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與台灣的未來

中共控制大陸至今六十五年,中華民國自立國到退居台灣島,已存在一百零三年。為了政權及戰略利益,中共一直立意統一台灣,而台灣政權面對大陸的危脅日增,自身實力日損,對未來的走向已分裂成兩個派別:以國民黨為首的一派強調「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戰略上以維持現狀(「不統不獨」),長遠以「三民主義」軟性影響大陸民眾,以待世局變動,伺機民主統一中國;另一派以民進黨為首,面對政治現實,追求脫離中國,建立台灣共和國(「台獨」)。

台灣方面的戰略意圖能否實現,端賴世局變化令中共政權在大陸被削弱甚至崩潰,歐美民主國家強力介入支持台灣。到時候,「統一派」的國民黨藉機返回大陸,聯合大陸的民主勢力,移植台灣政體,共同重建一個真正的民主共和國(也許就會稱作「中華民國」);又或者「台獨派」乘亂宣布獨立,成立「台灣共和國」。

以上局面發生的關鍵條件是「西強中弱」(即歐美,特別是美國維持強大,俄羅斯袖手旁觀,中共積弱)。相反,世局變化一旦走向「中強西弱」(即歐美敗壞,自顧不暇,而中共國力日益強盛),則中共將會武力脅台,強迫統一。

如果結局是中共獨裁政權武力統一了台灣,消滅掉中華民族唯一的民主實體,中國人將被拖死在極權時代,無奈地繼續停留在人類歷史長流中的幼兒時期(必須依靠極權政府的施捨、照顧、「指示」才能生存下去),中國人將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夠成年(即在民主制度下,一一公民獨立自主,自己管理自己的一切及自己的國家)。這肯定不是一個可欲的結果。

至於國民黨民主回歸大陸,或者台灣獨立,我認為也不是最可欲的,因為代價太大。

國民黨民主回歸或台灣獨立的前提條件是大陸敗亂,國家積弱,最壞的情況是國力大幅削弱、國土喪失一半(西藏、新疆分離出去),復遭列強欺凌。作為中國人,是絕對不願看到這種情況發生的。就算從平衡東西及世局的角度視之,全球愛好和平、公義並擁有戰略眼光的民族(特別是位處亞、非、拉丁美洲的國家)也不見得會歡迎這一結局。

那麼,怎麼樣的結局才是最可欲的?

肯定不是維持現狀,而是一個現在看來機會極小,中國歷史上從未發生過的情況:中共當權者在國力強盛時主動修改憲法(不須為「西方的那一套」,可以是令社會更加公正的「左翼民主自由主義」那一套),放棄一黨專政,實行真正的民主政制,並以此和平統一台灣。

這是一條真正的「國共合作」之路,也是唯一能夠帶給中國人及全球其他民族真正福祉的強國之路,是一個更加成熟的領袖帶領全中國人邁向成年之路,並超越西方(亦已停滯不前、百孔千瘡)繼續往前走。

出現這種有神聖感、品德高尚的領袖及其同伴,須要的前提條件是,手握大權的人物成長於這樣的一種家庭及社會環境:它注重深厚的文化、道德、自由、公義修養,寛闊、超越的生命視野,謙卑及敬重一切生命的人生觀。可惜,在上下五千年的華夏土地上,除了無法證實的堯舜聖人外,我們至今找不到這種土壤,反而見盡了與此相背的鮮恥寡廉,見利忘義之輩,比目皆是。而更令人沮喪的,是這些人居然對自己的卑劣毫無所察,竟還以為自己正走在「趕英超美」,更加「先進」的道路上,井底之蛙,夜郎自大,可悲。

到此,我們也只能寄希望於未來,希望視野更開闊、品德更優秀的領袖們盡早出現,與時間及世局變化賽跑,讓中國人能夠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成年禮。現一輩的每一位有志的中國人,請大家身體力行,從教育入手,從吶喊入手,從一切改善、促進民主、自由、公義文化環境入手,愚公移山,盡一分力。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