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落幕 —— 美國再次被商人政客出賣

中美貿易談判落幕,雙方發表含糊其詞的六點聯合聲明,停止貿易戰。美方聲稱此貿易戰只是暫停,是安撫美國人的伎倆 —— 因為中方必兌現承諾,貿易戰不會重啟。

中方大幅讓步承諾的,只是一個字:「買」

姑且讓我們認定中國私下同意多買兩千億美元的貨物,其主要確定的貨物是農產品和天然氣(從那六點聲明中不難看出)。而美國作出的關鍵讓步是放生中興通訊。

這次談判的結局將會是這樣的:未來兩年間,數以百億計美國人自己印製的美元會嘩啦啦的流回美國(儘管美元還會繼續淨流出到中國),美國的農民和天然氣田生意興隆,以第三世界之姿供應原材料給中國,以便中國繼續以工業成品輸往全世界,或在服務業上以更低的成本賺更多的錢。

中國消費者將以更低的價錢獲得產品和服務,更清潔的能源改善環境。

美國共和黨贏得了農民和天然氣州選票;中國老百姓贏得了實惠。

為了應付「美帝」,中國將「被迫」從其他國家減少數百億美元的進口(譬如南美的農產品,中東的石油,俄羅斯加拿大的天然氣,歐洲的工業產品),從而造成這些國家對損人利己的美國加倍的憎恨。

美國贏得了美元,卻無法改善就業,因為出口增長大部分來自低人力的農業和天然氣行業;中國贏得了時間,卻也不一定能夠將其轉化為核心技術的突破。

重要的是,中國避免了貿易戰收入損傷,關鍵的「中國製造2025」得以繼續在國家補貼協助下奮進,而其通訊領域中最重要的一顆棋子中興通訊得以復生。

中共讓步「買買買」,希望有朝一日科技領域突破成功,徹底擊潰「美帝」霸權。

美國總統迫不及待吹噓邀功,希望顯示個人的了不起,2020再次當選。

廣告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北韓,中國,美國 —— 自由民主制度的前景

北韓宣布不惜棄核,換取美國支持其改革開放,一時風頭無量。但風物長宜放眼,以北韓的實力與現狀,一旦改革開放,這個獨裁政權無論是否真的棄核,都將步上滅亡,被南韓民主統一。

北韓希望走中國模式,開放經濟,同時維持政治獨裁,這個算盤恐怕打不響。以北韓目前所處的內外政經狀況,它更像柏林圍牆倒塌前的東德,政治封閉,人民生活困苦,又有繁榮的西德居鄰。正如當年東德人渴望融入西德,而非獨立延續既有制度和生活,北韓人也將渴望做同樣的事。

不是武器強弱,而是民心向背;不是外強干預,而是內部演變。

兩韓民主統一,世界列強會樂觀其成(美國)或無意干預(俄羅斯),相信到時候中國也如當年蘇聯一樣,有心無力,半推半就。

軍事力量強大如蘇聯,當年也在內部強大的分裂力量(俄羅斯)的拉力下轟然倒下。

無論如何,北韓能夠有朝一日融入自由民主體制,對韓國人是一大福音。

至於為什麼唯獨中共能夠成功開放經濟,卻又沒有丟失獨裁權力,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國大陸國土面積和人口遠超鄰居台灣,台灣在政治和經濟上也極不爭氣。歐美期望從中國大陸十三億人口市場獲取巨大經貿利益,穩定至上。

政治上,中共在鄧小平時代已經不再是一人獨裁眾人庸碌,而是領導階層齊心協力共同謀求經濟發展(當然少不了共同發財致富)。此外,中國人天生的吹牛欺騙能力舉世無雙,直把天真短視的老外哄得暈頭轉向,以為自己在中國「看到了未來」,不惜出賣台灣,放棄民主,只為「摸到未來」。

