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社會不可或缺的公民素質

遍地開花的香港「佔領運動」已進入第十天,全城關注,連反佔領的市民也個個心浮氣躁。

篩選掉別有用心的政客的胡言亂語,細心聆聽一下真心反對的聲音,無論這個人是「社會成功人士」、的士司機或清潔工人,你都會發覺他/她們有一個共通之處:每個人都在自覺「安穩」的社會環境下找到了自己的掙錢(無論多寡)生存之道,而這個「生存之道」又是他/她們唯一真正看重的。

正因為如此,這些「真心反對者」最討厭破壞現有秩序者,擔心自己「安穩」的「生存之道」受到破壞。

「真心反對者」辯論時必然是立場先行(即破壞現有秩序一定是罪大惡極),然後尋找一切「證據」支持,無論那些「證據」有多麼天馬行空。

譬如:

「那些泛民、學運領袖都是收了英國人或美國人的錢才搞事」 – 這種論調除了毫無實質證據外,他們往往也忘了當年毛澤東靠收蘇聯的錢搞革命,蔣介石靠收美國人的錢抗日,孫中山收日本人的錢推翻滿清;

「這些人根本是想搞獨立」- 真不知從何說起;

「本來中央想給香港民主,但出了那幫逢中必反的人,所以一定不能有民主」 – 根據這種邏輯,只要有勇於表達的不滿現狀者存在,就不能有民主。那麼,香港是永遠別指望有民主了。全世界也看不到哪一個社會能夠實行民主。

以上的反對理由多出自基層反對者。而那些「社會成功人士」則大多給出較為複雜一點的理由,如:

「英國人統治香港的時候從來沒有民主,香港一樣(才會)繁榮」

– 這些人忽略了關鍵一點:宗主國英國是民主及資本主義制度,間接保障了香港的自由、法治。長遠來看,香港這個殖民地只會更趨向上追近英國本土,而不會向更專制的方向滑落。

相反,中共專制的管治手法不可能保障香港現有制度。中共的一國之手(無所不管,無所不操控)只要伸到香港,香港必然被迫大陸化。此所以有「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河水不犯井水」的構思出現 – 通過珍惜香港已有制度及核心價值的香港人自行管理,自行選出自己的特首及政府來保障「一國兩制」中的「港制」不變,不受「一國」侵蝕。因此,回歸以後一個真普選的制度對「港制」的維持是至關重要的。

「香港的自由、安定在全世界都首屈一指,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 這是最令人傷感的一個論調。由於「一國」之手的侵蝕,政治方面,香港的公務員體系正在奴才化,紀律部隊喪失中立;經濟方面,為了安撫商家,牢牢掌控不公的政治制度,政府對於土地及商業壟斷惡化視而不見;社會方面,顛倒黑白、指鹿為馬、洗腦教育、見利忘義之風通過建制奴才的無恥言行推動日甚一日。在「國家安全」這個萬靈丹的推動下,二十三條立法遲早會從嚴落實。

到時候,那些慣於對別人的痛苦、社會的不義視而不見的「社會成功人士」必然大聲稱好。因為反抗者全部被抓,受壓迫者全部噤聲,逆來順受。對於既得利益者來說,這是一個美妙的社會:「自由」、「安定」。

把個人的「自由」、「安定」建築在壓迫他人,無視公義、良知上,是香港現時既得利益者的基本立場。這些人為了自己的「自由」、「安定」是會歡迎「一國一制」甚至「奴隸社會」的(只要他們自己的「自由」、「安定」不受影響)。

一旦社會中充斥這種「私利放首位、公義擺一邊」的人,專制社會將永遠無法邁向民主;民主社會將墮落為專制獨裁。

通過這次「和平佔中」運動,驚覺香港竟有如此多「私利放首位、公義擺一邊」的人,不禁黯然神傷。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