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與『大人』

很多人弄不明白為什麼不少反佔中人士眼見爭取民主自由的學生被催淚彈攻擊無動於衷,被警棍打得頭破血流而興奮不已。畢竟學生爭取的,不是私利,而是為了社會大眾,就算多麼不贊成佔領馬路抗爭,也不至於如此仇恨這群無私奉獻的年輕學子吧?

其實不明白的人搞錯了,將心比心是用錯了工具,這些人是真的仇恨抗爭者的。原因要從心理結構中找。

懷著極大的仇恨反佔中的人(不同於反對沒事搞事的人)心中有一個早早就已自我確認,並一生都無法擺脫的潛意識:我只是小人物,是一個毫無政治力量的『凡人』,因此我寧願放棄政治權利,專心經營經濟自由,做一個平凡快樂的『凡人』,把政治這麼大的事情交給『大人』們管吧。

因此,這些人見『大人』就崇敬的不得了,『大人』們做什麼都是理所當然的;反而面對自認為跟自己一樣,無權無勢的『凡人』(如學生,社運人士),便絕對無法忍受對方有一點點的『出位』或與眾不同(如講理想),這種行為簡直比要了他的命還難以忍受。

為什麼?因為,既然老子是『凡人』,你們他媽的也只可能是『凡人』。『凡人』他媽的想出位,肯定是受了擺佈,收了錢財,或者不知死活裝英雄,看著就不順眼 – 不自量力,無知,天真,沒貢獻,到頭來只會碰得頭破血流,活該受罪。你死你事,還要其他『凡人』陪你受害,簡直罪該萬死。

因此,凡見到這等不自量力的『凡人』,心中無名之火(其實是潛意識中的妒忌之火)就熊熊燃起,除了通過社交媒體破口大罵,冷嘲熱諷外,凡是有助貶低抗爭者人格的報導,無須證實都瘋狂轉發一番,希望印證自己的見解,消解嫉恨。

稍微會一些修辭的『凡人』,會逢人便說:現在是否真的適合民主呢?真正的意思是:『大人』管得好好的,『凡人』哪裡懂得做『大人』的事管好自己?你和我都是不懂政治的『凡人』而已,別去管『大人』的事。

這些『凡人』經常掛在嘴邊的是指責抗爭者『沒貢獻』或『無鬼用』,特別是那些自認為非常『有鬼用』的『瘋警』們(能夠以鋼棍或在暗角狂打和平示威者而感覺良好的無知之輩),卻不知道自己只是『大人』們的奴才(或一條會咬人的狗)罷了。

當然,奴才是非常有用及有貢獻的。奴才們的存在與努力,可以令『大人』們安坐辦公室中,把酒言歡之餘,全權操控政治權力,全權分配權錢交易。可憐那些毫無反省能力的奴才們,頂著烈日當空,身水身汗,棍棒狂舞,或又搬又抬,就感覺自己貢獻良多,簡直就是社會棟樑了。

那些連奴才也做不成,只能靠邊站剝花生的『凡人』,此時此刻對於『瘋警』的表現,簡直是歡天喜地,感恩戴德。因為,『瘋警』證明了『凡人』的『偉大』預見 – 他媽的『凡人』妄想做『大人』,活該頭破血流。你看『大人』們多英明,坐在家中一聲令下,奴才們便奮勇爭先,那幫不自量力的小人物就瞬間血流成河,落荒而逃了,哈哈哈!『凡人』想跟『大人』作對?我呸!

此時此刻的『凡人』,通過反佔中,與『大人』們佔在同一陣線,簡直就把自己當成『大人』了,哪還有心情去理會,學生們在爭取的到底是什麼東東。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