結果是數十年下來,西方科技被不斷剽竊,中國市場卻拿不下來。中共把「中商為體,西商為用」玩得爐火純青,大獲全勝。

本來以為美國老特上台,真會對中共下重手,利用目前還掌握的科技與同盟實力,從根本上扭轉乾坤。現在看來,這個既無戰略眼光也無道德底線的特朗普是一個更加愚蠢短視的人,將會一再坐失良機,直至中共成功跳過目前的技術瓶頸,徹底失去優勢。

美國人選了這種無賴淺薄之人入主白宮,肯定是自找苦吃。這種人只要私利獲得滿足,根本不在意其他,是玩不過中國人的。

如此一來,全球更大機會滑向威權繼而獨裁體制,然後便是獨裁列強間的戰爭,歷史倒退重演。這將是人類的悲劇,卻又是無奈的現實。希望不要預言成真。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奧威爾式的荒唐」(Orwellian Nonsense)

美國國務院以「奧威爾式的荒唐」(Orwellian Nonsense)回敬中共對全球航空公司以慣例處理香港、澳門、台灣名稱的威脅,直擊極權國家的要害。這次美國政府強硬出手,除了大快人心之外,最重要的是它提醒了人們,奧威爾的《動物農莊》和《一九八四》所鞭撻的極權國家如今依然安在,並且開始張牙舞爪,肆虐全球。

大陸的愛國者們倒是提出了一個看似合乎邏輯的辯駁:香港、澳門本來就是屬於中國的城市嘛;在聯合國和大部分國家都認可的「一個中國」原則下,台灣也應該屬於中國的一部分。

那就讓我們仔細審視一下,為何各地航空公司一直以來都將港、澳、台與中國分開列視,以及為何愛國者們的反駁是無視事實和商務原理的「奧威爾式的荒唐」。

香港、澳門回歸後,根據國際協議,兩地依然保留殖民地時期的政治、經濟及社會制度,五十年不變。所有非此兩地居民(包括中國大陸居民)進出兩地皆需持有獨立的簽證;兩地居民所持護照不同於大陸;全球各國所給予的簽證待遇也不同。兩地貨幣獨立於中國大陸,更是全球經濟貿易上的自由獨立實體。

再清楚不過,考慮到港、澳居民入境全球各地,其他居民進出港、澳兩地,還有購買機票的貨幣等因素,航空公司皆需要不同於中國大陸居民的處理程序。無論從管理還是服務的角度看,將香港和澳門與中國並列,都是符合現實需要的做法,並且一直以來行之有效(包括兩地回歸以來的二十年)。

至於台灣,除了上述這些不同之處,台灣更是一個完整的政治實體。儘管「一個中國」被聯合國及美國承認,但台灣是否中國的一部分,至今並沒有一個明確定論,美國至今仍然持模糊態度。

「奧威爾式的荒唐」指的是無視眾人皆知的現實與真相,公然顛倒黑白、自欺欺人 ——「戰爭即和平、奴役即自由、無知即力量」;不要西方的那一套,卻又擁抱馬克思的那一套;國號為人民共和國,憲法卻強調一黨專政;行的是比西方更極端的資本主義,卻自稱奉行社會主義。

堅持「奧威爾式的荒唐」,人們會不斷見識到政治正確所引發的一幕幕荒唐景象,就如足球迷看到省港盃足球賽上出現的「廣東:中國香港」這種可笑標示。

語言的荒唐,顯示出來的是自信的缺位,人格的分裂。

如今西方從「民主自大症中」驚醒,開始認真對待意識形態領域的入侵,中共終於踢到了鐵板。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中港台時事雜想

美國要協助台灣捍衛自己的民主制度,關鍵是協助它經濟上的發展。如此才能夠提升台灣發展自衛能力的經濟實力,鞏固台灣人民對其民主制度的自信(正如英國在六七暴動後在香港,或美國二戰後的馬歇爾計劃在歐洲所作出的貢獻)。

中共本質上是一個極權團伙,既然掌握了政權,自然無視人民的意願,繼續無法無天地折騰,別人奈何不得。它可以在延安處於劣勢時高唱民主,也可以在奪下政權後實施領袖終身獨裁;可以改革開放時限制領導人任期,當然也可以像今天那樣恢復領袖終身獨裁。

