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足球看香港的功利和狹隘

剛剛在香港踢完的英超球隊熱身兼賺錢賽,每埸錄得三、四萬人入場率;而同期香港代表隊的世界盃外圍賽主場作戰,只有一千多人入場,連電視轉播也欠奉。

香港電視台每埸英超都直播,連意超、西超也轉播,卻沒有轉播港超、中超。歐美世界盃外圍賽深夜也直播,而香港、中國代表隊的世界盃外圍賽則好像根本不存在,不但不轉播,不錄播,連新聞報道也不提。

這種行為跟世上其他國家地區比較,都是相當奇怪的。

有人可能解釋說:那是因為香港隊、中國隊踢得太差了。可是,其他國家的足球隊都是世界頂尖球隊嗎?

也可能有人說:香港球迷喜歡賭球,中、港球賽沒有賭盤開。可是,足球的吸引力只在賭嗎?相信很多球迷不會認同。

問題出在哪裡呢?

問題出在港人的短視、自私和奴性。

記得很久以前,一位自以為是的銀禧體會的主管,甫一上任就砍掉足球的資助,因為它沒有贏取獎牌的機會。這個主管的短視和缺乏視野令人搖頭嘆息。他無法分辨出功利項目與大眾精神所依的區別,他也無法理解短期結果與長期成就的本質分野。結果便是港人最喜愛的足球,在極度商業化的香港極速衰落,一代不如一代。

港人對英、意、西超趨之若鶩,世界盃哪一隊表現出色便極速成為其擁躉,巴西、德國、荷蘭、西班牙…,原因只有一個,站在強者身邊,讓自己開心,管他這些球隊跟自己有沒有什麼關係。反而對代表自己的港隊、中國隊,踢得好時馬上埋堆,踢得差時看也不看一眼,沒有承擔,沒有歸屬,只有功利。這是一群無根的人,只有奴性沒有自主性,因而也就不被人尊重了。

而香港的傳媒更是香港文化單一、功利、狹隘的罪魁禍首。香港傳媒只懂得單一話題,從不在深度和廣度上下功夫,任何一個香港媒體,看上幾天就會生厭,千篇一律。而在重大國際事務的表現更是慘不忍睹,膚淺可笑。連本港大報「明報」也幾次在體育版針對中國足球隊的報道搞出笑話,可見無知狹隘的嚴重程度。

香港人和傳媒的狹隘不止於足球,簡直是滲透在各行各業中。最明顯的就是香港的股市,除了大量買賣的股票外,沒有一個像樣的衍生工具、期權期貨、債券市場,可見香港人的狹隘。這種狹隘是會要命的,因為太容易被競爭對手超越了。

想起一本書:"Who Moved My Cheese",原來是寫給香港人的。新加坡已搶走了債券市場(他的足球隊水平也超過了香港),上海會很容易地取走香港簡單無比的股票市場(只等人民幣自由兌換),留給狹隘的港人的,就是故事最後的部分。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