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暴力的中共與文明社會的公民抗命

2014年9月28日凌晨,「和平佔中三子」突然宣布提早行動,立即啟動佔中。

突如其來的決定讓人大吃一驚,又有不少正在政府總部示威的學生離去。至28日早上,除了李柱銘、黎智英、陳日君三位「支援佔中三子」依約加入佔中現場,只有寥寥數十人到場,圍觀者也頗疏落。

中午決定前往支援,不是因為人多,而是擔心人少,無法有效保護佔中義士。

途中看到網上圖片,一個個全副裝備的佔中義士已趕赴現場,令人敬佩。

步入現場,支援市民早已大批到達,人山人海,人同此心,大都是年輕人,也有不少中老年人(聽他/她們對話,有些還是參與靜坐的年輕人的父母),心踏實了不少。

封路警察突然戴上防毒面具,人群一陣騷動,退後幾步,站穩,雨傘紛紛打開,等待對方攻擊。對方又一次無聊地除下面具,一切又恢復正常。

臨近傍晚,一隊隊手持長槍的綠衣防暴警察出現在告士打道干諾道中交界,殺氣騰騰地步向佔領著干諾道中的示威群眾,四方八面的支援市民尾隨防暴警來了個反包圍。瞬間催淚槍彈聲響起,催涙煙刺痛眼鼻皮膚,民眾慌忙四散逃避,但很快又勇敢地折返,重新將防暴警包圍。催涙彈再次發射,人群四散,煙霧散去,人群再次折返,再次包圍防暴警。

如此這般拉鋸著,直到防暴警「彈盡糧絕」,被人群團團圍住,最後撤退到警方封鎖缐內。

回歸後首次出現催涙彈攻擊和平示威者,這種瘋狂行為在和平卻堅強的市民面前不旦完全失效,反而引起更多市民的憤慨。除了金鐘人群通宵不散,旺角、銅鑼灣、灣仔等地相繼出現民眾自發靜坐封堵馬路,罷工罷課,抗議政府的瘋狂行徑。

驚惶失措的政府突然要求警方「苦口婆心」地「懇請」示威者散去 – 放了催淚彈才「懇請」,不是心理出了問題,就是亂了套。

政府被迫宣布29日灣仔、中西區及其它受交通影響的學校停課。不少市民主動罷工或被動曠工。

迷信暴力的中共繼普選落閘愚行,又「領導」其奴才港府再次愚蠢地激化矛盾,催化出聲勢浩大的全民抗爭,自取其辱,愚不可及。

用暴力恐嚇壓制民風已開的文明自由社會,就跟用共產黨的治國經驗去「領導」資本主義社會一樣的不倫不類,註定產生怪胎,無法存活下去。

迷信暴力、權力並濫用之,是歷來昏庸暴君的共通之處。結果就是自取其辱。

中共的暴力思維如今對上了廿一世紀的文明社會,將會換來轟轟烈烈的、長期的、充滿智慧與耐心的公民不合作運動。隨著催淚彈、橡膠子彈的威嚇作用愈來愈小,沈睡的人一個個醒來,年輕人一天天長大,暴力將失去作用,文明的最大殺傷力武器 – 良知,將大獲全勝。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