文明人看不過眼的是那不要臉的弄虛作假,欺世惑眾。追求文明的海內外華人對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中國人至今仍缺乏尊嚴與自由唏噓,更為那些展現出無比奴性和愚昧的中國人感到悲哀。

至於這國族人如今心甘情願且樂此不疲地過著被輕易奴役的生活,清醒而認命的中國人就只能敬而遠之,離國求去,留待歷史去喚醒這些迷糊昏睡的人了。

清醒而不認命的中國人繼續努力喚醒沉睡的人。這可不是一件討好的工作。行動起來的人,可真是一些不屈不撓屢敗屢戰的英雄人物啊。

英雄榜上的名字寥寥可數:林昭,李旺陽,劉曉波,許志永,戴耀廷,陳健民,黃浩銘⋯⋯。為了正義,為了眾人的福祉,他們不惜付出自己擁有的一切,包括人身自由、事業甚至生命,卻從沒期望獲取任何回報 ——真正為正義而無私奉獻的人。

恥辱柱上卻釘滿了奴才的狗頭。時移勢易,日換星移,令後人懷念與景仰的是英雄的名字與感人事蹟。至於那些數也數不清的奴才小丑,又有誰會在乎?

極權團伙們為了維護自身利益(他們稱之為「國家利益」),可以正當化所有傷天害理的行為 ——「清除低端人口」,非法綁架、禁錮甚至謀殺國民,甚麼事都幹得出來。代價由社會承擔:價值真空、道德淪喪、言行(人格)分裂、虛偽無恥。

搞政治的人統治搞經濟搞科技的人,政治權力壟斷經濟權利,這種社會無法在經濟和科技上突破低端瓶頸,更不可能領先於自由世界的對手。

經濟上,由於信用缺失,只能依靠現金交易。被吹得上天的「支付寶」(包括可以用來「叫雞」)只不過是在信用缺位的社會裡,被迫實行的電子現金交易罷了。過去十年,全球自由世界的股市雞犬升天,大陸股市無論如何都升不上去。這是信用缺位的社會的另一個代價。

科技上,只懂抄襲並滿足於此,經濟高速發展三十年卻無法帶來尖端科技的突破,無法贏得諾貝爾科學獎,也見不到品牌產品行銷全球的企業,一間都沒有;與同樣經歷過數十年高速增長的自由世界國家,如美國、日本、德國,天差地別。

諷刺的是,對每一個中國人來說都是國恥的鴉片戰爭、甲午戰爭,經過百年發展,卻為中華民族帶來少有的文明與高質社會。腐敗政權的戰敗恥辱,對中國人卻不一定是壞事。

香港那些自以為領社會風氣之先的政治效忠者,把大陸早已被視為垃圾的言論、行為視為時尚 —— 前特首的「見領導抄筆記」,過氣金融頭頭的「大海航行靠舵手」,新特首的「國家底氣」,行會某位仁兄的「看到摸到未來」。這一堆堆在大陸被視為廢物的過期產品,竟被這些「忽然愛國者」視為時新。這類幼稚愚行只會自損人格,自招鄙視。如今不斷有北京低級別官員、學者來港給高官們上課、訓話;官員北上接待規格越來越低,是活該的自取其辱。

有底氣的國家終於迎來了復辟勇氣。「我說服了自己」(支持復辟)、「我覺得老總言行越來越有魅力和令人欽佩」⋯⋯。「復辟」這面照妖鏡,照遍這個自詡文明社會的衣冠禽獸,照出多少「社會賢達」在權力和私利面前甘願拋棄尊嚴,踏上厚顏無恥的不歸路,最終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遺臭萬年。

一時之間,香江那些肚滿腸肥的衣冠禽獸集體失禁,屎尿橫流,臭氣熏天,臭不可聞,香江瞬間變臭港。女醜八怪對著俊男擠眉弄眼發表愛的宣言,直讓人看得噁心。此時此刻,人們忽然醒覺到,良知多麼可貴,對凈化環境十分重要。

