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恩斯大戰海耶克

有一本書叫《凱恩斯大戰海耶克》(作者是美國記者Nicholas Wapshott),記錄了凱恩斯(劍橋學派)與海耶克(奧地利學派)爭辯『政府干預』與『自由放任』這兩種至今仍然相持不下的經濟理論的歷史。

時至今日,這種爭論已被芝加哥學派(海耶克論的支持者)與左翼自由主義(凱恩斯論的支持者)繼承。撒切爾主義,列根主義這些自由放任的代表者,曾經呼風喚雨,結果留下了金融風暴的惡果;現在的美國民主黨代表著凱恩斯主義的復活。

百年來的爭論,其實就像兩個站在一座山的兩端的人,各自憑著自己所見,『理性』地提出論據,堅持自己的理論代表了整座山。其實,物極必反才是不變的真理。政府過分介入商業,會扼殺效率,創意,眾所周知;相反,過分的自由放任,普羅大眾必然成為商業巨無霸任宰的羔羊,不用提洛克菲勒時期的托拉斯,二九年的大蕭條,幾年前的金融風暴等,就是今日的香港,民生必需品的各行各業(房地產,食物,電信,交通,能源)都沒有不被大財團操控,對消費者任意魚肉的。

這兩派面紅耳赤所爭的,其實是應該由誰來『話事』,誰來控制商業權力。對自由放任主義者來說,沒有了政府的介入和規管,商人便可以自把自為,任意魚肉百姓(通過那些商業競爭中的勝利者的壟斷經營,或如現今石油行業的假競爭真串通等手法)。難怪大商家無不站在極右的立場,全力為『自由放任』搖旗吶喊,竭盡全力地維護這一意識形態,巴不得政府完全靠邊站。

民選的政府會定期受到民眾選票的洗禮,做得太過分會受到普羅大眾的懲罰。但那些壟斷的大商家們,無論他們多麼惡毒,卑鄙,不負責任,在絕對自由放任的社會裡,卻根本沒有制約。零八年的金融風暴,罪大惡極的銀行家們,居然把納稅人的救助金作為花紅派發給自己,連美國政府居然也無可奈何。『自由放任』的走火入魔,由此可見一斑。

因此,如果在民生必需品方面,須要一個控制者,我們情願選擇政府,而不是商家,因為,我們有選票在手,可以制約政府。而財雄勢大的商業機構無論如何都須要政府的制約(通過法規),避免實質壟斷。

所以,普羅大眾應該是凱恩斯主義的支持者。

有一點非常重要,凱恩斯主義的必要基礎是政治民主。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