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運動』的突破

『和平佔中』出人意料地演變為『雨傘運動』,並被學生主導,中年人退居幕後。這種轉變其實再合理不過。

中年人顧忌較多,自我設限亦多。在『和平佔中』的道德感召及催淚彈的刺激下,中年人站了出來。事件緩和了,他們回歸日常工作,需要時再重新站出來;而學生們一腔熱誠,勇於突破,對未來充滿希望,運動目的未達,會繼續輪流駐守佔領區。

學生們面對近五十天的佔領困局,苦思突破。學聯最新決定上京請願,除了以行動宣示港府無能外,也希望取得意料之外的突破,為退場創造條件。正如早前雙學(學聯及學民思潮)嘗試推動的議員辭職公投,都是為了取得意料以外的突破(正如『和平佔中』發動以來的突破,沒有人能夠事前預料到往後的發展如此驚人)。

見慣世面的中年人可能覺得學生的這些做法太過『黐線』(正如我起初的觀點),但是瞭解歷史發展軌跡,又能夠心平氣和的智者,此時應該做的,恰恰是給予學生盡量大的理解和支持。歷史的發展和突破,往往在人們最無法預料到的地方發生(馬克思預計的西歐無產階級革命沒有發生,反而在一窮二白的俄羅斯和中國成功了;窮途末路的中國共產黨在日本突然全面侵華的幫助下起死回生…),推動者『視死如歸』的意志力是關鍵。

既然沒有人能夠預料到將來的發展,我們只能實地親身觀察,看看那一張張青春純真的佔領者的面孔,體會到他/她們內心的堅強、頭腦的清醒。此時此刻,我們更應以『為人父母』的心情,用愛與理解,默默支持他/她們的決定,期望他/她們能夠在困境中找到意想不到的突破。

運動發展至今,又有誰能夠勸退學生?勸退,基本上等於恢復原狀,是否真的明智呢?

如今中年人領袖已基本上淡出佔領,正在絞盡腦汁苦思出路;而年輕人繼續意志堅定地留守佔領區。彼此不同的判斷及戰略思考,難辨誰對誰錯。但兩者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謀求主動出擊,而非長期虛耗,坐以待斃。

對於期望主動撤離馬路,走進社區的中年領袖,目前只能嘗試說服年輕人撤離至添馬公園,長期駐守,然後分工合作,在自己最有號召力的社區及群組內宣揚民主,深耕細作,為將來的選舉及抗爭集聚力量。如果無法說服年輕人,那就只能期望學生們能夠通過不斷的行動,帶來意想不到的突破(畢竟,當權者也在承受著巨大的政治壓力,也希望解決目前的政權危機)。再不然,就只有等待武力清場後的打算了。

而年輕的學生們,只有做好超長期佔領的準備,同時主動走進社區,宣傳抗爭的理念,贏取市民們的支持(畢竟,佔領運動發生後,支持佔領的比率首次超過反對率 -正義而得體的抗爭是會促使人民覺醒的)。此外,在與當權者的互動中,尋找迫使當權者妥協的空間。

立法會的戰場上,否決假普選法案,帶領群眾迫使特首解散立法會重選,逼政府隨後在特首辭職、修改法案或『袋住先』(如果民眾通過立法會重選給予授權的話)三者中選擇。

『我要真普選』,就讓我們等待歷史的宣判吧。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