沒有最奴才,只有更奴才。最近又有奴才「無風起浪」。甚麼「位於南方」、「主權從未丟失」、「粵語非母語」⋯⋯。這些港奴們的心胸狹窄,目光短淺,徒令香港陷入既不光采亦無意義,卻無止境的紛爭之中。

張貼在 隨筆 | 發表留言

紀念林昭殉難50年

「她的頭顱放在天秤的一方,億萬中國人的頭顱頓時失去重量」

======================
自由無價

生命有涯

寧為玉碎

以殉中華

—— 林昭 (1932~1968)

 

還能忍受嗎?這些黑暗的

可恥的年代,結束它們,

不懼怕阿西娜的戰甲,

不迷信阿波羅的威靈,

更不聽宙斯的教訓或恫嚇,

他們一個都不會留存。

—— 林昭 《普羅米修斯受難的一日》(節選)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政治復辟與語言「進化」

120年前(1898年)奄奄一息的晚清朝廷發生戊戌變法,六君子為改革帝制而最終落得「引刀成一快,莫負少年頭」。改革失敗,清廷苟延殘喘,13年後壽終正寢。1912年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中華民國)成立。

那是中國人有史以來對「民有民治民享」這一先進政體的第一次嘗試,過程自然不可能一帆風順。五千年帝王思想薰陶下的中國人,不可能一夕文明起來。再三年(1914年),袁世凱復辟稱帝,83天完蛋。

從此以後沒有一個野心家敢冒天下大不韙而公然復辟帝制,只能利用中國人一向甚為擅長的「口是心非臉皮厚」策略,「掛羊頭賣狗肉」,意識形態上連哄帶騙,暗地裏利用秘密警察威嚇利誘,繼續做有「中國特色的皇帝」。

中共奪得政權後,毛澤東的終身獨裁不但換來貧窮落後,大饑荒、文化大革命更帶來巨大浩劫。鄧小平和打下江山的第一代共產黨人痛定思痛,毅然決然取消領導人終身制,希望從極權過度到威權體制,帶來四十年的活力和繁榮。更令國內外愛好自由的人期待著民主制度的最終到來。

可惜,好景不常。2018年3月,一個稱作「人大」的舞台再度上演「袁二復辟」鬧劇。一如既往「各族人民熱烈擁護」、「深慶得人」。不知是有人故意為之,還是天命如此,投票居然沒有「全票通過」—— 2票反對,3票棄權,1票作廢(很想知道那張廢票上寫了什麼)。新「戊戌六君子」於焉誕生。

鏡頭似乎又回到兩個甲子前的中國。在那晚清最後的歲月裡,發生了一起滿族皇親國戚奮力一搏的一幕。他們憑著血緣理論趕走「漢族家奴」,壟斷最高權力,妄圖通過集權再次回到過去的好日子。結果卻是辛亥革命爆發,「盡是男兒」的大清朝在一聲槍響後迅速覆滅。

不斷地為了一己一黨私利復辟,而非為了國家民族無私地前進,文明進步永無希望。

唯一明確無誤的,是獨裁者的進化。體現在當今「新語」代替「白話文」的功力。

閱讀過古文的人都知道,以白話文的理解對古文望文生義,往往會犯大錯。獨裁者的「新語」更是必然如此。需要找「真理部」的「教獸」來給予「權威解釋」才能弄明白。

以下便是幾個「新語」的例子:

「中華」,即「中共」;「人民」,即「朕」的同義辭;「共和」,即 「朕說了算」;「大勢」,即「暴力」。

習題1):請問「中共朕說了算國」翻譯成白話文是什麼?

習題2):試將白話文「人民熱烈擁護」,「民心所向」及「大勢所趨」翻譯成「新語」。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怎麼辦?

