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會記住的人

誰會被歷史記住
周保松 2017.8.22

大家也許沒有留意到,在黃之鋒、周永康和羅冠聰被判刑入獄後,前港督彭定康在英國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他們將會在歷史留名。當沒有人記得我是誰,甚或沒有人記得習近平是誰時,他們仍然會被世人記著。」

彭定康讀歷史出身,今日貴為牛津大學校監,自然不會為了討好幾個「青年罪犯」而說出客氣之言和違心之論。

為什麼他會這樣說?我認為,他是站在更高遠的歷史視野來作出這番評價。

雨傘運動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歷時七十九天,有超過一百萬人參與,也是八九民運以後中國治下二十五年來最大規模的一場民主抗爭,更在現代公民抗命史上寫下極重要的一頁,得到全世界的同情和支持。

從2013年一月戴耀廷先生提出「佔領中環」的構思開始,在接著下來的一年多,香港社會經歷了三次商討日、6.22公投、預演佔中及511人被捕、9.22全港大罷課及其後一星期的罷課不罷學、9.26佔領公民廣場、9.28催淚彈事件及由此而導致的長達兩個多月的和平佔領。

在短短兩年間,香港社會出現翻天覆地的轉變。

整個運動的目的是什麼?

我要真普選。

真普選的理據何在?

要求中方兌現《基本法》承諾,取消既有極不公義的特權政治,還給香港公民平等的政治參與權。

我們爭取的,是今天全球民主國家公民正在享有的最基本的政治權利。政治權利絕非可有可無,而是關乎我們每個人的自由和尊嚴,關乎整個制度的正當和正義。

前期的佔中運動和後來的雨傘運動,都一直堅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在那麼浩蕩的一場運動中,雖然有大大小小的警民衝突,卻沒有一個人因此而死亡。

組織者由始至終也一直公開聲稱,會承擔公民抗命的責任,接受應得的法律後果。

正因為此,佔中三子及一批公民,在清場前已主動向警方自首;在2014年12月11日,以學生領袖為代表的二百多人,也和平地坐在金鐘等候被捕,坦然面對法律責任,裡面包括李柱銘、余若薇、梁家傑這些法律人。

今天,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慨然入獄。接著下來,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以及其他一大批朋友,也有很大機會入獄。我們要知道,入獄,不僅僅是失去自由,不僅僅是留有案底,更是整個個人生命軌跡從此改寫,裡面必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苦痛和代價。

他們沒一人逃避責任,沒一人表示後悔。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重申一次:為所有香港人,包括你和我,爭取應有的政治權利,爭取香港成為真正的民主社會。

黃之鋒在入獄前一晚,回到公民廣場,說:他以參加雨傘運動為榮。

為什麼不呢?雨傘運動當然值得我們所有參與過的人光榮。我們何等榮幸,能夠在歷史關鍵時刻,一起站出來,為香港,為下一代,也為自己的權利和尊嚴而戰。

我們雖敗猶榮,何況我們還遠遠未有敗。

從這樣的歷史視野看,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以及所有因為雨傘運動而坐牢的人,都值得我們尊敬,值得我們感激。彭定康先生說得對,他們的名字一定會長留在香港民主運動史上,並為後世香港人敬仰和銘記。

至於那些發出什麼「求仁得仁」、「出得嚟行,預咗要還」之類淺薄言論的涼薄者,只會被世人恥笑,然後被忘記。

這些人,忘記了自己也在被奴役,忘記了我們活在一個極不公正的制度當中,忘記了別人正在為自己爭取權利,然後在別人受難時踩上一腳:誰叫你做,做了就要受到懲罰,無論政府控告你什麼罪以及判得你多重,你都必須接受,因為這叫「法治」,這叫「求仁得仁」。

我們要知道,在蘇格拉底受審時,在耶穌被釘十字架時,在甘地絕食時,在馬丁路德金被暗殺時,一樣有許多人在旁邊嘲笑在背後擲石,然後自以為務實自以為醒目自以為是有識之士。

去到今天,誰還會記得他們?!

我們可以軟弱,可以沉默,但我們絕對不可以幸災樂禍和落井下石,絕對不可以讓這些付出最多的人孤軍作戰和承受罵名。

是的,絕對不可以。

廣告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商人無祖國?

