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

《孟子·滕文公下》有這樣一段對話:

公都子曰:“外人皆稱夫子好辯,敢問何也?”

孟子曰:“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天下之生久矣,一治一亂···堯舜既沒,聖人之道衰,暴君代作···世衰道微,邪說暴行有作···諸侯放恣,處士橫議···邪說誣民,仁義充塞也。仁義充塞,則率獸食人,人將相食。吾為此懼···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說,距詖行,放淫辭,以承三聖者;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

如今的世界,金錢掛帥,利益當先,道德正義被視為笑料。社會上到處充滿着『處士橫議』,『邪說誣民』,有智之士怎能不怒髮衝冠,怎能不站出來『正人心,息邪說,距詖行,放淫辭』?

先說橫議。香港科大雷鼎鳴教授有一篇文章《香港的學術自由是否不保?》,為大陸在港學者辯護,認為香港教授升遷有國際評核制度作審查,學者避免政治敏感課題不易通過審查;大陸學者一旦通過嚴格評審而獲得終身教授職,便不須擔憂生活,自然不須看大陸臉色行事。雷教授此言差矣。首先,掌握最終權力的大學校長/副校長是否嚴格跟隨評核制度,會否操縱或聯合打壓,是未知數;此外,獲得終身教授職的大陸學者,不一定沒有為自己及大陸親友繼續謀福利的打算。更何況還有大多數自認沒有機會獲得終身教授職的大陸學者。看看貴為中大前校長劉遵義處理孫中山銅像及安放民主女神像的表現,及其退任後的去處,就可以讓人懷疑雷教授的論斷。

再看看邪說吧。特首參選人唐英年為了躲避辯論,不斷尋找託辭。最近拋出『跟從慣例,在被正式提名後,再辯論』一說,看似合情合理,卻是不合邏輯的邪說。既然辯論一事用了這個理據,那為什麼宣布參選後就開始到處作秀,拉票,發表政論?怎麼又不等到正式提名後才做呢?

唐英年又辯稱選特首不是看口才,不是看願景描述,應看政綱。此又是一個邪說。政綱是否自己寫都說不清,各參選人只要請好槍手,政綱可以寫得漂亮,參選人彼此的政綱也會大同小異。但民眾要知道的是哪一個參選人更有能力,更有思想,更有誠意,更有責任感,最有可能實現民眾的理想。在選舉期間,答案只能通過辯論讓大家比較,評估。唐英年的說辭就好像高考入大學,不是看口試成績,不是看考場答題,而是看學生帶去考場的簡歷,同樣的荒謬。

唐英年聲稱他更能凝聚社會力量,這可能是針對小圈子內提名他的人數而言。但是,一個靠忽視大眾利益,忽視法治,在小圈子內私相授受而獲得的力量,我們情願不要。此外,政府手握巨大資源,社會上人才輩出,有能者當選特首後,凝聚社會力量絕不困難。打破壟斷才是挑戰。這又是一個『諸侯放恣,邪說誣民』的例子。

面對種種嚴峻挑戰的香港,社會矛盾處處,政治干預日深,經濟不景,內憂外患。新的特首除了必須有能力,有魄力外,最重要的是一個負責任的人。縱觀我們這位紈絝子弟出身的參選人,無論是做人方面的感情缺失,為官時的庸庸碌碌,錯漏百出,還是競選期間的『詖行邪說』(逃避辯論,作秀看球賽卻全家半場消失等等),都不得不讓人懷疑他是否一個有責任心的人。

讓我們更加擔心的,是『豬』背後的『群狼』,一旦得勢,絕非香港之福。

『聖人之道衰,暴君代作···』

『世衰道微,邪說暴行有作···』

『諸侯放恣,處士橫議···』

『邪說誣民,仁義充塞也。仁義充塞,則率獸食人,人將相食。』

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