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春」

希臘「左翼聯盟」(Syriza)於國會選舉歷史性勝出,四十歲的年輕領袖齊甫拉斯(Alexis Tsipras)成功登上總理大位。這也許真的如媒體所說的,是西方民主國家的「歐洲之春」- 它將喚醒西方各老牌民主國家重新審視資本主義制度,對資本異化並長期奴役人類的惡行說不。

記得三年多前,香港的葉劉曾以南歐(包括希臘)經濟衰退及財政危機為例,硬把民主制度與經濟衰退、財務危機扯上關係,意圖誤導港人相信,民主即等於經濟衰退及財務危機,專制即等於經濟成長及財務健全。

可是,2008年爆發驚人金融危機的美國,如今已漸漸走出低谷,仍然是超級強國。其他受美國衰退拖累的西方民主社會,六年來還是領先全球的經濟體。

作為獨裁專制國家偶像的中國大陸,人均GDP只排在全球九十多位,並且經濟開始明顯下滑。其他的專制、威權國家也始終無法以犧牲國民自由換取「趕美超英」的成就,依然遠遠落後於民主國家。

歷史發展至今,獨裁專制國家有經濟出現小陽春的,但更多的是經濟一塌糊塗;民主自由國度有經濟下滑的,但也有不少財務穩健的,而大多數民主國家的人均GDP始終遠遠高於極權國家。

因此,我們可以肯定,南歐面對的只是經濟問題,而非民主自由的問題。西方民主國家面對的挑戰是經濟問題,絕不是民主自由的問題。

2015年希臘政壇的大變,正好顯示了民主國家的優點 – 人民的尊嚴是最終底缐。人民一旦受夠了,就可以聯合起來,以手中的選票和平地改變政權,從而改變遊戲規則,掙脫枷鎖,奪回尊嚴。

換了極權政府(如中國的清朝末期),為了保住自身政權,往往選擇對外奴顔曲膝,努力清還外債、賠款,對內盡力搜刮民脂民膏,增加維穩費用,保證掌權者的奢華生活。「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人民就算多麼悲慘,也只能逆來順受,從來不敢奢想什麼尊嚴。

民主制度的優點就在於此。

一個國家不應該因為沒有發展好武力,人民就活該被奴役。同樣道理,一個國家也不應因為沒有處理好財務,人民就活該長期受債務奴役。

人本應自給自足,自由自在,天生天養的。金錢、資本概念的出現,一步步造成貧富懸殊,社會極大的壟斷與不公,人類成為資本的奴隸,被異化,被一生奴役。

希臘為入歐盟而被國際金融機構慫恿大肆舉債,人民成為債務崩潰下的犧牲者,被無止境的債務奴役,完全失去尊嚴。有人看不到未來而吞槍自殺,更多人精神崩潰。

受夠了的希臘人決定奮起,奪回命運自主權,向金融奴役說不。儘管未來如何還是未知數,但希臘人已決定自己掌握命運,不受奴役。祝他們成功。也期待其他西方國家人民的覺醒,以行動遏止資本奴役,制止新的「世襲資本貴族」階層及其社會利益網絡的橫行霸道。

有趣的是,為了人的尊嚴,民主國家正向合理的社會主義靠攏,而極權國家則無視大部分人民的尊嚴,為了少數人的巨額私利,正全速墮入極端資本主義的泥沼。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