蘋果手機代工富士康(鴻海)老闆郭台銘計畫投資美國設廠,被傳面對媒體質詢時霸氣回應「市場在哪,祖國就在哪」。

香港一些思想糊塗蟲忙不迭地讚賞:真人真語;快選總統吧。

令人聯想到不久前,美國是怎樣選出那位「國恥級」總統的。

「真」可不代表一定是「好」——真小人始終是小人,真惡霸始終還是惡霸,真無情還是無情,分別只是多了「無恥」作點綴。

人們對「真」獨有偏好也可以理解,但千萬不要把「真」驚為天人,上升到「神人」、「總統」的地位。

富士康靠的是為蘋果等電子品牌產品代工其中的組裝環節賺錢,依賴的是數以十萬計低工資工人的雙手,低利潤低成本模式。它並沒有所謂「市場」,只有品牌產品公司如蘋果這一類「老闆」,還有低成本的國家作為它的生產基地。

「市場」既然不存在,總不會有人把「低成本國家」當「祖國」這個道理吧?也少有人會有「在哪裡繳稅」哪裡就是「祖國」這種想法吧?

看來那句「市場在哪,祖國就在哪」,要不就是訛傳,不然就是說這話的人並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

隨著上世紀末全球化風靡於世,「商人無祖國」這種說法早在美國就迎來不少批評。如美國前財長薩默斯(Summers)就曾批評那些「無祖國的菁英」,只忠誠於全球化的經營成就和個人的榮華富貴,而非自己公司總部所在國的利益。這麼做的結果必然帶來民粹主義,反噬自己。

那些靠全球化呼風喚雨的菁英們真的以為自己的市場在哪裡,他們的祖國就會在哪裡嗎?試想像一下郭台銘在大陸或美國參政甚至競選總統的可能性就不難理解這一點是多麼虛妄了。

連香港首富李嘉誠都要將大筆資金抽離大陸,「逃往」西方民主國家了。李氏的「祖國」始終是香港,正如郭氏的「祖國」還只能在台灣。

美國那些全球化得益者,看來也終將搞清楚,他們的祖國只能是美國——只是不知道這些頭腦發熱,對文化力量遠遠大於金錢力量一無所知的「自以為是者」,什麼時候才會醒覺,希望不是到了被徹底趕回自己國家的時刻吧。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高科技產業壟斷的未來

美國高科技股(如龍頭股:FAANG)股價不斷飆升,已經到了令人無法想像的地步。

有人說,這次跟上次科技股泡沫不同。首先,如今的高科技產業擁有強大的正現金流(儘管這現金流無論如何都無法對應那高得離譜的股價);其次,未來的世界將會被高科技產業壟斷(儘管壟斷這東西歷史上出現過多次,每次皆在政府「煎皮拆骨」下收場)。

還記得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三十年嗎?賣的也是未來的巨大市場商機,令一眾紅色股票價格一飛沖天,如今這些「流星」早已一閃而過,永不回頭了。多麼熟悉的場景。未來真的有那麼美嗎?恐怕又會失算收場。

無論如何,就算「這次真的不同」,從經濟的角度看,有一點是不變的:資本主義自身的成功,會把自己埋葬(馬克思真偉大!)。

傳統資本主義巨獸靠剝削工人創造的利潤發跡(企業主分得遠大於其應得的,並且越分越多)。這些企業發跡靠的是僱用儘量多的員工,擴大生產或服務規模,從而套取巨利。結果雖然導致貧富懸殊日益嚴重,畢竟工人還有工作收入,並且「得益」於規模經濟效應下,物價低廉。大部分人察覺不到被剝削的現實,反而滿足於負擔得起的購物娛樂生活,不作多想。過往伴隨著人口增加及全球化,這種「強盜經濟」得以持續發展(並且似乎發展得很好)。

這種模式發展的代價,是新興國家人民生活改善(實際上受到更大剝削),但已發達國家人民卻生活日漸困苦,已發達國家因此不但政治不穩,民粹主義和排外思潮風起雲湧,國內經濟也終將因消費者日益貧窮而無以為繼。黑金政客們一邊把經濟矛頭指向異族,另一方面卻靜悄悄地以減稅方式維持國內資本家的利潤——結果當然是進一步把國家推向災難。

如今出現的高科技產業,本質上沒有兩樣,同樣是以剝削損害普羅大眾利益為發跡基礎。所不同的(也是更惡劣的),這次靠的不是儘量多地僱用勞工來榨取最高利潤,而是反其道而行,靠機器人及人工智慧取代工人工作,得以最大化自己的利益。高科技企業靠奪取工人飯碗,取締傳統資本家企業獲取暴利,無論從經濟或政治的角度來看,同樣是自掘墳墓。

