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棍、噴劑加法律護身符擊退手無寸鐵的學生 – 有值得驕傲的地方嗎?

香港警隊的形象,繼「暗角打鑊」、旺角血腥清埸一路走低後,昨天在政總外那一張張令人搖頭嘆息的嘴臉,更把「持牌爛仔」的低質形象推上高峰,暴露於全世界。

除了清場時像瘋子似的濫打濫捕,甚至恐嚇會強姦女示威者,清場後媒體也拍攝到一些警員在天橋上豎中指、狂笑、吐舌,有休班警員被示威者認出後,推撞一下便倒在地上裝死等等幼稚、低B的行為。

那些醜態畢露的所謂「警員」之所以是幼稚、低B,有正常思維能力的人都不難明白:全副武裝,手持警棍、噴劑、水炮,又有法律作護身符的武裝部隊,以瘋狂的暴力擊退手無寸鐵、立誓堅持非暴力的學生,又有什麼值得那一個個警員驕傲的呢?

而警方發言人卻將這種有辱政體的行為理解為維護士氣的須要。

警察這種低劣的面目,甚至比當年南京城內那幫在鏡頭前耀武揚威的日本侵略者更不堪(起碼後者以對等的真刀真槍擊敗了中國軍隊)。這是在維護怎麼樣的士氣?難道真要縱容瘋警化恐嚇為行動,抓些女示威者回警署作「慰安婦」,以提振士氣嗎?

瘋狂地傷害、濫捕一大批手無寸鐵、追求民主、反抗極權的年輕學子,作為香港一分子(本身也是父母或子女)的警察,難道不懂得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為所造成的傷害、對正義的踐踏嗎?

媒體上看到的那些挑釁嘴臉,已超出了「平凡的罪惡」、服從命令的無奈,而是一個個低質、奴性及醜陋的靈魂的暴露。

手握絕對武力使用權的警察,一旦被允許、縱容成為謊話連篇的濫權「爛仔」,不尊重基本形象、品德、法治,這股力量將很容易失控,不受任何制度制約。這股力量將為所欲為,反過來吞噬主人。

無論是歷史上,還是當今的世界,實在不乏軍隊、警隊為所欲為,視法治如無物,隨意操控、脅迫文人政府的例子(如今的泰國、埃及、緬甸、菲律賓、墨西哥…)。

一旦縱容紀律部隊禮崩樂壞,如今沾沾自喜、語無倫次(什麼「不代表警方無能力清場」這種廢之又廢的廢話)的政府一眾官員,小心最終火燒自己。

如今面對強大民意訴求、社會動盪不安,這個政府竟然完全放棄政治責任,更時不時跳出來語無倫次挑撥離間一番,任由甚至鼓勵社會撕裂,縱容導致禮崩樂壞的行為。

有這麼一個「混帳」政府,民主又遙遙無期,香港怎不墮落?官迫民反又怎能避免?

佔領運動只可能是短期的,但社會動盪、民心向背卻是長期的,負面影響也是全球性的。

何必呢?當權者為什麼會如此愚蠢?

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昏庸。只待昏君出現,社會便墮落了。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