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

1)港澳辦前副主仼、港澳研究會主席陳佐洱又放闕詞,這次居然聲稱北京有權監督香港教育局工作,理由是香港回歸時還牙牙學語的年輕人,如今竟站在「雨傘運動」的最前缐 – 這位陳氏「分析」後的結論是香港的「教育」失敗。也就是說,無論中共如何腐敗,六四如何殺人,李旺陽如何「被自殺」,各黨政機構如何弄虛作假,中央如何背信棄義,通通不是問題,問題只是在於香港教育局沒有成功為年輕人洗腦,使其從小就相信「腐敗即是無私」、「殺人即是團結」、「假的即是真的」這些真理。

中共那缺乏反省(凡事必是別人的錯 – 包括外部勢力介入)的程度,簡直令人歎為觀止!看來真要重啟老毛的「批評與自我批評」運動,讓這些共產黨人找回一點點反省能力。

從另一個角度看,正正是一個「雨傘運動」,折射出香港教育與公民社會的進步、開放、可貴。

2)不能處理公義問題的「法治」,是強盜者設立的,因此強盜設立的法庭從來不敢面對公義問題,只能處理私利問題。只敢處理私利的法庭並不怎麼神聖,更何況眼見一個又一個低級法院法官的種種等同於「司法濫權」的偏狹判決(如判14歲的「粉筆少女」入兒童院)。

隨著「兩傘運動」後大規模拘捕行動的展開,就讓我們一起來看清楚,獨裁政權下的法庭是否連抬頭看一眼「公義」都不敢,只敢低著頭盯著那些幫助獨裁者壓制公義呼聲的法律條文。

3)有位自以為是的香港科技大學的經濟學人,經常以金錢數字的計算來否定一切社會公義與倫理價值,犖犖大者包括全民退休保障、本土文化保護、真普選等。最近又拋出個謬論:留下效野公園供民眾行山費用昂貴(相較於開發效野公園起樓)。

這種人除了目光短淺外,眼中只有「總體經濟」(實際上是少數資本家的壟斷利益),從不考慮一個個獨立人的切身利弊,更沒有倫理、尊嚴、自由的概念。這個「效野公園論」就是一例 – 效野公園一旦建了樓,被有錢的部分人永久佔有,GDP當然上升了,有錢住進去的人自然也高興了,但大部分民眾從此就永遠失去了行山的自由和享受大自然的樂趣。長遠來看,也是失大於得。

再舉兩個例子來顯示這類學棍的荒謬。

老婆私用成本昂貴(相較於家庭主婦做應召妓女),為了提升「總體經濟」,是否應該「全民做雞」?

老人沒有工作能力,又要佔用社會資源,為了提升「總體經濟」,是否應該像電影「猶山考節」的劇情般,把所有老人背上山任其消亡?

如果以上兩個例子真的成事,人們不難想像到,因此而引起的家庭、社會混亂,人性的喪失將給社會帶來更大、更長遠的損失。

4)那位極盡厚顏與無恥的特首再創新猷,竟利用年度施政報告攻擊一份大學校刊,並大肆渲染「一國」權力,令人大開眼界 – 這位老兄到底是「一國兩制」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長官,還是北京派來的香港市委書記?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