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大學校長遴選權』,『和平佔中』論題出現的謬論

近來香港的大學校長任命紛紛招來學生詬病,學生們甚至提出要求,把學生代表納入校長遴選委員會。這一提議馬上惹來不少『有識之士』的反對,他們的理據是:學生還沒有達到大學的最高學術視野和認知能力,憑什麼辨別候選人的學術能力呢?

這一點我也同意,也不認為校長人選應以受普羅大眾歡迎程度來衡量。

但是有一點我們的『有識之士』忽略了。那就是現時遴選校長的諸公們,沒有做好自己的把關工作,失去了學生,家長及社會的信任,才會導致如今的困境。

一個稱職的校長,除了學術及管理能力之外,他的政治立場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政治立場會直接影響到大學的學習環境及發展前景,影響一間學校的精神及道德水平。最好的校長當然是政治絕對中立,並有廣闊的容人胸襟;如果擁有政治立場的校長,也應該以傾向更高道德,更高公義或更加有普世理想的那一類。最差的(或根本不應考慮的)是政治立場偏向『保皇』,偏向既得利益,偏向利益多於公義的人 – 這種人所帶領的大學有很大的機會被政府或既得利益團體收買,出賣學術自由,出賣公義,帶領大學步向墮落。

無論是香港或英美大學,為此招致『惡評如潮』的校長,比比皆是。香港大學,中文大學,浸會大學,城市大學等,無一例外。

因此,當這些自認比學生及普羅大眾更加高貴的『有識之士』們代表大眾遴選校長,卻屢屢『選出』過往政治惡行彰彰明顯的『人才』時,學生及大眾才會被迫提出『直接民主』或『直接參與』遴選的要求。『苛政猛於虎』,由與權力集團私相授受,出賣良知的『有識之士』遴選校長所造成的傷害,比淳樸人民的『無知選擇』更危險。

面對『和平佔中』的道德號召,社會上的不少既得利益者言之鑿鑿地提出『無條件遵守法治論』。同樣道理,這些握有政治權力之徒,有沒有維護良好的法治?還是利用不公義的權力分配制度,倒行逆施,製造更大的不公,從而導致官逼民反?

如今的世界,金錢掛帥,利益當先,道德正義被視為笑料。社會上到處充滿着『處士橫議』,『邪說誣民』。香港社會除了一個又一個『愛字頭』團體,更有一幫別有用心的『有識之士』,打著『理性討論』的幌子欺騙愚弄民眾。大家務必小心分辨,聯合起來『正人心,息邪說,距詖行,放淫辭』。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