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速大陸化的香港政府

香港不少中產階級不滿曾蔭權時期的因循苟且,希望梁振英上台,為香港的不公義帶來改變。可惜,梁氏上台不足一年,除了『語言偽術』,任人唯親外,看不到任何人們期望的雷厲風行,改變社會不公,清廉執政的影子。通過昨日的立法會答問,我們驚覺這位梁特首言行的分裂,已經與大陸官場完全接軌 – 說的比誰都動聽,做得比誰都醜陋。

昨日的立法會答問,不知道梁特首及他的智囊團是認知的極度偏頗,還是藉機討好北大人,顯示自己已經充分掌握到大陸官場那套『冠冕堂皇』的大話藝術,反正說的每一句都是遠離香港人的普遍認知,遠離事實的,讓人困惑。這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特首,到底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還是大陸派港的官員?他說話的對象,是香港人還是北大人?

現在讓我們仔細比較一下梁特首的答議員問與事實的分別吧。

梁振英強調香港不需過激行動去展示高度訴求。真的嗎?二十三條立法,遞補機制,國民教育…,一個個鮮活的例子,告訴我們的是完全相反的事實。對於一個並非效忠港人的政治系統,被既得利益的少數人操控扭曲的立法行政機構,公民必須,也只有群起反抗,才能捍衛香港百年來得之不易的價值觀及真正的法治。

基本法賦予港人普選權力,港人從1997等到2007,再等到2017,卻突然發現北大人要推行預先知道結果的假普選。港人除了自求多福,激烈抗爭(其實也不過是和平非暴力抗爭)外,還能靠什麼?

梁振英告訴立法會,沒有在等指示啟動政改諮詢,又是真的嗎?北大人早已針對2017普選辦法發話,一回一個『必須愛國愛港』,一回一個『提名委員會集體提名』;香港的『和平佔中』運動也已展開。正常人都知道普選是解決香港深層次矛盾的關鍵,這一課題不解決好,其它什麼政府措施都難以順利施展。除非特首清楚知悉,2017普選特首將會是一個假普選,因此,遲遲不敢推出,以為先多推幾個『利民措施』,就可以『擺平』香港人,不然,怎麼不敢與利民措施同時推出政改諮詢?現在是連一個時間表,一個計劃也不敢提出,以解港人的焦慮,卻又口口聲聲注重普選諮詢?不是在等北大人指令又是在等什麼呢?言行不一的背後,是否隱瞞著更多的陰謀?

被問到『和平佔中』,梁振英聲稱香港是法治社會,治安良好,犯罪率低,不希望任何人因任何事犯法或鼓動別人犯法。沒有民主的『法治』是真的法治嗎?犯罪率低就代表社會公平正義嗎?前蘇聯,納粹德國,民主獨立前的印度,還有現今的大陸,犯罪率也不高吧,難道就不需要抗爭,不需要爭取民主,爭取公義了嗎?

梁振英聲稱議員以拉布向政府提交換條件非常不可取,是對其他大部分議員的不公。真的嗎?首先,拉布議員並非少數,而是一人一票選出來的真正有代表性的議員,背後有幾十萬的選民授權;而議員提出的設立全民退休保障諮詢,也是在回應不少市民的切身利益關注,政府本來就有責任處理,不應該逃避。立法會那佔一半的小圈子功能組別議員的存在,並且一再地阻礙真正民意實現,才是最大的不公,梁特首從無指責。是認知的缺乏,還是言行的不一呢?

內地人湧港,梁特首說外地羨慕香港。真的嗎?外地會羨慕香港的初生嬰兒媽媽們無法買到奶粉,社會民風敗壞,從零售店到政府都猖狂輸入貪腐,物價樓價飆升?特首和他的智囊們報喜不報憂,怎麼會如此偏頗,如此大陸化?

特首還指責香港對於雅安地震抗捐是過火,聲稱大陸打擊貪腐已見成績,也對大陸大部分清廉為民的官員不公,說得振振有辭。但事實是怎樣的呢?香港人和大陸居民見到聽到的是貪腐遍地開花,掌握的是一個又一個貪腐事實,包括五年前汶川地震的災後重建貪腐。更重要的,是大陸的極權制度下,貪腐不可能受到制約。梁特首的『不公論』就好像在說:極權制度裡也有很多好官,質疑偶爾出的幾個暴君,是對大部分好官不公。因此,大家應該繼續無條件支持這個極權制度,因為這樣子就不會對那些好官不公了。這是一個多麼荒謬的理論?

關於中環軍事碼頭,梁振英指出,過去英軍駐港收取香港120億費用,如今解放軍分文不取。看來又是一個『不公論』。可是,從前是兩個意識形態不同的國界相連,如今是中華民族一統的天下。香港還有駐軍,並且要分割一塊土地出去的需要嗎?退一步說,難道回歸祖國的香港要跟殖民地相比嗎?更大的問題是,政府的所謂『諮詢』根本是偷偷摸摸,遮遮掩掩,沒有人知道政府真正的意圖。香港人要的是當家做主,港人自治,一國兩制;要的是透明度高,獨立自主的政府;不是為了討好北大人,隨時會隱瞞算計港人,無視港人訴求的政府。

港府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公開指責軍用碼頭諮詢最後一日有上萬人使用同一格式信件反對項目,質疑有人挑動反對。但這位施政為民的局長有沒有認識到,標準信件只是方便市民的手段,上萬人提出反對的訴求才是局長應該聆聽的?

中方對港官員指出,談判回歸條件時,民主普選是中方提出,英國人並沒有要求回歸後給予港人民主。也許是吧。可惜實際執行起來呢?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也給予了中國人五千年來沒有被給予過的近乎完美的政治及公民權利,結果呢?

言行的分裂是梁振英政府至今無法擺脫低民望的原因。觀乎最近港府的種種行為,左的勢力肆無忌憚,白色恐怖打壓民運,公開藐視民意訴求,顛倒黑白混淆概念的『偉光正』言論,無一不令人忐忑不安,擔憂香港政府的急速大陸化。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