碼頭工人困境的元兇:不公義的社會制度與壟斷商人的無良

葵涌貨櫃碼頭工潮發生至今已近一個月,以和黃為最後雇主的一眾資方毫無跡象妥協,反而姿態不斷。毫無誠意的談判在『到馬場投注』,『回家吃藥』,甚至去『上廁所』等等『理由』下,半途而廢。最近,更出現外判商突然決定『倒閉』這種不負責任的做法(令人想起年前李嘉誠公開表示情願其次子控股的電信盈科關門大吉,也不願其次子擔負起小股東利益不斷遭受侵蝕的責任,公開威脅小股東)。昨日和黃大班又隔空開砲,意圖把矛頭指向職工盟的李卓人,分裂工人,卻暴露了一眾商家的涼薄嘴臉。

根據職工盟公佈龍門架吊機手的數據,我們看到,HIT直屬的吊機手的最高月薪($31,200)比外判商吊機手最高月薪($18,798)高出$12,402(40%);同時,外判商的吊機手每月工時卻比HIT吊機手多出114小時(55%),也就是說,外判商用兩個工人去做三個HIT工人的工作。

讓我們算算這筆帳。

假設HIT從外判工作中沒有節省成本,但卻把一大部分原屬碼頭工人的利益轉給了外判商,加深了對碼頭工人的剝削。如果罷工的400名外判商工人全部是吊機手,外判商從剝削工人的工資與工時中,就會起碼獲益$11,200,800。就算把最高工資打個對折作為實際平均工資(含不同工種工資)計算,外判商通過剝削所得也起碼$5,600,400。這個數字還沒有計算那些沒有敢站出來罷工的外判工人所受的剝削,也沒有計算HIT在管理,保險等方面可能付予外判商的費用。請記住,這只是罷工的400名工人每個月被剝削的數目。也就是說,單單通過對這400名罷工工人的剝削,外判公司每一年就已經有可能獲取近七千萬元的收入!

這種中間剝削有必要存在嗎?對缺德的資本家來說,當然有必要。因為外判工作,等於把對工人和外判商的長期及意外責任推得一干二淨,對這些勞動力可以呼之則來,揮之則去;這種既得短期利益又可推卸社會責任的美計,是全球唯利是圖的資本家爭相仿效的缺德做法。缺德的管理者又可以把中間人的利益私相授受一番,齊齊剝削自肥。要埋單養起這班『吸血鬼』的,是可憐的底層工人。

有人說,碼頭工人的工資比起社會平均工資高。但他們並沒有考慮到這種工作的危險性,超長工時,高強度勞動及惡劣的環境。事實上,外判工人的時薪也只是五十多元。而非外判工人時薪卻達$150,可見這類工種的價值應該是多少,外判工人被剝削的程度有多麼驚人。請記住,外判工人在退休,醫療,意外,休假等多方面的福利更是被剝削殆盡。外判工人失去的,不只是他們應得的工資,還有他們的家庭和未來。

和黃大班霍建寧口口聲聲說工人工作二十四小時是『你情我願』,又充滿自信地表示和黃旗下的百佳,豐澤,屈臣氏賣的貨物『平靚正』,不怕港人杯葛。

讓我們先來看看那個『你情我願』與『平靚正』是否屬實。

碼頭工人也許受限於自身的學歷,家庭負擔或其它不可控的因數,而被迫要進入貨櫃碼頭找工作。但是,忍受著厭惡的工作環境和超長的工作時間,十年工資沒有長進之餘,還要眼巴巴看著同工同種的HIT直屬員工的工資高於自己餘40%,工時少55%,還有更佳的福利,一個正常人會真的『你情我願』嗎?你可以說他們是『沒有選擇』,但不能說這是『你情我願』。而那個『沒有選擇』卻是不公的社會制度及無良的資本家聯手造成的。香港沒有工會集體談判權,獨立的弱勢工人毫無反抗力;相反,資本家卻可以利用不公義的社會制度為所欲為,欺凌弱小,還會大言不慚地說那是『你情我願』。

至於百佳,豐澤,屈臣氏的『平靚正』,也可以用消費者委員會最近的報告作一個有力的駁斥。報告指出,包括百佳在內的大型超級市場,過去一年來在民生食品方面(特別是低下層民眾常常需要的如豆豉鯪魚,午餐肉等)的加價,遠超通貨膨脹率,不少商品售價也高於小商鋪(儘管大型超市的來貨價要低於小商舖)。此外,香港是一個沒有壟斷法的地區,從民眾日常食用品市場到電信,商場,住宅幾乎都被幾大地產商壟斷,貪婪商人早已利用壟斷為所欲為。

壟斷商人在香港享盡壟斷利潤,現在拿著壟斷利潤投資全球各地,回過頭來竟不知廉恥地譏笑香港貢獻的利潤微不足道,因此可以不用理會港人民忿。這些商人除了盯著數字利潤外,沒有一絲社會責任,倫理道德感。對於沒有選擇餘地的工人,可以任意剝削;對於利潤貢獻少於1%的業務,可以用盡無良手段剝下工人最後一層皮。這些事情,在無良商人眼中,是理所當然的,是『你情我願』的。社會責任,感恩圖報,人性尊嚴,在這些涼薄的人眼中毫無地位。

然而,香港的普羅大眾真的會被無良商人看扁,為求『平靚正』,放棄公義與尊嚴嗎?我不相信。起碼罷工基金至今已從民間募捐到六百萬元,破天荒的記錄背後,是民怨與公憤。罷工支撐得愈久,對資本家將愈不利。

碼頭工人的苦況,與當今全港大多數民眾面對的各種不同苦況一樣,是不公義的社會制度與壟斷商人的無良共同造成的。要想改變這一切,民眾只有一條路:1)實現真普選;2)訂立壟斷法;3)法定工人集體談判權。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