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諾登離港 – 世間何處是淨土?

美國前中情局僱員斯諾登日前終於決定『逃離』香港,看來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香港從來就不是一個在政治上有地位或有力量的地方,既得利益者經常為商業利益出賣政治權利及良知,人們早已見慣不怪;中國大陸則從來不會把『正義』與『良知』當作最終底線,只會利用來獲取實際利益。因此,斯諾登若果把自己的生命押在大陸或香港作賭注,是十分不智的。

幸好,中國及俄羅斯目前與美國存在嚴重利益矛盾,使得斯諾登能夠籍此『脫險』。選擇前往厄瓜多爾也可能是沒有選擇中的最好選擇。

相比起冰島或香港,厄瓜多爾的互聯網自由度,民主化程度我們了解不多。但是,從厄瓜多爾政治庇護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奇來看,斯諾登前往厄瓜多爾生活,起碼在自由者聯盟上,會有乘數效應。斯諾登也可以憑知名度及專業知識幫助維基解密復興,也可以解決生活所需的收入問題。希望厄瓜多爾這個南美洲國家能夠籍此發展壯大成全世界自由主義者的未來樂土。

說起人間樂土,美國這次幾乎是不受制衡的全球竊取普羅大眾通信資料的做法曝光,讓人們再次確認了美國,英國這些所謂『自由民主』國家當權者的虛偽和醜陋。斯諾登之所以不敢前往歐洲大陸(包括冰島),也讓人驚覺全球以歐洲大陸,大洋洲及北美洲組成的西方『理性』基督教文明區域,在彼此利益攸關的情況下,民主,自由,公義是可以通通置之不理的。政權一樣可以如共產國家的『老大哥』(Big Brother)那樣全面侵犯個人私隱與自由,並且會像那早已聲名狼藉的美國前副總統切尼般,毫不臉紅地胡說八道,謊話連篇;這些地區的國家最起碼會做的,是暗暗排斥像斯諾登這樣的『自由戰士』,齊心協力地置其於死地。

這些『西方人』一如古羅馬帝國的子民那樣,在『異族入侵』的恐懼面前,心甘情願地放棄了自己未來自由的權利。未來當他們醒覺的時候,會發覺這些讓出去給當權者的權利已一去不復返了。

另一邊廂,中東,東南亞及非洲北部的伊斯蘭地區除了與基督教地區為敵或在意識形態領域『你死我活』地競爭外,自身也對人民的自由多有制約,並不是真正愛好自由主義者的選擇之地。而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大共產陣營蛻變出來的強國,目前更是離開真正的自由甚遠。

剩下的拉丁美洲可能是自由主義者的最後希望所在了。儘管包括厄瓜多爾在內的不少南美民主國家自身仍存在不少社會問題,但是,傳統上傾向於社會民主主義的拉丁美洲國民,在古巴,委內瑞拉,厄瓜多爾等國的全新嘗試下,可能有機會走出真正的『第三條路』,在保護個人真正自由與保護自由市場經濟兩方面(即自由主義與社會主義之間)找到平衡的出路,同時又有足夠力量抗拒西方列強干預?

關於這一點,我不敢肯定,但充滿期望。

期望歸期望,斯諾登事件就在愛好自由的香港人面前出現,這給了港人實實在在的緊迫感。面對日漸逼近的真假普選政改惡鬥,香港人自身的自由也將日漸失去。珍惜自由又長於跳船移民他去的港人,此時不禁要像斯諾登那樣感嘆一句:世間何處是淨土?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