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選贋品」能夠降低3風險?

泛民「忍辱負重」上海行,無功而返是預料之中,但也無可奈何,為的是不被中央找到藉口說泛民無誠意「有商有量」。反觀中央官員卻能夠乘此萬眾觸目的機會,大肆宣揚一下最新出台的「提委會降低3風險」論:降低政治對抗、降低憲制危機、降低民粹主義(保障工商金融界的政治經濟利益,防止高福利政策)。

驟然聽來好像合情合理,但細想一下,發覺與事實完全不符。

政治對抗

先說政治對抗(即產生亂),我們會發覺無論是民主社會或極權社會都有可能出現政治對抗、社會亂象,但引發的原因卻一定是執政當局極度倒行逆施,無視公民意願及公民們珍而重之的生活環境、價值觀存廢、社會公義等底缐(假的政治對抗如政黨間的無謂吵鬧,沒有真正民意基礎,除了佔據一些報章版面,無法掀起真正風波,可以不理)。

政治對抗與社會亂象之所以會在民主社會出現、壯大,基礎條件是政府在關鍵問題上自以為是,漠視民意,與民眾關心的方向背道而馳。

如烏克蘭的反親俄離歐政策,實際上是公民珍惜民主自由公義,而政府自以為廉價天然氣比國家受極權強隣操控更重要;

如「半民主」的香港的「反蝗蟲」、「反遷拆」等對抗,實際上是公民更珍惜本土歷史,更珍惜寧靜、自由、多元的生活環境,而政府則自以為金錢比生存環境、生活價值更重要;

如台灣的「反服貿」運動,民眾更關心生活環境的變遷,自由價值的廢存,台灣會否被極權強隣滲透吞併。政權則只關心金錢得失,官員只關心與富有者的關係。

如源自美國的「佔領運動」,民眾關心的是社會是否存在極大的不公義,而政府則以為GDP與資本家的自由對國家更重要。

儘管如此,民主社會要解決真正的政治對抗,也是相對容易做到的。民選政府一旦理解了民意基礎,改變偏頗的金錢與「自比精英、睥睨大眾」思維,從善如流,是能夠解決爭端的。

就以香港「反遷拆」運動為例,政府只須明白真有一群甘願平淡務農及渴望保存傳統的港人(而非個個都在虛張聲勢,為求極大化賠償,或為反對而反對),在遷拆補償計劃中加入另闢農地建村(菜園村就是一例 – 可惜這個罕見的好例子是在「向中央獻睸」的壓力下才出現,而不是這個慣於「俯視」民眾的政府突然謙卑)。

極權國家的政治對抗則嚴重得多,而且大多是除暴力外無法解決的。極權國家的政治對抗,一是極權內部爭權奪利,一是極權對抗響往自由公義的民眾,所爭的不是對民主、自由、公義的不同理解,而是獨裁權力及利益的存廢,人性史上還沒有出現過獨裁者為「公義」突然自動放棄權力的事,所以解決方式只有暴力加革命。

因此,民主社會的政治對抗是好事,不必擔憂。相反,只有極權政府才會對政治對抗怕得要死。

民粹主義

民主社會的民粹主義,是在經濟不振,貧窮人口開始大量出現,而政府長期無法解決此困難時,又或者在政府為了經濟理由而毫無節制地容許外來人口湧入,同時又沒有相應的價值認同機制,使原本高品質的社會受到根本的破壞時,才有可能出現。要解決問題也不難,只須要加強限制移民數量,附以語言、文化認同為入籍門檻即可。

社會福利方面,民主國家這方面的開支的確佔政府開支的一大比例,但大部分都在可控範圍內(如美、加、英、法、日,還有台灣、南韓、新加坡等),加上民主國家普通經濟更發達,人民有基本保障與生命尊嚴,何樂不為?並且,香港屬於亞洲及儒家傳統地區,中產階級龐大,審慎理財、居安思危的政府才可能受支持,何懼之有?

相反,民粹主義是貧窮社會、獨裁社會的普遍現象,政客們以此欺騙民眾,清除異己,發動對外戰爭。極權社會不只是沒有過度的社會福利,而是沒有社會福利,就算是經濟持續增長的中國大陸,三十年來依然是社會福利缺乏,貧民人命如草芥。

因此,民主國家無須過分擔憂民粹主義,反而極權國家的民粹更令人恐懼。

均衡參與

均衡參與的說法就更加「胡混不清」。

每一個公民都有兩個角色,政治上應是平等的一一投票者角色,經濟上/社會上皆有相應的、有社會供獻的角色(如工程師、教師、醫護、工人、商人…,家庭主婦的社會價值相信也沒有人會反對,就算是無業遊民也有貢獻商家甚或生兒育女的角色),因此,最均衡的參與,是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全民選出提委會或者政黨提名。

如果硬要把財力、政治權力、某些行業甚至非人的公司劃為政治特權階級,加上把大部分活生生的個人排除在提名權外,這種「均衡參與」的胡混性可以直追大陸政權的「均衡參與」/「民主協商」性了。唯一不同的,是大陸的「四大界別」只有一個名稱:中共。

其實,普選下要維護香港現有的工商界利益,防止對抗中央的特首,防止憲政危機等等無止境的擔憂,可以非常容易:經濟方面,自由市場加反壟斷法;政治方面,真普選加中央任命/罷免權(逆民意罷免當然是政治風險,但順民意則不然,而特首明確違反《基本法》遭罷免則肯定受民意支持)。

中共本性上就喜歡把手愈伸愈長,事事操控,來極大化私相授受,圈佔利益。因此,「法治加真普選」這一簡單有效、造褔蒼生的方案無法被接受,寧願成為毀滅「東方之珠」的「千古罪人」,也要拚了命地兜售「普選贋品」。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