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真普選』?

協恩中學邀請『和平佔中』發動者戴耀廷教授和前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座談『佔領中環』的是與非。一如所料,范太反問學生『真普選』的定義是什麼。

舉凡一些在價值爭議中,突然對本來已經婦孺皆知的詞語,道理提出挑戰,把討論從價值判斷轉到字眼,定義,條文的爭論,這些人通常都是意圖迴避道德判斷,通過混淆視聽,偷換概念,甚至恐嚇來達到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目的。基本上是騙子所為。但遇到『高智能』的騙子,人們很多時候感覺不妥,卻又無法明確指出這些人的謬誤所在。

這次『真普選』定義之爭,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范太不承認普世理解的普選定義即是真普選,非要在定義上下功夫,就好像有位仁兄約會遲大到,卻不肯承認自己遲到,硬要與對方討論『時間的定義』,還要搬出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來作支持。如果其時大家都開始討論相對論,而忘掉遲到這件事,那這些人的腦袋肯定已經進水。

其實,要為『真普選』下一個合理的定義,從而暴露出『高智能』騙子的謬論,根本不難。只要我們把『什麼是假普選』定義就成了。

什麼是假普選?普羅大眾沒有真正選擇的選舉,就是假普選。

『等額選舉』這一中共的『偉大發明』是否真普選?相信任誰都會承認,這種制度由不知道誰提出一個唯一的候選人參選,此人只要自己投自己一票就篤定當選,普羅大眾根本就沒有真正的選擇,是假普選。

一個名為有『廣泛代表性』的『選舉委員會』提名候選人的制度,實際上能夠否定60%以上選民支持的政黨代表人物參選,能夠是真普選嗎?一定不是,因為大多數選民喪失了真正的選擇權,所以是假普選。

誠如范太指出的,對於『真普選』,每個人都可以提建議。但是,我們必須以『假普選』的定義,來篩走假普選方案。

既得利益者口口聲聲保護法治,反對佔中運動。人們應該同時認識到,真正違反法治,違反《基本法》的人,是那些意圖把假普選變為『真普選』,從而逼迫人們走上街頭抗爭的人士。這些醜陋的既得利益者才是埋葬香港的罪人,千古罪人。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2 Responses to 什麼是『真普選』?

  1. Chan Pa Shing 說道:

    「真普選聯盟」認為「無篩選」或「預選機制」的普選和「公民提名」是「真普選」,是真正的選擇。但實際上,「普選」可以有「合理限制」或「合理預選機制」。例如:美國民主選舉是由民主、共和兩大政黨所壟斷,美國總統候選人是由黨代表大會來進行「篩選」,間接限制其他參選政黨或獨立人士出線。「一國兩大政黨」架構正是做成普選不公平,不公正的罪魁禍首。「篩選」到最後,二至三名美國總統候選人(共和兩大政黨)由選民「一人一票」投票,但同時用「選舉人團制」記票(合理預選機制)。一人一票不能夠決定誰是美國總統,決定美國總統是誰是「選舉人票」。所以美國總統普選有公平公正的參與權,但是没有公平公正的選出領袖權(普羅大眾沒有真正選擇的選舉)。又如:法國總統候選人至少必先獲民選官員500人簽名支持才能報名(普羅大眾沒有真正選擇的選舉)。

    總統選舉是國家選舉,所以需要總統初選,例如:美國共有五十個州,所以,美國需要總統初選。香國只是中國一個特區,根本不需要「公民提名」(特首初選)。

    個人意見

    獨立參選人及政黨提名參選人只要符合「合理限制」或「合理預選機制」,即是說,參選人要有大學程度,10年管理經驗(社區、上市公司或政府事務)和宣誓不會分裂國家,愛國愛港。經「普選委員會登記處」確認,成為特首候選人,便可以參加「一人一票」特首普選。

    • 陳子剛 說道:

      我同你的提議。只可惜現在的人大框架並不允許這麼做。而是要那被中央控制的1200人提委會過半數決定參選人是否愛國愛港,是否可以參選。

  2. Chan Pa Shing 說道:

    「和平佔中」(或稱雨傘革命,雨傘運動)是一塲「霸權民主」運動,令香港民主倒退。因此「和平佔中」不等於愛民主,反對「和平佔中」不等於不愛民主,否定民主。

    以「和平佔中」的手法,堵塞香港交通,阻礙香港經濟發展,逼使中央接受「佔中」人士自己定義的「真普選」。即是說,逼使對「普選」有不同見解的香港人也要接受「真普選」。這是什麼民主 ? 這是「霸權民主」,是剝奪對「普選」有不同見解的香港人的意願。

    「普選」是指投票權及參選權必須「普及而平等」,不受「無理限制」,即是說,成年公民均可投票及參選,投票以「一人一票」,投票權及參選權可以有「合理限制」或「合理預選機制」,例如年齡和居住年期。參選人可能成為領袖,所以參選資格必須嚴格限制或要求,但要合理,例如,參選人要有大學程度,是管理階層,宣誓效忠國家,不會分裂國家。故「普選」不是「無限制」的「普及而平等」的選舉。

    「普選」只有完善或不完善,只有公平公正或不公平不公正,没有真假。「真普選」是偏離「普選」的真正意義,不是理想的民主。

    「和平佔中」人士執著「真普選」錯誤的概念,不自覺地失去了良知,破壞香港的安定繁榮,破壞香港的法治。

    • 陳子剛 說道:

      的確,不贊同『和平佔中』的市民,也應該有愛民主的。
      『和平佔中』/『雨傘運動』之所以會發生,是中央一再破壞基本法的基礎,違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則,並最終代替港人推出一個受中央完全操控的提名機制(此機制比過往極大地倒退),可以篩走任何中央願意篩走的候選人(哪怕此人為多數港人心儀的特首),此必然是假普選。
      普選的完善與不完善,只能在真普選(即選民有真正的選擇;眾望所歸的人選不能夠被一小撮人篩走而無法參選)的前提下,才有意義。
      你所提到的基本條件(如年齡,居住期限,甚至學歷等)都是屬於『合理限制』,但思想,政治理念則肯定屬於『不合理限制』- 這些軟性及不可客觀衡量的特質,只能交給選民個人判斷及透過一人一票決定接受或相信哪一位候選人。

      • alexli 說道:

        事實上我對真或假並没太大意見,對政策上亦不太了解
        只是不記得在小學或中學課本中有一則~一國二制的行政長官選出後由中央任命,中央有權罷免特首,那麼,在政治層面,中央為何咬緊不放?

      • 陳子剛 說道:

        是啊。其實讓全體香港人以真正普選方式(如沿用過去選委會的提名方式提名,然後一人一票)選出特首,既合基本法,又是循序漸進,沒有太多爭執,更合乎常理。中央完全可以不任命,甚至罷免(如理據充足,又得到大部分港人支持 – 可以修改基本法)。大部分香港人最怕亂,國防、外交權又不在特首手上…其實安全得不得了。
        如今卻搞成這個樣子(港人離心史無前例,台灣人更是人心向背,國際間更多了鄙視…)。不但無法壓制民主述求,反而警醒了所有人。
        除了濫權、誤判,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其它智慧的原因。

  3. paulcheng 說道:

    //思想,政治理念則肯定屬於『不合理限制』// 這樣說來,民主黨黨魁選舉是否可以先開放,讓反對”民主“的人參選?佔中組織可以讓反對”佔中“的加入?學聯可以讓不是大學生的加入?美國能出一個以推翻美國聯邦制度,鼓吹紐約州獨立為政綱的總統侯選人麽???

    說個故事,有個低能仔,爸爸叫他去金鋪買一塊金,千叮万囑要去指定的金行並聲明要千足黃金。傻仔到金鋪拿到了那塊金正要付款,駭然發現上面刻有999金,傻仔該傻的時候突然不傻了,這不就是賣假金麽,還差0.001!! 於是就在金行裏撒野,報警。。。結果?

    • 陳子剛 說道:

      其實這是不同層次的問題。在關乎整個社會的層面,不應由某些人獨裁,因它關乎每一個人;但在組成社會內不同組織的層面(包括家庭),它只關乎某個組織自己的事,可以各有各的範圍、規限,人人有權選擇適合自己的組織。

  4. paulcheng 說道:

    如果”佔中“的口號改爲”爭取修改基本法“,”爭取擴大提名委員名單”,甚至“爭取香港獨立”,我都可能考慮參與。但“真普選”的確是個錯誤的題目,所謂名不正,言不順,是個空口號,結果是注定的了。

  5. paulcheng 說道:

    連一個小小的佔中,學聯,民主黨這樣的組織都要有規定,限制。關乎整個國家,十幾億人口(希望你不反對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其中一個世界上最著名的城市的首長選舉,一個專政的中央政府可以不設限制嗎?生活在香港的,有感受到獨裁專政嗎?

    你們口中的假選舉,可是萬千中國同胞,律師,新聞工作者,教師,維權人士,文字工作者用多少犧牲,時間,甚至付出生命也想要的哦!(我假定你不反蝗蟲,因爲是路過,沒看到其他文章)。聲明:我是地地道道的香港人,不是五毛,不是共產黨!但,我是中國人。

    • 陳子剛 說道:

      我講的社會當然是指香港這一特別行政區,決定這一特區政制、生活、文化的全體香港市民。決定香港政制的應該是香港人,並非十三億中國人。正如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更大的社會,應該由十三億人作主(可惜這個願望太遙遠了),而非全球八十億地球人。

      爭取「真普選」可以理解為不要「假普選」,而「假普選」是很容易確定的。

      能否爭取到當然要看力量對比,客觀環境。但真正的「人民作主」是《基本法》承諾的,香港這個發達文明的社會應該做到的,是文明社會達至公民「完整人格」(自由、尊嚴)的必由之路。最起碼是通過珍惜「一國兩制」中「港制」的全體港人自主選出自治政府(而非由天性喜歡操控一切的中共背後圈定聽北京話的傀儡),從而確保「港制」不被「一國」全面操控。的確是要強調一個「真」的。

      至於是否感受到香港自由、生活方式受到侵害,我想透過這個「假普選」的立法過程,香港媒體的受控,警察違反常規的偏頗行為,國民教育的「假」等等,不少人的確是感受到了,並且擔憂情況愈來愈壞。

    • 陳子剛 說道:

      另外,我不反「蝗蟲」,自認是香港人,也是中國人。正因為如此,我希望香港能首先實現真普選、真民主,然後某一天,整個中華民族能夠實現民主,達至完整的人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