高科技產業壟斷的未來不會如想像般完美,更有可能是災難性的。

張貼在 經濟 | 發表留言

價值投資的未來

不久前,Berkshire Hathaway股東大會又一次在全球矚目下舉行,價值投資者的殿堂人物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睿智見解再次令人滿載而歸。

有趣的是股神面對眾多中國大陸來客,基本上懶於回答任何有關中國市場的問題,期間更用過這樣一個開場白:「對於一個人來說,最令人反感的莫如看到一個IQ比你低30的人,居然可以賺得比你多。」

對於中國市場,從股神和他的拍檔蒙格(Charlie Munger)極度簡短的回應可以看出,在他們眼中,中國股票市場是一個投機賭場,只處在股市發展的初級階段,必然要經歷大跌的考驗。

股神對中國市場興趣缺缺,但他的煩惱並沒有因此減少,反而要被迫面對著未來股票價值投資者一個重大挑戰 —— 如何用價值投資智慧成功預判高科技業未來的成功者?

巴菲特過往賴以成功的價值投資智慧,依據的是對企業的競爭能力,顧客的依賴度,企業價值的合理估算,股市興衰史等因素的掌握。

不幸的是,如今的經濟模式已出現革命性改變,未來毫無疑問將是網絡經濟與人工智能佔主導的世界。這種改變將會徹底改變人類社會現狀。除了收入最頂端的5%外,其餘95%的人類將面對競爭力衰退,工作機會流失(被人工智能及機器人奪走飯碗),處處受控的境地。失業率大增及工資受壓的結果便是人類的總體消費大降,傳統企業將會面對需求嚴重不足,除了裁員並人工智能化外,毫無生存機會。無論如何,為滿足普羅大眾需求而經營的傳統企業已無法避免逐漸敗落的境地。

新興的產業將以人工智能、機器人、無人駕駛機及其它高科技為本,那些能夠最大程度上消滅人類工作崗位,同時產品又能夠最大程度上把人類用戶培養成低智依賴性動物的企業,將會獲得極大的回報與競爭優勢。

想像一下未來智慧程度遠遠超越現在的Facebook 9.0,Google 9.0,Amazon 9.0,還有不吃不喝不病的機器人農夫,斷症能力遠超人類的機器人醫生,上天能飛入水能游不知恐懼為何物的機器軍人⋯⋯。

高科技行業的技術日新月異,入場門欄不高,群雄並起,依賴的是少數人類高科技的腦袋。初期就算必須依賴於創投資金,所需金額並不多(尤其是初期階段),有太多的創投「天使」有能力投入資金賭一把(基本上就是在賭一把)。在某個企業真正殺出重圍建立王者地位前,誰勝誰負根本不可能靠事前分析得悉;而當某個企業成功建立霸業時,資金已不是問題或企業價格已經高得不合價值投資者的胃口了。

至於市場方面,未來將由高科技企業取得決定性影響力,擁有實際話事權的是企業而非用戶 —— 儘管企業可能不斷在更換,儘管用戶以為自己真擁有話事權。因此,價值投資者希望通過分析瞭解用戶行為來判斷成功企業,將會變成不可能的任務。

如今Berkshire Hathaway被迫進入高科技產業,但投資IBM損手退出,高價買入Apple也前景未明,2017首季表現低於標普500。如此種種,並非巴菲特智慧不足,而是用有形資產及用戶行為角度分析預判高科技企業前景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高科技界賴以發展的無形資產流動多變根本無法預判。

股神並非毫無出路,但是依靠資金投入(Asset Allocation)成為首富的可能性已經不存在了。

張貼在 經濟 | 發表留言

人類文明將從歐洲大陸重新出發

法國大選塵埃落定,中間派候選人馬克龍以66%得票率高票當選總統。法國人無視內憂外患夾攻,再一次顯示出追求人類進步的勇氣。近年由英美投機政客推動的種族、仇恨、排外運動,一路高歌猛進。如今這股趨勢在歐洲大陸受阻,先是荷蘭,繼而法國,文明世界終於得以暫舒一口氣。

歷史上每逢極左或極右勢力得逞,都只會給人類帶來災難,令文明倒退,從無例外。未來亦將如此。極左美化「毫不利己專門利人」、「人人平等」這樣的謊言。歷史已經證明,它的結局是「權貴壟斷利益,比別人更平等」,人民喪失自由,社會落後腐敗,道德墮落。如今這一派除了偶爾利用經濟危機跳出來叫囂一下,已經沒有什麼生命力了。謝天謝地。

