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佔中』代表們的偏狹視野與混亂思維

以反對佔中為目的的『為港出聲』代表人物,自從登場亮相以來,那些過於造作的言行,偏狹的視野,都無不令人搖頭嘆息。這種思維狹隘的人物,竟可以混到大學的主管位置,也的確是香港的悲哀。

那位科大的雷鼎鳴教授,從『全民退休保障』等爭論中,其傲慢又狹隘的思維就一直令人失望。這次搞出個『反佔中』,他的理據是『香港沒有足夠底牌與中央討價』(他指的是香港的經濟實力),這種狹隘兼錯誤的思維,再一次令人搖頭嘆息。普選是衝擊當權者的政治生命,什麼時候獨裁者會為了保護一個地區的經濟而放棄自己的政治權力?中共一窮二白時,也沒有這麼做過(不然,戴卓爾夫人為何會分神跌倒在人民大會堂前?中英聯合聲明是怎樣逼出來的?)這是兩個不同層次的博弈,雷先生居然把它們等同了起來,難道他真的以為在獨裁社會中,經濟學家跟總統是同一回事?

以經濟作底牌,妄想獨裁者放棄權力,是癡人說夢,永遠不會成功。政治的博弈,爭奪的是人心,使用的是道德感召(公平,正義,自尊,信守承諾等),任何一個民眾覺醒的社會,都有足夠的底牌討價。

另一位『反佔中』代表人物,好像曾經貴為中文大學社會系系主任的鄭赤琰先生,在『信報』發表的一篇文章<香港承受不起亂>,令人又一次搖頭嘆息,怎會如此偏狹?

首先,鄭先生認為『亂』就一定是不好的,不同意有『大亂而後有大治』這回事。但香港的『溫水煮青蛙』式的腐敗墮落(回歸後大陸政治干預日益嚴重下的政治腐敗,商業壟斷,行政立法司法相繼失守,高官頻頻北訪,日益鄙視民意…),後果難道不會更加嚴重,更加積重難返?從另一個角度看,如果眼見社會日益不公,政治日益專橫腐敗,都不敢反抗(原因是:承受不起亂),那麼,英國的光榮革命,美國的獨立戰爭,美國南北戰爭,解放黑奴,黑人民權運動,印度的獨立運動等,都不會發生,全球至今仍然是獨裁世界,殖民世界,奴隸社會,種族隔離社會。

其次,鄭先生又拿馬來西亞,新加坡等英國殖民地說事,指出英國殖民者撤出後,各方政治團體為爭權而造成混亂,從而希望論證獨裁政權存在的必要。他沒有看到,英國殖民者雖然獨裁,但其宗主國是民主政體,法治優秀,間接促進了殖民地的法治,通過良好的法治帶來穩定和自由,經濟因而受惠,人民生活在高水平及對法治高度信任。而接替殖民者的政權,來自於落後的獨裁母體,卻妄想民眾也接受其獨裁統治,繼而那源自獨裁母體的腐敗一步步傳染過來,腐化良好的法治基礎,人民能夠不被迫爭取政治權力,靠自己維護權益,自求多福嗎?獨裁者只看到英國殖民者的政治權力,而沒有看到統治者背後的法治及文化基礎,宗主國作為提升殖民地法治民主文化的泉源(而不是腐敗專制的文化泉源)。因此,對抗只有獨裁專制而沒有民主法治作靠山的政權,爭取自我維權,這種『亂』,是值得的。

最後,這位鄭教授竟令人費解地提出『五十萬人上街抗議二十三條立法』,『反國教佔領政府總部』為例,意圖讚揚政府的『維穩』舉措(避免亂)。政府當然希望避免亂(正如『阿媽是女人』),正正是為了維護香港核心價值而不怕亂的五十萬港人,反國教家長關注組及大批支持者的行動,才迫使『獨裁/準獨裁』政權放棄倒行逆施的惡法。

如此水平的『反佔中』代表,竟是出自幾個本港著名大學教授兼系主任,怎不讓人嘆息。

沒有香港人希望亂,佔中的目的是為了達致真普選,為了基本的正義,為了香港的長治久安,不是為了亂。若果只有『亂』才能達到目的,那也就只能無可奈何地讓它亂了。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