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土共」的悲哀

今年香港書展出了不少「土共」人士的回憶錄,讀後令人感嘆,感嘆於他們的忠心耿耿卻自始至終人微言輕,中共中央只有利用,沒有把他們當回事,自己卻內鬥不絕,派別林立。同時也感嘆於其受中共政治鬥爭手段培養下,高超的組織能力,比港英培養的精英更有能量。

吳康民是我較尊敬的一位本港老左派,原因是他的厚道和正義。從他的自傳<吳康民口述歷史>看到的是默默爲中共在港工作,言聽計從,結果也只是給予毫無實權的(也沒人特別想做的)人大代表,也非領導職務。到得回歸期近,人大代表突然吃香,一大班「忽然愛國」的官紳富豪輕易地取得代表資格,留給「土共」的,只是面子功夫而已。從呉的回憶錄窺見,中共根本沒有把「土共」當回事,只是受操控的棋子而已。面對這種局面,有人奮起反抗(如廖瑤珠),有人移居海外(如石慧夫婦),有人力求一官半職(如曾德成),有人組織政黨繼續效忠(如曾鈺成等),也有人靜默無語(如吳康民)。無論如何反應,我們也看不到「土共」當家作主,只看到「靠邊站」,最多是站近點(爲了隨時犧牲),令人感嘆。

唯物主義的共產黨極度功利,泯滅人性,國內有你死我活的文化大革命和無數次清除異己的政治鬥爭,在香港這個小地方,也是爾虞我詐,冷酷無情,互相出賣。羅孚的回憶錄道出了其中的辛酸。

反觀另一位人物司徒華,本來走在「土共」這條道路上,卻由於種種原因,沒有被中共當作自己人,連黨也沒入成,最後走向了共產黨的對立面,竟走出了一片新天地。

「港人治港」不包括「土共」港人,似乎是成了默契。可惜非「土共」出身的港人太沒用,可能不得不讓「土共」出馬。但問題是:原本中央的「九品芝麻官」手下的「土共」,一下子飛上枝頭成為部級以上的特首,太不符合中共內部人事爭鬥邏輯了。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