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進」的歷史教訓

教協理事韓連山與主席公開對立,韓指責現時教協掌權者如「民主黨B隊」,過分妥協,因此組織「進步教師同盟」加強對抗力量,造成教協內泛民勢力分裂,不知會否被建制派乘虛而入,攻入這個司徒華健在時「不可能失陷」的堡壘?

韓連山於反國民教育一役的長時間絕食行動令人印象深刻,是主要功臣之一。他在教協(或泛民光譜)內應該算是「激進派」了。泛民內部不斷出現溫和與激進兩派的分裂,令我聯想到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中國共產黨內部「溫和派」與「激進派」的分裂。

當年孫中山「聯俄容共」,讓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使「民主資本主義」(或可以稱為「民主社會主義」)的國民黨與更激進的共產主義信徒聯手推翻軍閥,建立民主中國。倘若這兩派進步力量取態溫和一些,為了中華民族少受苦難而協調自身理念,同心協力,共同建立一個真正的民主共和國,爾後才通過選舉讓人民決定國家最終走向,過去百年的中國人也許不會如此淒慘,今天的中華民族也許早已實現民主、自由及公義了。

可惜的是當年中共內部的「激進派」(左派)過分野心,不斷暗中扶植勢力,並最終說服蘇聯老大哥全力支持其激進路缐,意圖在軍閥還未清除,共和國尚未建立時就從國民黨人手中「搶班奪權」,直奔共產主義;而另一邊廂的國民黨元老「保守派」(實際上是右翼的激進派)亦對激進的共產黨人嚴加排斥,不斷施壓孫中山清共。雙方的「激進派」各懷鬼胎,明爭暗鬥。其時國共兩黨的「溫和派」受到排擠,有理說不清,隨著堅持國共合作「溫和」路線的國民黨領袖孫中山逝世,國民黨激進派開始血腥清共。與孫中山採相同「溫和」立場的中共領袖陳獨秀,卻成為黨內替罪羔羊,被中共清除出黨。

協調不成,各走極端。寧漢分裂,五次剿共戰爭,直至日本乘機全面侵華,最後國共大規模內戰,中華民族從此受盡屈辱苦難,生靈塗炭。國民黨逃避台灣造成二二八慘案及白色恐怖;中共掌權的大陸更是極權統治、十年浩劫。

在「當權派」利用手上權力不惜一切堅守既得利益,「進步派」被激進份子挾持,人人各持己見,躁動不安,社會對立必然愈演愈烈,協調的土壤漸漸失去,最終雙方的激進份子將因社會對抗撕裂而佔據上風,「贏家通吃」便只剩暴力一途了。

當年國共兩黨都由激進派掌權(清共的蔣介石與武裝暴力爭鬥的毛澤東),並殺得你死我活;今天香港的建制派及泛民也是激進份子抬頭。如果歷史不會以同一模式重複,那分別可能只是在於:帶給民族更多苦難的罪魁禍首,當年是置野心於民族大義之上的挑戰者中共,今天則是置一己貪婪於民族大義之上的當權派。而他們的對手(即當年的國民黨激進派及如今香港泛民的激進派),同樣寸土不讓地維護一己私願,也不是好東西。沒有誰把民族興衰放在私願之上,是民族的悲哀。

儘管中國近代史沒有辦法證明國共雙方為了更高尚目標而妥協會帶來美好結果,我們不妨參照一下美國立國的經歷,南非的種族和解,或者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民主路。朝野雙方溫和而品德高尚的政治家,是社會和諧進步的關鍵,反之則是民族苦難的循環。

很不幸,香港目前面臨的普選政改挑戰,似乎正在走向苦難循環。

美國的開國先賢,國民黨的蔣經國,南非的克拉克與曼徳拉,他們的出現是人類的福份。可惜,這種品德高尚的領袖太少了。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