顧客的依賴度,企業價值的合理估算,股市興衰史等因素的掌握。

不幸的是,如今的經濟模式已出現革命性改變,未來毫無疑問將是網絡經濟與人工智能佔主導的世界。這種改變將會徹底改變人類社會現狀。除了收入最頂端的5%外,其餘95%的人類將面對競爭力衰退,工作機會流失(被人工智能及機器人奪走飯碗),處處受控的境地。失業率大增及工資受壓的結果便是人類的總體消費大降,傳統企業將會面對需求嚴重不足,除了裁員並人工智能化外,毫無生存機會。無論如何,為滿足普羅大眾需求而經營的傳統企業已無法避免逐漸敗落的境地。

新興的產業將以人工智能、機器人、無人駕駛機及其它高科技為本,那些能夠最大程度上消滅人類工作崗位,同時產品又能夠最大程度上把人類用戶培養成低智依賴性動物的企業,將會獲得極大的回報與競爭優勢。

想像一下未來智慧程度遠遠超越現在的Facebook 9.0,Google 9.0,Amazon 9.0,還有不吃不喝不病的機器人農夫,斷症能力遠超人類的機器人醫生,上天能飛入水能游不知恐懼為何物的機器軍人⋯⋯。

高科技行業的技術日新月異,入場門欄不高,群雄並起,依賴的是少數人類高科技的腦袋。初期就算必須依賴於創投資金,所需金額並不多(尤其是初期階段),有太多的創投「天使」有能力投入資金賭一把(基本上就是在賭一把)。在某個企業真正殺出重圍建立王者地位前,誰勝誰負根本不可能靠事前分析得悉;而當某個企業成功建立霸業時,資金已不是問題或企業價格已經高得不合價值投資者的胃口了。

至於市場方面,未來將由高科技企業取得決定性影響力,擁有實際話事權的是企業而非用戶 —— 儘管企業可能不斷在更換,儘管用戶以為自己真擁有話事權。因此,價值投資者希望通過分析瞭解用戶行為來判斷成功企業,將會變成不可能的任務。

如今Berkshire Hathaway被迫進入高科技產業,但投資IBM損手退出,高價買入Apple也前景未明,2017首季表現低於標普500。如此種種,並非巴菲特智慧不足,而是用有形資產及用戶行為角度分析預判高科技企業前景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高科技界賴以發展的無形資產流動多變根本無法預判。

股神並非毫無出路,但是依靠資金投入(Asset Allocation)成為首富的可能性已經不存在了。

張貼在 經濟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