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走調的「和平佔中」及未來發展

「和平佔中」一直以來的計劃是:以一萬名中、老年人為骨幹,用靜坐癱瘓中環某條幹道數天的全民代價及被捕入獄的自我犧牲,來喚醒全港市民追求民主真普選的道德感知,暴露當權者的不義,從而促成全體港人長期和平非暴力的公民不合作運動,爭取真普選的最終實現。

這個運動從一開始實施,就受到了泛民中激進份子的騎劫。

也許中、老年人中願意自我犧牲的人數太少(推動一年多來,始終只有二、三千人簽署誓約),「和平佔中」發起人不得不漸漸依賴於較激進的社運人士及年輕學生,以求凝聚足夠多的支持者。

到了民間公投普選方案時,運動便遭到激進派有組織地騎劫(「人民力量」組織了五百人臨場為投票而簽署佔中誓約),成功排擠掉不含公民提名的溫和方案(18學者方案),令最終提交給全民公投的三個方案全部屬於激進方案(即包含較大爭議的公民提名),使得佔了絕大比例的溫和泛民支持者失望,大大打擊了這一大群支持者的支持意願及對運動成功的信心。

自此,「和平佔中」運動已經不自主地向毫不妥協的方向發展,成為「恐嚇」中央的先鋒棋子(期望中央怯於這股壓力而願意接受較民主的方案),偏離了運動原來規劃的較平和中庸的領導角色(保證最終方案符合基本的國際規範)。

這種純「西方」的「理性」手法,碰上「愛面子甚於生命」的中國當權者,雙方政治實力又如此懸殊,怎可能成功?更糟的是,新一代的中共領導人偏偏是迷信「赤裸祼的權力」的一群(譬如可以赤裸裸地宣稱黨高於憲法,並洋洋得意地將這一宣示定性為「自信」),哪會買賬?

果不其然,中共通過它的「舉手機構」再次扭曲基本法及踐踏港人意願,連落三閘,赤裸裸地推行假普選。並毫不掩飾那政治暴力的嘴臉,對港人公開叫囂、威迫(「太陽照常升起」,政協火速炒掉自由黨黨魁,強迫官員及建制人士表態,甚至一度公開威脅城中巨富明確表態 – 只是深明假普選沒有富豪支持不行,才怱怱收兵)。

面對中共肆無忌憚地挑釁港人,「和平佔中」自我犧牲的悲壯其實很有可能喚起大部分港人的認同及內心的道德良知(很可能包括不少商人、官員及親建制人士)。

可惜,「和平佔中」在承受著學生衝擊「公民廣場」及渴求學生支持的巨大壓力下,再次被激進份子牽著鼻子走,在錯誤的地方(參與者及支援者都難以自由進入)、錯誤的時刻(民情洶湧不受控)、錯誤的人群中(激情卻不願負上刑責的年輕學子)怱怱啟動佔中。

結果是「和平佔中」的沉靜、悲壯、自我犧牲的行動,被淹沒在四處衝擊、長期佔領的「暴動」中,漸漸由「通過自我犧牲感召人心」變成「長期佔領妨礙民生」,變成一向不得人心的社運激進人士衝擊馬路的放大版。過程中「佔中三子」更被視為軟弱無能而被佔領區人士邊緣化。

至此,「和平佔中」處於兩難境地。現在自首不但失去道德感召力,並會被人指責出賣留守者;如果堅持留守,直至被清場及拘捕,又會以激進份子的名義結束,無法產生道德感召。

此時此刻「和平佔中」也不可能「另起爐灶」了。唯一出路是團結學生、泛民政黨及社運團體,盡快組成聯盟,主動退出馬路,走進社區。同時發動「否決方案-解散立法會-重擬方案」運動,把抗爭合法化,並把解決問題的責任拋回給特首。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