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質的香港『政治奴才』

港芭的『紅樓夢 – 夢紅樓』舞蹈節目被港芭董事局成員粗暴干預,首演後被迫乖張地刪減掉劇中『文革紅衛兵』一幕,引來全城嘩然,醜聞甚至飄洋過海,傳遍全球。當局嘗試用狗屁不通的『理由』解困不成,只好取消『禁令』,港芭隨後得以表演完整劇本。

港人應該慶幸這片土地上還生活着不少正義之士,盡力維護着香港的自由與公義。而這齣醜陋的鬧劇則再一次提醒港人,中共的文化,政治干預之手已經無處不在,文化方面不僅限於『國民教育』,早已涵蓋對報章,電台,電視,文化表演內容的操控,至於政治選舉,公共機構的操控早就不在話下了;其在港代理人也不止於土共代表,無恥的商人,官僚更不在少數。

回到港芭的鬧劇,據說始作俑者是一位短髮『港芭董事局成員』的女士。這位自以為不可一世的女士看來就算不是董事局『高層』,也必是其『高級』打手。可笑的是,這位魯迅筆下『暫時做穩了奴才』的女士雖然如此落力,急於把馬屁拍響,,『皇帝不急太監急』,趾高氣揚,卻不幸暴露了自己的不學無術,貽笑大方。此『君』不知,大陸早已把文革定性為災難及過失,可以接受批評,此為其不學無術一;不學無術之二,是這位『奴才』沒有意識到,港芭每年的巨額資助,大部分來自納稅人,並且,正常的商業原則(或智慧)也會要求把舞團的行政交由專業的行政總監負責,哪裡輪到港芭董事局成員頤指氣使?這種既無學識亦無商業頭腦的『奴才』,居然能夠進入港芭董事局,令人慨嘆原來香港的公共事務『董事會』組成的低質低能,對權勢的奴顏婢膝,不僅限於港府的行政會議,而是由上至下皆如此。包括文化事務的『董事會』在內,董事席位被一些無恥兼低質的『奴才』把持,操弄着香港納稅人的公共資產,為禍人間。

如果我們以最最善意的評斷,斷定這位『奴才』是有基本知識之人,也清楚中央自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對文革的定性,那麼,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將會是更加黑暗的一幕:中聯辦『正確』解讀了習主席『不能否定改革三十年前的歷史』的講話,決定為文革翻案再翻案。儘管如此,『奴才』執行『任務』時那副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嘴臉,始終脫不了『低質奴才』的干係。為此,我還是相信『低質奴才論』。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鬼鬼祟祟地刪剪其網頁中『發牌數目不設上限』一段,被發覺後(港人要再次慶幸正義之士的無處不在)又偷偷摸摸地加回去,解釋『理由』毫無意外地是一堆『垃圾語言』,不同的是,這次是更加流氓的 『政治流氓語言』: 『對,我們把它刪掉了。現在既然公眾不喜歡,我們就加回去唄 – 反正我們寫什麼都無所謂,我們願意怎麼做就怎麼做。』這就是土共治港的『威力』-無賴,無恥,低質。

慨嘆本港政治奴才愈來愈多,素質又愈來愈低,我們不禁要懷念一下歷史。我國古代的『奴才』,甚至『青樓名妓』,其學養與素質都遠高於如今這些不學無術之徒,無恥與虛偽的比拼卻遠勝古人。嗚呼哀哉。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