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 – 美國邊緣化中國的策略

烏克蘭民眾憤起反抗政府倒向俄羅斯的政策(以失去克里米亞的代價慘勝);中共全面滲透香港並違反《基本法》普選承諾在即,香港『和平佔中』蓄勢待發;台灣大學生發動反服貿的『太陽花運動』(實質上是抗拒大陸的中共極權滲台),反對台灣香港化。二十一世紀民主國家的人民開始醒覺,資本主義的發展,經濟生活的改善並不能夠以社會公義,文化生活,民主自由的劣質化為代價。價值扭曲,踐踏公義,威脅自由的強大代表就是如今的中共及俄羅斯政權。

面對民主社會經濟不振,極權大國卻靠著出賣廉價勞力,土地,資源及環境迅速致富,經濟及國力處於上升期,民主國的大資本家們開始利用極權大國的資源,並以出賣本國的市場,勞工甚至文化為代價,意圖極大化自己的利益,因而導致大部分受害民眾的強烈反彈 – 全球資本主義國家風起雲湧的『佔領xxx』運動,香港的『反蝗蟲』運動,烏克蘭的反獨裁示威,台灣的『反服貿』運動等等,都與資本家及政府聯合的唯利是圖,出賣平民利益的行為息息相關。

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迫於大部分覺醒的民眾的政治壓力,同時又要討好唯利是圖的資本家,不得不推出平衡兩方的戰略,那就是邊緣化中國和俄羅斯,並加強民主國家間經濟合作的兩大以海洋為中心的經濟合作計劃: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計劃)及TAP(跨大西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計劃)。

TPP及TAP計劃明顯地意圖以海洋(太平洋,大西洋)代替陸地(中國,俄羅斯)作為經濟合作的中心,把沿海的民主國家的經濟連成一氣,利用彼此勞動力的差異,海洋的運輸力,互補有無,取代各民主國家對中國及俄羅斯的依賴,把這兩個國家的經濟邊緣化。這將是一個非常聰明也非常合理的計劃。

以TPP為例,美國及日本這兩個經濟大國(總GDP為中國的2.6倍)能夠利用亞洲其它太平洋諸國(如台灣,南韓,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尼,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甚至包括印度等)的資源及市場,替代中國。如果加上其它洲環太平洋國家如阿根廷,智利,加拿大等,這些國家的GDP總額(除美,日外)已高於中國。整個TPP國家的GDP是中國的3.8倍以上。中共政權至今還把TPP當作美國『圍堵中國』的計劃,其實根本無須圍堵,美國只需利用TPP平台,加上海洋地緣及航運技術實力,就可以『自然』地(或『天然』地)把中國的政治經濟地位邊緣化,同時,又可以滿足唯利是圖的本國資本家的需要,一石二鳥。

TAP也有同樣的效果,一旦美國及其歐洲盟友解決了能源的輸送問題,俄羅斯將會被邊緣化。難怪美國總統奧巴馬在評論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時,認為俄羅斯只是一個regional power,欺負對手不是因為自身強大,而是因為對手弱小。弱小的國家一旦找到政經合作的契機,團結起來,獨裁的強權也將無可奈何。而TPP和TAP似乎就是美國與其它民主但弱小國家的出路。

TPP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