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

由9·28「和平佔中」演變而成的「雨傘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進入第四天,人民自發的佔領行動遍地開花,除了金鐘這個始發地,還有旺角、銅鑼灣、廣東道。

隨著佔領運動的「脫軌」並廣泛開展,警方全面撤離,參與這次「雨傘革命」的民眾迫切需要整合,統一訴求及戰略戰術,務求將抗爭運動持久進行下去,直至改變到來。

這是一個關鍵時刻。運動的即時「敵人」(警方)突然消失,抗爭者的注意力開始轉向自身內部組織。在內部整合的過程中,由於須要決定未來的抗爭手段,會導致各運動領袖對運動發展至今的功勞大小持有不同見解,因此特別容易出現分裂。

部分學生領袖可能認為「佔中三子」提出的手牽手「坐以待斃」,或堅守不衝擊的方式不可取,理由是如今各道路之所以被成功佔領是學生衝出來的(而不是坐出來的)。也可能有人會認為,數以十萬計的市民走出來,是因為警方的過度暴力,而不是為了佔中理念。

以上不同的認知,會導致不同的領導組織及戰略戰術。因此,我們有必要客觀審視一下這次「雨傘革命」階段性成功的關鍵因素。

「佔中三子」9月28日凌晨宣布啟動佔中前,學聯及學民思潮組織的學生罷課已進行了一週,前往添馬公園及添美道參加集會的學生約數千人,加上聲援的市民應有過萬人左右。9月26日晚學生突然衝入被政府圍封的「公民廣場」,引發激烈對抗,警方出動胡椒噴霧及強力清場,最後9月27日拘捕衝入「公民廣場」的百位學生及市民。

儘管群情洶湧,過萬人聚集在政府總部周邊抗議,但只有百人参與的重佔「公民廣場」以失敗告終。

隨著「佔中三子」乘勢宣布在添美道啟動佔中,正在政總抗議的學生市民因害怕負上刑責而大量離去。9月28日上午所見添美道上席地而坐者寥寥可數。

中午過後,關心佔中義士安危的學生、市民開始從四方八面湧來。由於警方封閉所有進入添美道通路,越聚越多的聲援市民心急如焚,忍無可忍之下跨出了「犯法」的第一步,過萬人衝入干諾道中,並填滿了整段馬路。

隨著警方更加暴力的行徑(施放了八十七枚催淚彈),更多被激怒的市民趕來「犯法」,數以十萬計的市民終於把馬路塞得滿滿的,防暴警察終於無望地撤離。這是香港社運人士無數次衝擊佔領行動的第一次成功。為什麼這次會成功?

那是因為大多數「膽小怕事又顧忌多多」的成年人這次鼓起勇氣跟隨年輕的社運先鋒們跨出「犯法」的第一步,義無反顧地踏入馬路。

而數以萬計的成年人為何單單這一次不再袖手旁觀而是義無反顧呢?那是因為他們受到了「佔中義士」席地而坐、自我犧牲的精神感召。

那群可愛可敬、勇往直前的年輕人不可或缺;而「佔中三子」一年多來不斷宣揚的「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理念才是最根本的精神感召。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