戊戌年,又到戊戌年。

有一個被稱為「人大」的舞台,成功上演「復辟鬧劇」,證明了獨裁的「大勢所趨」;

有一個被稱為「法治特區」的小島,成功上演「釋法DQ」,爾後補選令民主派丟失議席,隨之大有機會長期失去「分組否決權」(儘管隨著「DQ鬧劇」上演,議事規則被無恥地修改後,這個所謂「分組否決權」就再無意義),成功印證了黨的DQ「偉大光榮正確」。

「人大會堂」入口處,美國之音記者勇敢地追問「人大」代表:「有沒有跟選民討論過改憲?」那些衣著光鮮的「代表」們,一一給出了令人難忘又難堪的回答 ——「什麼選民?」、「那是人大常委會的事」、「上頭肯定會有考慮」、「我們學習了文件」…..。

有些「代表」被問得「口啞啞」時,竟然用手遮擋住自己的「代表證」;有的趕緊快步「逃離」…..。

就是這些人在「投票」代表人民,決定一個國家的未來。

這就是「強國人」的典型代表 —— 思維的懶惰,做人的懶惰,以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想幹什麼(除了知道「聽話有糖吃」外)。

期望「上邊」有考慮,期望「聖君賢相」幫咱辦好事,期望別人代替自己思考行動 —— 只要自己有飯吃有屎拉,什麼都成。

做人如此懶惰,一個個懶惰得不亦樂乎,懶惰到寧願讓刀子懸在脖子上也無所謂,只要這把刀不落下來就行。不過,落下來也沒問題,反正到時沒命了。

至於位處南方一隅的「法治特區」小島,被強權一Q打倒在地的年輕人(包括本來以為可以大撈一筆的本土、獨立派人士),找出種種理由遠離政治 ——「你玩晒啦」;乾脆「焦土政治」(索性讓建制派主導立法會,等你們這幫「港豬」後悔莫及);我不喜歡民主黨…..。

過去幾年間,面對一個個影響小島深遠的政治事件,像「港大校董會事件」,立法會內外DQ事件,法庭一「鼓」歪風事件,釋法事件,以及立法會補選等,站出來抗爭的大多還是中老年人的身影,仍然還是那些傳統泛民政黨在苦苦支撐整個運動。

那些本來是「未來希望」的朋友們,如今早已遠離政治,正忙著其它讓自己能夠保持主角感覺的玩意。這其實也是另一種懶惰,更是不負責任。環境完美了,民主看似大勝時才蜂擁而至,沒有任何意義。

誠然,我們也必須承認一個事實 —— 當中共長期執政並走上回頭路,香港的前途絕無希望,並且必然一步步走向沒落,就如當年蘇聯控制下的東歐諸小國(想一想二戰後東、西德的分別)。

人們如今普遍感到的「失望」、「無力」,是實實在在的,而未來環境只會更惡劣。溫水煮蛙一步步成功,23條立法為期不遠,抗爭者會付出更大代價。

此時此刻,香港人還能如何?

有人提出充滿戲虐的「新三民主義」說 —— 從今以後香港只有三種人:順民、暴民、移民。我不同意。香港應該出現更多的「公民」,堅信普世價值,以社會為己任,充滿智慧。不論成敗地利用一切機會和平並智慧地抗爭,處處展現出港人正義與不屈的精神,遍地開花,讓卑鄙之徒天天寢食不安,遑遑不可終日。

如今,「意志」與「抗爭智慧」是「公民」們唯一卻關鍵的武器。

還記得當年鐵幕下的東歐人在「新聞聯播」時段推著自家電視機逛街的一幕嗎?

不要小看此類不屈並充滿智慧的抗爭手法。倒行逆施的極權的「合法性」會在眾人哄笑中日漸削弱直至消失。極權愈徹底,這種哄笑的力量就愈大。

香港人還算幸運,還有立法會一半直選的機制。因此,在一個個小抗爭之上,一定不可自我放棄投票權,必須不問成敗得失,堅定地投下選票 —— 不為是否能夠贏得多數議席,不為是否能夠改變不可改變的政權,而為了清楚公開地表達意志。

第二次立會補選即將來臨。公民投票 —— 為時未晚,一本萬利,義不容辭。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