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最大擔憂

十八屆三中全會閉幕,結果比預料的更糟,看不到任何願景,卻看到既想永保中共獨裁權力,又要討好商人與民眾的那些矛盾處處的『計劃』(如既要讓民營企業進入市場,又要保證巨大的國營企業存在;既要讓市場訂價成為『決定性』因素,又要讓『黨中央』加強調控能力)。

其實歸根到底,我們看到的,是一群自身缺乏反省,雖正確解讀了蘇聯共產黨倒台的直接原因,卻給出了錯誤解決方案的主事者們,在努力地倒行逆施,意圖通過一個反潮流反民心的集權計劃,加強極權統治者的力量,進一步壓制及迷惑民眾,希望可以循此確保中共政權千秋萬代。

這次中央疊床架屋,設立兩個頂層小組(「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和「國家安全委員會」),特別是那個以控制內部民眾為主的國安會(有別於西方以對抗外敵為主的國安會),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這種自欺欺人,缺乏反省的做法,將使中共更快地失去民心。因為,中共極權體制不改,下級官員的素質和倒行逆施的種種行為是不會改變的,中央也沒有可能真正統攬一切,控制一切。到時候,民眾將會把地方上的惡行的責任直接指向中央最高層,以至於民眾最後對中共整體徹底失望;同時,面對著更加集權的中共,怨憤到極點的人民就只能選擇支持推翻中共統治。

習李對蘇聯倒台最錯誤的研判,就是沒有真正反省到,當一盤散沙的民眾可以為民主團結起來,可以為對抗外侮團結起來,卻沒有一個『男兒』為蘇共站出來,背後真正的原因(或遠因)是:這個獨裁腐敗的黨早已喪盡人心,不是軍人手握的武器不夠多,既得利益者的軍官們權力不夠明確,而是關鍵時刻已沒人願意聽這些『高高在上』的獨裁們的話了。

順應了潮流而改變的東歐及俄羅斯,往後只會更加進步,社會更加自由文明。反觀北京中南海內的當權者們,為了一己的私利,固步自封,倒行逆施,以為物質力量就可以阻礙思想的潮流,最終的結局必定令其大失所望。中國數千年的朝代更替,特別是滿清末年的歷史,在在提醒著人們,一個自私自利不懷好意的獨裁政權的解體,是無可避免的。二十一世紀的年代,這種更替會更加容易,更加『無聲無息』,正如共產黨時代的東歐,或一如非洲的茉莉花,總之,這種政權必然會一步步地喪盡民心,一步步地虛弱下去,直至一根指頭的力量就可以將其推翻,強大的物質力量會無聲無息地跑到極權者的對立面去。

中共一直認為,政權之所以能夠被推翻,軍事物質是唯一的關鍵力量,而能夠不怕死地拿起武器反抗的是農民。中共只要牢牢地控制着武器庫這支大棒,再拋給極易滿足的農民一些胡蘿蔔,反對勢力的領導者就會喪失推翻政權的物質力量,中共極權就可以千秋萬世,反對者也只能成為孤獨的『跳梁小丑』,上竄下跳,被掌權者當作娛樂節目。

為此,胡溫時期已著手解決農民的根本負擔,如免除了農民的一切苛捐雜稅(可惜賤價沒收部分農民土地或污染農民土地這兩個環節先天性地無法徹底解決),希望安撫農民,使其不願奮起支持『反對勢力』。

如今的習李時期,要解決的是權錢『分贓』問題,處理好中共富二代與平民商人(即國企與民企)的利益分配關係,因此提出了價格的『市場決定性論』,含糊提出『國稍退民稍進論』,希望擺平手握金權的商人,斷了『反對勢力』的本土財務支持來源。

加強集權控制各種武裝及流氓力量,再把社會動亂的物質源頭(農民,商人)控制好。剩下的,就是在意識形態方面,通過嚴控網絡及媒體,顛倒黑白的意識形態宣傳,迷惑百姓,引誘其沉迷物質追求,腐蝕其追求公義的意識。

對於那些不聽話的,難以收買迷惑或控制的知識分子,就利用『法制』嚴打,如抓捕社會反抗力量的帶頭者,以『莫須有』罪名投入牢獄;勒令學院解僱自由派學者,斷其『米路』等等手段。

對外方面,中共開始重回打壓台灣的老路,如施壓國民黨政府在政治方面的討論,促成非洲岡比亞與台灣斷交等。在香港,中聯辦開始明目張膽地介入香港內部事務,駐港軍隊也開始趾高氣揚起來。那個同樣倒行逆施,民望已低無可低的港府,近來的嘴臉更加無恥,港人除了用『無恥』這『三個字』稱呼外已無話對其可說。看來走狗們也是『破瓶子破摔』,準備撕破臉皮保飯碗,緊跟黨中央,嚴打本港不聽話傳媒,籌備明年重擊『和平佔中』運動。

此時的香港,『黑雲壓城城欲摧』,不知道愛好自由民主的『反對勢力』是否早已『甲光向日金鱗開』?

自以為牢牢掌控了大陸及香港物質力量的中共政權,此時此刻最大的擔憂,可能是來自比其政權更長久,軍事物質上獨立自主,並且奉行民主自由的中華民國。那可不是早已被人拋在一邊的『台獨』威脅,而是同樣有刀有槍的民主中華政治實體,在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的號召下,以實實在在的中華文明,首先降伏港人的心,進而挺進大陸,贏取民心,結束一黨專政。

中華民國加香港的民主法治,如今看來可能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唯一正路,也是逼迫中共改變的希望所在。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