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中環』將會帶給港人團結抗爭的力量

人大法委會主任喬曉陽3月24日『宣布』2017香港特首『普選』框架,表明沒有真普選。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庭聯同中大教授陳健民及牧師朱耀明,於3月27日提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行動宣言,一場香港史無前例的公民政治覺醒運動正式展開。

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國力日漸強盛,剛剛上台的中共新一代領導人,已經無須看西方列強的臉色做人,更不用『韜光養晦』式地處處小心謹慎,避免成為西方列強的指責對象。經濟上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錢更不是問題。對中共來說,今時今日的香港,已沒有太大利用價值了。中共需要的,是通過絕對忠誠的代理人把持香港最高權力,繼續為自己人的利益服務。

歷史上已一再證明,獨裁政權真正關心的,一是如何把軍力提升至可以與列強相抗衡,二是如何保證經濟持續發展。最終目的是保證自己的獨裁權力千秋萬代。因此,在軍力,經濟和權力三方面不可共擁時,為保權力千秋萬代,獨裁者在關鍵時刻會選擇放棄經濟(人民幸福),甚至放棄戰鬥(國家強盛)也在所不惜,更何況是那些什麼『民主』,『信心』之類虛的東西,那些『西方』的東西。

香港在國防,軍力提升上只能靠邊站;經濟方面,隨著香港日益嚴重的壟斷所造成的官商勾結及不思進取,實力日漸低落,現在也是要靠邊站了。而香港這幫文人中產搞出來的『佔領中環』(或叫作『和平佔中』),更是直接威脅中共權力的認受性,有著喚起全中國人民政治及道德覺醒的潛力。哪有不打壓之理?

『佔領中環』這一『以卵擊石』的行動,在中共及香港政府的文攻武嚇下,將會舉步維艱。膽小怕事又小資的普羅香港人,會甘願付出犧牲,走上中環,對抗包括『法治』在內的強權,追求毫無勝算的『公義』嗎?答案相信是否定的。

那麼,『佔領中環』真的毫無希望成事嗎?答案也是否定的。

在社會公義面前,在民主的關鍵時刻,像香港這種高度文明的社會,走出來一萬名和平但意志堅定的公民並不出奇。更何況,早有不少知名的老中青民運人士公開決定參與,會起帶頭和鼓勵作用。如果組織者更加聰明,會首先發動全港大規模遊行作為造勢,喚起民眾的感情和熱血。但關鍵是,如何贏得最終勝利(即真正的普選)?答案恐怕是,除了喚起全民『道德感召』外,沒有答案。二十二年前的『六四』引起的道德感召夠大了吧,結果呢?

因此,公民抗爭如果要成功,除了不可控的客觀條件配合(如中共內部不穩,大陸經濟下滑,外敵威脅等),長期的道德抗爭(如公民不服從運動,選舉投白票運動,甚至公民自治自助運動等),『兩敗俱傷』的策略(即大多數港人為了正義,甘願以默默犧牲經濟與生活的代價,共同長期抗爭,使當權者失去『合法性』)是唯一之路。而這種『長期非暴力抗爭』一旦建立起來,會有相當大的震懾力。

這種『長期非暴力抗爭』,會以『萬人佔領中環』啟動。無論是解放軍暴力清場(機會不大),或警方低暴力驅趕,又或者逮捕『佔中』人士送上法庭,整個過程(包括法庭審判)都會感染廣大民眾,堅定民眾信念,支持長期抗爭。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萬人佔領中環』非常關鍵,是一個極具震撼力的公民宣示。更重要的,是這個運動會帶給全部希望追求公義,民主,自由的港人一個團結的感覺(Sense of Unity),從而帶給他們反抗的勇氣和力量。無論它的結局如何,長期的公民抗爭必然隨之而來。泛民政黨從此處開始將起領導作用。民間也極須出現一位有智慧,意志堅定,並有強大道德感召力的領袖帶領公民長期非暴力抗爭。

那麼,如果『佔領中環』最終沒能成事呢?

『真普選聯』或其它泛民組織,也會拉起大旗,帶領港人走向長期抗爭。而『一國兩制』的名存實亡,也會使港人清醒,知道爭取民主是無法捨大陸而在香港獨立進行的。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佔領中環』將會帶給港人團結抗爭的力量

  1. Chan Pa Shing 說道:

    民主的形式分為直接民主和代議民主。
    1. 直接民主:人民不需要選出或任命官員而直接參與國家或社區事務。例如:香港市民可以自發性參加保衛釣魚台。香港市民也可以自發性清潔香港街道。
    2. 代議民主:人民選出或任命官員,代人民作出處理國家或社區事務。例如:立法會選舉和2017香港特首普選,體現代議民主。

    市民或人民是指全体市鎮居民,例如:法官、官員、議員、老闆、教師、學生、父母、兒女等等,各自有不同身份名稱。所以,香港每個市民都享有著民主權利。

    「佔中」人士認為2017香港特首普選是不公平不公正,不是「真普選」,因此必須「和平佔中」,脅迫中央撤回對香港的政改決議。

    資本主義是一種階級社會。財富、權力、地位分配不均,便產生階級。資本主義存在不完善和不公平不公正,為何「佔中」人士不反抗資本主義,脅迫中央在香港推行社會主義。

    • 陳子剛 說道:

      經濟上的不平等與政治上的不平等都需要改善。
      西方的的資本主義的確問題多多(香港亦然),大陸的貧富懸殊更糟糕,因此,經濟不平等不公義的解決方案並不在大陸式的社會主義,也許左翼自由主義更靠譜一些?
      政治方面的不平等,則大陸及香港的現狀是遠遠落後於民主社會,極大地不平等不公義,因此必須正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