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政治的本性:『權力之正當化』

踏入二十一世紀已有十二個年頭,世界的亂局漸漸形成,美歐日這群『民主自由社會』國家經濟千瘡百孔,為自保不惜傷害他國,狂印鈔票,輸出通脹;在國內,貧富懸殊日益加深,政客們為了打擊對手,謀求權力,極盡歪曲欺騙的能事,不惜犧牲國民福祉。

另一邊廂,以中共大陸為首的極權國家,獨裁者緊抓政治權力不放,全力發展經濟,意圖證明極權制度的『優越性』。

在這種是非曲直混亂的時代,讓我們重溫一下哲學家勞思光先生五十年前寫下的<政治制度之欺詐>一文(收錄在他的論集《歷史之懲罰》一書中),不得不佩服勞先生目光如炬,對世間政客的種種欺詐行為洞若觀火。他對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的批判,對民主社會政客欺詐的討伐,至今依然有效,可以為我們撥開雲霧見青天。

勞思光首先指出,歷史上出現的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者,無不利用欺詐作為其主要鬥爭手段。如希特勒的『謊言說上千遍,就會成為真理』,列寧在他的《論左派幼稚病》中強調的以『欺騙』作為無產階級革命的極『有用』的戰略等。

歷史的發展已經證明了法西斯主義的沒落,共產主義的愚昧。闡明了這一點後,勞思光進一步指出,共產主義之所以仍然存在,仍然可以蠱惑人心,是因為儘管共產主義含有一般性錯誤的成分,它也含有一些有效的特殊性成分,譬如對資本主義的經濟制度的批評,對民主政治制度的挑戰。民主社會若想徹底擊潰共產主義的欺詐,就必須切實有效地面對這些挑戰。為此,勞思光轉而批判了西方自命民主自由社會的種種『政治制度的欺詐』,點出了民主社會公民對民主政治理解的種種謬誤,是造成現今民主社會政治混亂的根本原因,也是共產黨人得以成功攻擊民主制度,迷惑其國民的關鍵所在。

勞思光把人們對民主政治之本性(獨有的條件)的理解分為四種:1)人權之保障;2)權力欲之滿足;3)人民利益之實現;4)權力之正當化。

在勞思光看來,『權力欲之滿足』(主要代表人物是羅素)並不可取。因為極度熱愛權力的人畢竟佔少數,這種權力欲應該透過教育被理性控制,而不是以整個政治制度來滿足此一小撮人的慾望。此外,權力的滿足並不代表經濟利益(與政治權力是一體兩面,也是戰爭的主要誘因)也獲得滿足,戰爭並不一定能夠因此避免。

『人民利益』則是極權政府經常用來迷惑民眾,攻擊民主社會的說辭。其實,民主政治制度無此功能,我們也不要求它有此功能。倘若追求『以民主制度實現人民利益』這種所謂『新民主主義』(中共的說辭),就會變成當今的中共大陸,人民不但沒有獲得等同於西方國家的基本利益,反而在這個『人民利益』的空虛口號下,暗暗放棄了自決的原則,被剝奪了個人的自由及權利。

『人權之保障』包括公平和發展自由兩方面,相對可取。保障人權的要求,如沒有較高的理想作基礎,則只能由對權力濫用的畏懼心情產生出來。但中國人普遍對權力濫用並不關心,因此,在『人權之保障』上,必須加上一層更高的理想,才能夠激勵中國人主動爭取民主。這個理想便是『權力之正當化』(即如John Rawls所追求的Justice)。

勞思光最後總結出,民主政治之所以理想,是因為它擁有以下四點功能:

(一)它是政治權力正當化的唯一制度;

(二)它能保障公平及發展自由等人權;

(三)它能使人民表現他們自己對利益的選擇;

(四)它能建立一個軌道,使政治權力的轉移不需要通過暴力行動。

唯有以『權力之正當化』為民主政治之本性(essence),才能最終實現以上全部四種功能。而勞思光對於『正當的權力』做了如下描述:

任何人所以從事政治活動,其正當理由只能是,他相信自己當權比別人當權好這就是從事政治活動的人必須有一定的政治主張的理由倘若一個人並非因為別人當權不好而反對別人,只是為了要使自己當權所以反對別人,則這種人就是最惡劣的敗類;而這種敗類的權力慾,本身即這罪惡之根源。

基於以上理念,勞思光批判了歐美民主社會的種種迷思(對民主社會本性及功能的誤解),集中批判了西方政客在民主制度下的種種欺詐行為,譬如商業化的政黨宣傳中所含的欺詐,以獲取政治權力為唯一目的,無視道德,不顧是非,使民主制度沾污。也就是說,沒有把『權力之正當化』作為民主政治的本性及功能。

在勞思光先生這篇文章發表五十年後的今天,我們看到無論是歐美,台灣還是香港的政壇,政客們打著民主的幌子,無所不用其極地抹黑對手,為反對而反對,為支持而支持,無視道德,不顧是非,為的只是獲取政治權力。支持(或容忍)這些政客的選民,沒有理解民主政治的本性應該是『權力之正當化』,促使醜陋的政客通過欺詐而無往不利,沾污了民主,令不少人對民主政治失望心寒,使民主政治的理想本身失去意義,也給予了極權政府攻擊民主的藉口。

民主社會亟需撥亂反正,公民們有能力,也必須以『權力之正當化』作為衡量真正民主制度及政治人物的標準,讓民主政治重拾意義。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