當今甚囂塵上的是以英美政權為代表的極右勢力。它美化損人利己,諉過他人,仇外排外,結局必是全球分化,最終導致戰爭。

面對自身的高失業率及經濟不景,伊斯蘭恐怖主義威脅,損人利己的誘惑,歐洲大陸選民依然拒絕倒向極右,勇敢選擇了堅守中道,實在可敬。這將是人類文明進步成果得以保存的關鍵。

儘管人類似乎還在文明的道路上摸索,並時常受到挫折及愚昩野蠻的威脅,但是為了確保自己和子孫後代能夠繼續生活在一個文明的社會,文明世界的人們絕對不可以遇到困難便走回頭路,回到野蠻、卑鄙中去 — 因為你的對手也必然以野蠻、卑鄙回應,惡性循環不止,直至戰爭到來。

只有中道的自由主義才能夠兼顧保護個人自由與尊重少數及環境(權利與責任並重),促使人類向更加文明的目標前進。

繼荷蘭、法國之後,最關鍵的德國選民也很大可能堅守中道。自由主義的發源地歐洲大陸將成功頂住英美狂極一時的極右民粹主義,堅守人類文明發展的橋頭堡。

在環境逼人時訴諸「希望」、「高尚」似乎很難,但是人類與文明的進步卻必須訴諸「希望」,而非「恐懼」。歐洲大陸的人們堅信這一理念,人類文明也將再次從那裡重新出發。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時事雜想

「雨傘運動」無功而返;

「旺角騷亂」換來港大大好青年入獄四年;

「民主300+」成功奪得幾乎所有一人一票選舉的功能團體票;六成以上市民支持(包括含淚支持)建制中間派候選人,特首選舉還是無力回天;

今年人大會議期間,委員長大人百忙之中不忘提醒港人,深圳的GDP很快會超越香港了。

亞冠足球賽東方主場對陣廣州恆大,恆大球迷全場聲勢壓到主場球迷,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為恆大打氣(真有點奇怪 —— 難道不是兩支中國的球隊在比賽嗎?),最後還舉出「殲英犬,滅港毒」橫額示威。香港東方的球迷除了回敬「支那狗」這種莫名其妙的稱呼外,只能期盼亞足聯這一「外來勢力」幫忙「伸張正義」。

事後我在想,如果香港球迷們能夠全場高唱「海闊天空」,並且揮舞手機燈光,配以東方那0:6慘敗的比分,會是一種怎樣的場景?

爭取真·普選一事無成,GDP即將被小弟深圳超越,連港超冠軍兩回合下來竟也要慘吞中超冠軍13蛋,是夠悲情了。

但那一首「海闊天空」,卻能夠道出香港人與祖國內地同胞最大的分別 —— 香港人如今在意的、追求的是那海闊天空的自由和體現人之尊嚴的民主。

至於足球嘛,既沒有特首熱愛,又沒有地產大亨傾囊支持,當然也不會有巴西國腳助陣,技不如人,慘敗也無話可說。本來灰溜溜的退場就算了,最多罵幾句教練不夠班,可北方的老兄們偏要藉足球場跳那政治「忠字舞」,還以為這就顯示了自己的優越,羞辱了香港人。

藉一首「海闊天空」,或許是最簡單的回應。

最近警方祕而不宣(只有文匯報的神算們未卜先知)大肆拘捕民運人士,以各種罪名落案起訴;此時此刻,風聲鶴唳,有「民運」老行尊宣稱退出江湖,有人甚至跟新特首「眉來眼去」尋找一官半職。只有那位書生戴耀廷無視自身「安危」(被警方落案控告一個什麼public nuisance罪,罪成可能港大法律系的飯碗都不保),又在極力推動一個「區議會200+」運動(取名「風雲計畫」)。

無言以對。只能把韋伯的《政治作為一種志業》拿出來,quote幾段聊以自慰。

政治是⼀種併施熱情和判斷⼒,去出勁⽽緩慢地穿透硬木板的工作。一切歷史經驗證明了:若非再接再厲地追求在這世界上不可能的事,可能的事也無法達成。但要做到這點,一個⼈必須是一個領袖,同時除了是領袖之外,更必須是英雄。即使這兩者都稱不上的⼈也仍須讓⾃⼰的心腸堅靭,能泰然面對一切希望的破滅;這點此刻就必須做到,不然,連在今天有可能的事他都沒有機會去完成。 誰有自信能夠面對這愚蠢、庸俗到不值得⾃⼰獻⾝的世界,而仍屹立不潰;誰能⾯對這局⾯而說:「即使如此,沒關係」,誰才有以政治為志業的使命與召喚。 —— 韋伯

