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個時代的終結

人大終於「決斷」地「無商無量」,為2017香港普選特首方案畫下清晰鳥籠,實行徹底的「假普選」。實際上,一向受多數市民擁護的泛民主派屬意的候選人,未來連與建制派候選人同場辨論爭取五百萬港人支持的機會都將失去,方案的倒退是「不言而喻」了。

「可幸」我目光如炬,早在近17個月前就明言中央肯定不會接受「佔中」要挾,也不會為了避免香港受損而接受真普選方案,而大多數港人也膽小怕事不敢抗爭(見2013年4月7日文章);10個月前預言了「假普選」方案必然是提委會依循目前四大界別,過半數提名及最多三人候選(見2013年11月24日文章)。預言竟100%準確!但我肯定會效法梁特首「不會自滿,也不應該自滿」,因為我知道(不幸的又是一個預言),香港將從此沉淪。

我無法不同意「18學者方案」倡議人方志恒的結論:「這是一個時代的終結」;「一種對中國改革抱有希望、對香港回歸後逐步發展民主的樂觀思潮已經正式壽終正寢」;「(不肯定)香港的民主運動,是走上全面抗爭的道路,抑或是演變成本土意識運動…,但肯定的是中間、溫和改革路線已經走到盡頭」。

『袋住先』的人以為可以從此有個『安定』的社會,大家埋首經濟發展。其實,這種『安定』所造成的惡劣後果是可以預見的。它的背後,是腐敗當道,公義淪喪。當北京『決斷地』藐視港人意願,憑藉武力為所欲為,在七百萬港人面前指鹿為馬,顛倒黑白,背信棄義,膽小怕事又識時務的港人會如何反應?大陸對香港這塊肥肉虎視眈眈的不法權貴又會如何行事?

在『一片平靜』的市面背後,做官的將對北京唯命是從;本地商人將奴顏卑膝地巴結北京以求壟斷獲利;大陸官商將更加肆無忌憚入侵操控港商港官(官商勾結的新定義是大陸官商與香港官商的勾結);識趣的市民將閉上嘴巴埋首私利並甘願淪為投票工具;反抗者不是被抓就是去國 ;法治與公義將淪為笑話,『識時務者』(無恥者)晉升為『俊傑』。一句話:香港將正式轉型,成為一個地道的中國城市(面對上層建築的虛偽無恥,人們失去追求公義的希望,人人自保自利,任由權力腐敗一步步與大陸看齊)。北京會自豪地說:通過中央英明決斷的政策,香港二十年後終於完整地回歸祖國了。

港人一旦「理智」地接受現實(畢竟還有全面普選立法會的誘餌和「這次不要,以後也別想要」的威脅在眼前),接受這個假普選方案,那將意味著港人親手把權力腐敗合法化,香港人正式放棄『港格』(良知與公義),也將使得街頭及議會抗爭失去義理 – 自此,官商勾結,民眾噤聲,社會虛偽,港人齊齊『合法地』沉淪下去。看到今天中國大陸的社會現狀嗎?這就是香港社會的未來走向。這種『社會安寧』是你想要的嗎?

有人也許會問:接受「假普選」特首(沒有損失,因為一直以來都是假的),換來以後全面普選立法會,不也是挺好的嗎?首先,如果善良的人們接受這種說法,他們將再次受騙。可以肯定預言的,是到時「中國特色」、「國家安全」必然重現,「假的東西」必不可免。其次,也是最致命的,是香港人失去了希望,希望一個真正自由、自主、自治及公義的社會的最終出現。一個失去了追求進步、昇華希望的社會,會是一個怎樣的社會?

還記得1995年6月26日Fortune 雜誌發表的封面文章 “The Death of Hong Kong"嗎?文中列舉的『死因』,包括腐敗與政治關係戰勝法治致使香港淪為中國的一個普通城市;英文式微以致國際人才凋零;軍隊聯合黑幫行事(還記得特首選舉期間商人劉夢熊如何透過軍隊關係找到黑幫助選嗎?);鄧小平的繼任人將會透過大量的中共組織人員控制香港政府的每一個部門…,如今這些預言全部出現,令人無盡唏噓。

Fortune雜誌非常不智地於2007年6月28日發表了一篇道歉文章 “Ooops! Hong Kong is hardly dead",是太急於認輸了。或許,2017年Fortune雜誌又要發表另一篇封面文章:"Wow! Hong Kong is dead",用以挽回面子。

最後,讓我們一起思考一下智者的名言:

意識到自己的奴隸地位而與之作鬥爭的奴隸,是革命家。不意識到自己的奴隸地位而過着默默無言、渾渾噩噩的奴隸生活的奴隸,是十足的奴隸。津津樂道地讚賞美妙的奴隸生活並對和善的好心的主人感激不盡的奴隸是奴才,是無恥之徒。[列寧,《紀念葛伊甸伯爵》]

當面對權力違反了普世價值時,每個個體所作出的抗命或起義的決定,都應受尊重。願意拿自己的生命冒險的抗命或起義,使人成為自主的主體,僅是其對無限濫權者說不的「存在」,就已足夠。[Michel Foucault Essential Works]

The true measurement of a person’s worth isn’t what they say they believe in, but what they do in defense of those beliefs…If you’re not acting on your beliefs, then they probably aren’t real. [Edward Snowden – No Place to Hide]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香港:一個時代的終結

  1. Chan Pa Shing 說道:

    成為特首候選人的方法

    學界政改方案:公民提名
    真普聯方案:—公民提名、政黨提名、提委會提名
    十八學者方案:公民提名、—————提委會提名
    湯家驊方案:———————————提委會提名
    民建聯方案:———————————提委會提名

    個人意見

    美國共有五十個州,所以,美國需要總統初選。香港只是中國一個特區,根本不需要「公民提名」(特首初選)。

    政黨提名特首候選人,應該由各政黨自行決定,所以不需要「政黨提名」來硬性規定政黨提名方法。

    「普選」不等於「無限制」的選舉。「普選」意思是由一人一票投票選出領袖,投票及被選權是公平公正,不受「無理限制」,即是說,「普選」可以有「合理限制」,例如年齡和居住年期。候選人可能成為領袖,所以參選資格必須嚴格限制或要求,但要合理,例如,參選人要有大學程度,是管理階層,宣誓效忠國家,不會分裂國家。

    個人意見

    「合理限制」可以取代「提委會提名」。獨立參選人及政黨提名參選人只要符合「合理限制」,即是說,參選人要有大學程度,10年管理經驗(社區、上市公司或政府事務)和宣誓不會分裂國家,愛國愛港。經「普選委員會登記處」確認,成為特首候選人,便可以參加一人一票特首普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