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雨傘運動」

80天的佔領運動(金鐘佔領區75天,銅鑼灣79天,立法會廣埸80天)終於在聖誕節前告一段落。疲倦的佔領者、支持者都可以暫時鬆一口氣,好好休息一下,總結反省之後再重新上路。

無論佔領期間,佔領者如何勇武,運動的尾聲還是回歸到「和平佔中」的最初劇本:佔領者和平地手挽著手,靜坐待捕。

毋忘初衷,可幸地最後一刻坐下來的二百多位抗爭者中,有不少中老年人。除了泛民議員外,更令人佩服的是其他默默無聞的抗爭者,他們是真正無畏無私的勇者。

有年輕的佔領者揶揄最後一刻坐下來待捕的中年人(也許多指泛民議員)是「最後一刻留守」,而非「留守到最後一刻」。我卻認為,相比起「留守到最後一刻,然後離開」的佔領者(不少還是當初強調沒人代表自己,也不會跟隨大台撤離的人),最後時刻留下來的人更有承擔。

這次舉世矚目的「雨傘運動」,其意義可能超過了當年的「五四運動」。多年以後,當人們回顧這場運動時,曾經經歷過這一切的每一個香港人,會如何回答他們孩子的提問呢?當年你做過些什麼?是參與,支持,打壓,還是事不關己?

最可笑的,是那些在關鍵時刻不做選擇(或不懂選擇),卻又自以為是在作「正面思考」(positive thinking)的人。這些人的所謂「正面思考」,原來是加倍地吃喝玩樂、遊山玩水,實在令人感嘆。他們在關乎人類尊嚴和文明的抉擇時刻,所表現出來的,是最大的懦弱,最狹隘的認知,事實上,恰恰是最負面的行為。

有誰會相信,獨善其身的吃喝玩樂遊山玩水能夠「正面」地解決社會貧富懸殊、官商勾結、腐敗墮落,能夠捍衛民主、自由、公義?

無權無勢的公民抗爭的失敗,不在於抗爭者的無能,也不在於權貴們的英明,而是由於社會上還存在著太多自私、懦弱及無知者。

對於覺醒了的人們來說,「後佔中」的抗爭將更需要智慧、意志、組織及策略,還有財務。

利用網站力量,在不同的地區、場合、專業組成一個個協同合作圈(circles),如屋邨小組、學者小組、長者小組、關注小組等等,深入社區,培養壓力團體。各合作圈互相聯繫,在關鍵時刻(如政治選舉、特別議題)發揮力量。

抗爭者要學懂低調和謙卑,在社區講「人話」(人人聽得懂,聽得舒服,不離地的話),還要學會解決圈內圈外人面對的實際問題,然後才是更高理念的追求。

經濟力量的加強,在於培養解決民眾困難的能力,社會企業的經營,以及爭取社會及政府中各階層的政治經濟權力(如大廈屋邨互助委員會,區議會,立法會的席位,也包括行政甚至司法的權力)。當然,更強大的經濟力量,來自於民間一個個合作圈本身成員,集小成大,力量會十分驚人的。

這種深入社區,精耕細作的全面佔領,是在「後極權主義」(post-totalitarianism)政體下,公民依靠自身和平非暴力手段成功爭取民主、自由、公義的唯一途徑。抗爭組織的組成必須由下而上,公開透明,以防止被野心家騎劫。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