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民思潮」絕食與建制派的乘虛而入

「學民思潮」決定絕食抗議,要求政府對話重啟政改,本來精神可嘉,但是他們不但沒有展示不達目的便絕食至死的勇氣,反而要求建制派介入,為學生與政府安排一個泛泛的「重啟政改」會面,反映出其私念的不正,剛愎自用,有可能給整個「雨傘運動」帶來極負面的影響。

「雨傘運動」帶來的,是「世代之爭」。這個「世代」不是以年齡區分,而是以觀念、意志區分。「新世代」代表的,是對政治的徹底覺醒,認識到在專制政權下,爭取民主自由必須從下至上,不惜一戰;「舊世代」代表的,是但求安穩,放棄政治權力,順境時自求多福,逆境時期待「聖君賢相」出現,打救一切。

兩「代」人隨著「雨傘運動」的發展,政壇中人及「政治狂熱分子」們早已敵我分明(心理方面的原因另文分析)。毛澤東針對敵我鬥爭的關鍵說得好:「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是革命的首要問題。」

本來運動發展至今,「新世代」的一群屬於泛民政黨、大部分年輕人及學生,而「舊世代」屬於建制派、既得利益者及大部分學歷較低的中老年人。如今運動處於膠著、分裂,泛民為著種種原因不肯隨著雙學的指揮棒走,雙學也不願組成五方聯盟共同進退。雙學發動的「圍堵政總」升級行動失敗後,「學民思潮」決定絕食抗議,卻得不到泛民支持,於是轉向建制派議員,要求對方安排與政府會面,單談重啟政改。

「學民」應該清楚,香港政府上至特首在政改上早已喪失話語權,何況建制派議員?會面談談一點不難,卻肯定談不出什麼。要找下台階,卻把那順水人情送給一直打擊「雨傘運動」的建制派,目的只為報復泛民而已。這是私念超越公義的行為。

建制派可以乘機介入,賣個順水人情安排一場閉門吹水會,然後攻擊泛民見死不救及眷戀權位,把敵我位置混淆。未來的區議會、立法會選舉泛民無法重複後「太陽花運動」台灣在野聯盟的大勝,學生和那些「誰也不代表我」的抗爭者也不會憑「獨自為政」贏得任何選舉。

水一攪渾,民眾認知更加混亂,一切可能被打回原形。更有甚者,泛民有可能繼「五區公投」分裂後,再失選票,民主力量被進一步削弱。

悲嘆「學民」不智之外,泛民政黨的不争氣,缺乏政治勇氣也是苟由自取,甚至是罪魁禍首。

面對困局,泛民本來應該支持雙學,舉行總辭或超級議員辭職變相公投(效果如何不必多想,主要目的是關鍵時刻再次問政於民及團結年輕抗爭力量),隨後利用自己建立起來的社區力量廣泛宣傳討論「我要真普選」理念;另一方面,背後應促成選委會盡量民主化的方案。做學生無法做到的工作,與學生互補長短,爭取下屆選舉年輕人一面倒的選票。就算因此失去本屆1/3否決力量也在所不惜(戰略上泛民因補選而失去否決權,從而令「袋住先」方案通過,可能是最好的結果),爭長遠的過半數而不是眷戀目前半死不活的狀況,才是戰略家的取態。

可惜,泛民沒有這種魄力,只懂打小算盤,躲在後方,既不願全力以赴支持學生,自己又不求突破,關鍵時刻退縮,爾後竟於佔領運動風雨飄搖之際組團跑去台灣觀選,混帳之餘,白白浪費時機,坐等運到,那所剩無多的老本也會坐喫山崩,令人失望。

正如極權國家之所以仍然能夠矇騙人民,是因為民主國家自身的不堪,香港民主自由勢力的節節敗退,也是由於泛民,特別是民主黨的不堪。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