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與宰予的「三年之喪」

《論語 · 陽貨》有以下一段:

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穀既沒,新穀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

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

曰:「安。」

「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

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

孔子相信知恩圖報是「仁」的表現。嬰兒出生後,須要父母照顧三年才能「免於父母之懷」,因此,在孔子看來,兒女知恩圖報,也應該在父母去世後閉門守喪三年,以回報父母無私的愛。

而學生宰予則認為逝者已去,在生者卻要面對種種現實情況,不必無謂地閉門三年不出,荒廢俗世間的正常工作。對此宰予覺得心安理得。

孔子儘管內心極度失望,卻沒有以「道德先生」的姿態,高高在上地指責宰予,也沒有強求宰予應如何做,只是問他是否心安。如果心安,則任其為之。

正如康德對道德所下的定義,以一一個體為主,自願而又無先決條件地遵循的道德,才是真正的道德。無論是在別人壓力下,或者是為了自我感覺良好才遵循的符合道德的行為,都不是真道德。孔夫子看來也是如此認識道德(仁)的。

換句話說,任何善行、恩情都不應圖回報。知恩圖報是善德,但必須是受恩人自己願意,不應由施恩人以「道德原則」來強制,否則道德便失去真意,變得虛偽功利。

君子對於不懂得知恩圖報之徒(即缺乏道德之人)能怎樣呢?只能是失望,卻不應強求、打擊對方。

現今那些自以為是的「衛道士」,如塔利班、ISIS,甚至是民主運運中那些動不動就不屑他人的民主人士,都是錯誤理解了何為道德。

打著「道德」旗號的威權國家就更是如此,結果是人民的道德感知不但沒有增強,反而是一路往更低層墮落,人與人相處更加虛偽功利。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