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是有限制的

香港回歸後,曾經出現過引起憲政危機的本港居民在大陸子女居港權爭論;如今又有菲印傭居港權訴訟;爭的都是「公義」一詞。

人們如果把「公義」理解為絕對的,就會支持無條件給予居港滿七年的菲印傭永久居民身份,與所有人一視同仁。而另一方則因擔心社會資源不足,或其它利己原因,反對一視同仁。誰是誰非?

用羅爾斯(John Rawls)的理論來解決這個問題如何?假設你作為法官,在你作出判決前並不知道你隨後會投胎成為香港人還是菲印人,你會怎麼判?恐怕也不容易決定。

我們再把眼光放遠一點,考慮一下那被認為是民主自由典範的美利堅合眾國。以絕對的「公義」角度看,美國不應該拒絕世界各地移民的湧入,美國對世界各地施加影響,總統應由全球人民投票選出。後果會是怎樣?

再用人與動物的關係作為例子,「絕對公義」下,人是不應該杀死動物作為自己桌上餐的。結果會是怎樣?

可以看出,在我們身處的環境還沒有完善的時候,只能夠用「合乎比例的道理」,而不是「絕對的真理」,去作出決定。要不然後果會擾亂所有人的生活,並使很多人受傷害。巴爾幹半島的歷史就是很好的例子。

目前菲印傭居港權的爭論可能停留在她們的申請權利上,我們不應該反對她們擁有這個權利,只是要避免人口過剩及文化、習俗格格不入的移民大量遷入,改變生態,損害原有公民良好的生活環境。

亞里士多德認為,一切善惡的判斷必須首先確定它的目的是什麼,否則無從下手。我同意他的觀點。在香港這一有限資源的地區,居民享受着良好的中英薈萃文化,維持這些特色及改善其它不足,使居民更加安居樂業就是目的。「公義」便應以此目的為基礎;有損此基礎的「公義」(如絕對公義)便需要更大的資源,更廣的文化承載力來配合,才能夠實現。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