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開花的六四燭光

傾盆大雨中與家人參加了六四二十四維園紀念晚會,大雨中看到那麼多的年輕人成群結隊,夫婦帶著年幼孩子,還有單身前往的老人家,沒有多少人選擇避雨離開,反而進入維園者絡繹不絕。在茫茫傘海中,儘管什麼也看不到,後來連音響也啞火了,大家仍然堅持站在那裡,或齊呼口號,或齊唱歌曲,或默默站著。眾人冒著滂沱大雨的堅持,是對近來不少反對六四集會的雜音的最佳回應 – 什麼『愛國愚蠢』,『港人優先』,『不喜唱K』,『討厭支聯會』…,都在超越功利的普世價值下,顯得如此『小家』,如此蒼白無力。

《明報》一位專欄作家發表了一篇文章<別問我去不去維園>,把自己堅定地不去維園描繪成真正理解自由民主,把『鄙視』她這種表態的人描繪成『幼稚』,讓人繼陳雲教主的偉論後,再次領教了顛三倒四的『邏輯』。讀完這位靠寫作和教書為生的作者的大作後,心中思尋着這位作者不去維園卻對六四及民主自由貢獻更大的地方在哪裡 – 是潛心研究出造福人類,改變世界的科學發明,還是計劃領導一支義勇軍回大陸跟共產黨幹一仗,還是即將寫成一部改變獨裁者思維的名著?要不,也許是六四當晚留在家中施功,懲罰殺人兇手?

高尚的心靈也許會有些『幼稚』,但一定比那些低俗的自私自利者更值得尊重。社會與個人行為的關係有一個悖論:每個人都可以為自己自私自利提出冠冕堂皇的理由,聚焦在一一個體身上也看不出有什麼可過分指責的地方;但是,當整個社會人人都如此這般的話,這個社會也就集體倒霉了。

極權無所謂,只要領導人不阻礙個人自由快樂就行 – 這種訴求也許沒有太大的問題,但是,當人人相信這冠冕堂皇的理由而齊齊不理政事,埋首個人快樂的時候,野心家一定會出現,他們會偷偷地利用政治空子尋租,勾結權力,建立起控制他人,不勞而獲的利益網絡。到某一天,『快樂的人們』突然發現暴政出現,自己已無法快樂時,一切已經太遲。也許到時候,這些『智者』們又將指出反抗者的『幼稚』之處,告訴大家真正的智慧是放棄反抗,追求來世。

這種什麼也不去做,卻自以為掌握真理的『智者』的確大有人在。六四晚會結束後,與家人離開維園,回家前走進新寧大廈附近的一家大型酒吧餐廳吃『晚飯』,整個餐廳坐滿了身光頸靚的年輕達人,天南地北,消磨時光,而那只是一個星期二的夜晚。沒有絲毫自以為是的感覺,但回想起剛剛在維園內見到的一張張可愛的面孔,內心對這些人的鄙視仍然油然而生。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 杜牧的這句名言不斷地湧入我的腦海。

相比起這些『商女』們,那些不認同支聯會,卻堅持站出來獨立悼念六四的人們,如尖沙咀海旁,中聯辦門口的示威者,則令人鼓舞。儘管分開紀念可能分散了力量,但紀念六四能夠不以一個團體為中心,遍地開花,也未嘗不是好事。

如今除了維園,香港的尖沙咀海旁,中聯辦門口,還有台灣的自由廣場都點起了六四燭光,希望以後還有更多的地方在六四當晚燃起點點燭光。讓人民以遍地開花的點點燭光,燃起消滅獨裁,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的熊熊烈火。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