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科學,人文及理性的領先,始於公元前六百年

中國人往往不無自豪地強調自己是古代四大文明古國之一。但是,古老歸古老,科學與人文的領先,靠的是理性,而不是年齡。

西方(歐美)在科學,人文,理性各方面領先於中國,是始於公元前六百年。當時希臘殖民地米勒都斯(今土耳其西南博得盧姆)的泰勒斯(Thales),吸收了巴比倫的天文學與埃及的幾何學知識,而揚棄了他們迷信的思想,運用理性思維,認識星空日月規律,思索萬物的本原,開啟了自然科學的探索道路。而後他的追隨者,來自附近薩默斯島(Samos)的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也早早發現地球是球體而非扁平。在薩默斯島的另一位天文學家阿里斯塔克斯(Aristachus of Samos),利用月食得出太陽遠大於地球的結論,並因此判斷是地球繞着太陽轉,而不是相反。而中國要到了近代西方傳教士的東來,才了解到日心說的真理。可見公元前六百到三百年間,西方的科學思維已經開始拋離中國了。

在人文方面,希臘雅典的民主制度也早產生於公元前六百年間,到了十四世紀的文藝復興,人文主義及理性思想已經遍地開花結果。英國十七世紀的光榮革命,開啟了近代民主的潮流;而當時的中國仍停留在元明的中央集權體制下,思想遭到禁錮。

正因為西方理性思想的指引,四大文明古國的重要發明,發現才能夠被西方一一吸收,並化為自己向更高峰進發的基礎。反觀那四大文明古國,抱殘守缺,不思進取,兩千多年來,不但是科學技術遠遠落後於西方,就算是那人文精神也是倒退得驚人。到處所見,是亂哄哄,鮮廉寡恥,弄虛作假的缺德行為。其主要原因是缺乏成熟及高層次的理性思維,從平民到執政者,全部如此,也歷來如此。

就算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九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仍然是極權世襲,思想禁錮,貪污腐敗,鮮廉寡恥。連四大文明古國,也只剩下一個中國,仍然遠遠落後於民主自由的大潮流,怎不叫人興嘆?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