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小悅悅之死:再次呼喚人類漸漸遺失的感性

佛山兩歲女童悅悅終於傷重不治,帶著人世間的自私冷漠,道德淪喪走了。我看著報章的一幅圖像,那是一點燭光,標題寫著:『小悅悅走了,但願天堂裏沒有冷漠』,心情無法平復。百年來,這個『中華民族』一窮二白,丟掉了國土,丟掉了尊嚴,也丟掉了道德。到底是什麼原因,令人性淪落到如此地步?

中共當權者是唯物主義這一『極端理性』的信仰者,這種『極端理性』為中共帶來政權,帶來『大國崛起』,卻斷送了中華民族的靈魂。中共當權者為了斂財貪污腐敗,為了保住權力暴力壓制人民,什麼法律公義都是笑話,傻瓜的詞語。這些衣冠禽獸是把這社會帶入弱肉強食的禽獸森林的始作俑者。上樑不正下樑歪,為了斂財,整個社會什麼喪盡天良的事也幹得出,別人的死活又怎會理會?

『中國法律』之下,人命不值錢,活人卻可以成為各方上下其手的斂財工具,於是出現了汽車撞死人只賠一兩萬,撞傷人則要三十萬的怪象。『理性』的司機情願撞死人(撞不死就再撞一下,甚至有下車補一刀的司機),也不要留傷號,『理性』到了喪心病狂。『中國法律』之下,好心沒有好報;騙子,泯滅良心的人卻可獲得好處,於是還有些良心卻膽小怕事的大多數選擇了冷漠,又是『理性』計算後的選擇。

人性在物慾權力的驅動下,過分崇拜『理性』,最後導致道德淪喪,不是共產主義社會獨有的。資本主義社會發展到對物質極度崇拜時,也是喪心病狂的。遠在美國的醫院急診室,一名黑人病者倒在地上慢慢死去,醫護人員視若無睹;近在香港,明愛醫院對倒在醫院門口的病人視若無睹,事後竟理直氣壯。這些人都是『理性』的奴隸,是一個又一個『理性的喪心病狂者』。

宇宙萬物跟從『理性』定律,『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毫無意義,價值可言。但是,為什麼會有生物,特別是人類存在於其間呢?生物與宇宙萬物一樣,逃不出『理性』的規律,可是,生物多了一樣東西,就是靈魂。靈魂就是責任,就是道德,就是愛 – 通通屬於『感性』。生物有了『感性』,便會努力負起生生不息的責任,便會以道德為榮,便會受到愛的感動。

遺失掉寶貴的『感性』,喪心病狂地濫用『理性』追求物慾權力的滿足,則人類將成為行屍走肉而不自知,甚至還會沾沾自喜於自己的優越『理性』思維,事實上則一步步趨向死亡,回歸宇宙最低級的存在。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