在我們⾯前的不是夏天錦簇的花叢,⽽是冷暗嚴酷的寒凍冬夜。當一切都蕩然無存,喪失自⼰權利的不僅是皇帝,無產階級也不會例外。到了長夜逐漸露⽩之時,在今天看來擁有花朵燦爛的春天的⼈,尚有幾個仍然存活?到那時候,諸君的內在生命⼜已變成何種⾯貌?是恨怨?還是轉為庸俗?是對世界或者自⼰的職業麻⽊接受?或者是第三種可能(這不是最少見的):有秉賦的⼈走上神秘主義的遁世之途;甚⾄(更尋常,也更可厭)為了跟從流行⽽強迫⾃⼰走上這條路?不論淪入這三種情況中的哪一種,我都會認定他沒有資格做他現在做的事, 沒有資格去⾯對真相下的世界、⽇常現實生活中的世界。客觀⽽平實地說,在這種⼈的內⼼最深處,並沒有要他們取政治為志業的使命感和召喚,雖然他們⾃以為有。他們其實該去⿎吹人與人之間單純、直接的博愛,該踏實地去進行他們⽇常的工作。 —— 韋伯

真正能讓⼈感動的,是一個成熟的⼈真誠⽽全⼼地對後果感到責任,按照責任倫理行事,然後在某一情況來臨時說:「我再無旁顧;這就是我的立場」。這才是人性的極致表現, 能使人為之動容。只要尚未心死,每個人都會在某時某刻處⾝在這種情況中。在這意義上,心志倫理和責任倫理不是兩極對立,⽽是互補相成:這兩種倫理合起來構成了真正的人,一個能夠有「從事政治之使命」的⼈。 —— 韋伯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領袖的判斷力、政治實力與香港的未來

作為一個領袖人物,親和力、IQ、EQ等都是次要,最重要的是擁有正確的判斷力。

看看香港新一屆特首林鄭,她過往處理新界僭建、政改、鉛水、故宮的表現,在立法會的胡言亂語(什麼「官到無求膽自大」、「飲鉛水侮辱官員論」等),還有特首選舉中種種不可思議的舉動(廁紙問題、500元給大陸乞丐、情人節情書等),令人愕然,繼而譁然 —— 其人對周遭環境、民情的判斷力近乎零。

此外,林鄭一生當官,服侍英國和中共主子,缺乏社會上有實力組織的支持;加上幾經催谷依然民望低落(她的民望從高而下無法翻身,很大原因是她不假思索地侍奉主子,違背民意的結果),本身擁有的政治實力亦為零。

她之所以能夠上位,完全是因為百分百忠誠於上級(不惜與民為敵,甚至破壞制度以求完成任務),被權貴們看中,利用不公的選舉制度硬生生地捧上特首寶座。

上位後的管治可想而知 —— 必被權貴牽著鼻子走,只能做一個可憐的傀儡,成為香港人可悲的縮影(不知她能否對自己往後的狀況作出正確的判斷?)

有人或許會如此認為:乖乖聽話,以求安樂茶飯,不好嗎?為何一定要「攪事」爭取香港的「自由意志」?

就算不拿澳門出來對照反駁,只考慮香港面對的種種問題,維護真正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也是迫不及待的。

據說很快連深圳的GDP都要超過香港了(我一直對這種GDP為衡量基礎的說法嗤之以鼻 —— 大陸GDP全球排第二,難道人們會更想棄英法德日澳加,而舉家移民大陸?)香港的關鍵特色早已不是GDP貢獻,而是目前及可見未來內地無可替代的法治、公平、自由的社會基礎所帶來的優勢。

要維持及發展這一關鍵基礎,香港特區政府對移民人口組合的控制、法治的維護、工商業公平競爭環境的維持、港人及國際間對香港獨特地位的信心等,都是頭等大事。而港人能否運用「自由意志」行事,是決定性因素。

今天的北京已不同於回歸初期,如今中央著重的是一國權力,而香港需要的是維護港人治港,兩者無論從價值觀到實際事務上都經常處於矛盾對立,例子已多不勝數。

特區政府與香港各行各業領袖如今一面倒的獻媚於北京,北京之手又無處不在地「瞎折騰」,香港的結局只會是一步步失去獨特優勢和信心(多麼熟悉的歷史場景!)

北京不斷「僭建」「特首要求」;一代不如一代的特首如今判斷力缺位、政治實力為零,只能靠絕對忠誠生存,香港的未來可知思過半矣。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