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武新世界

如何應對伊朗核計划,美國與以色列發生分歧。美國政府意圖採取和平手段,由六大國聯手施壓,迫伊朗承諾放棄核武計劃並接受監督(但允許伊朗繼續發展民用核能)。以色列不相信國際監督會有效果,認為伊朗必然會秘密發展核武,因此美、以必須用武力摧毀伊朗所有核設施。

如今自顧不暇,相對國力大不如前的美國,並不希望捲入戰爭。美國政府應對國際紛爭的最新國策是退居幕後,要求紛爭國家自己出手解決問題,美國最多提供武器與顧問,不再為支持「愛好民主自由」的一方而衝在前缐,讓那些所謂的「盟友」出口不出手地大佔美國便宜。面對伊朗核武計劃這個「別人的問題」,美國政府並没有挑起戰爭的意願,自然選擇相信和平協議能夠解決(或拖延)問題。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冷戰以來不同敵對意識形態陣營中都有或將有一些中小型國家擁有核武(共產陣營的中國、北韓;民主陣營中的英、法、以色列、印度、未來的日本;伊斯蘭陣營中的巴基斯坦、未來的伊朗)。而這些核武或準核武國家中,「最不受控」、「最不理智」,也最有可能動用核武攻擊死敵,或將核武交到恐怖分子手中的,當數北韓與伊朗。

如果美、俄兩國基於恐懼,願意聯手消滅北韓與伊朗,或者由美國聯同盟友在俄、中袖手旁觀下,出手消滅北韓與伊朗,世界也許會重回平衝。

以色列則肯定希望看到美、俄採取軍事行動 – 消滅伊朗,除了能夠消除本國的核威脅外,以色列可以繼續依靠強大的常規武器在中東地區為所欲為。因此,以色列以北韓秘密發展核武成功為基礎,堅稱和平監控協議不可能有效,必須自己掌握命運,大戰一場,徹底消除威脅。

北韓的孤立已是非常明顯,伊朗儘管表面上有俄、中撐腰,但相信一旦美、以出兵,俄、中斷不會軍事介入(俄、中實力不足以對抗美國及其盟友,也並不樂見北韓、伊朗發展核武成功)。美、以及盟友的軍事行動是必然能夠成功的。

問題是,美國並不想發動戰爭(儘管這種取態不見得高明,也可能是缺乏遠見的 – 起碼以色列會這樣認為)。

那應該怎麼辦呢?

最和平的方法,是各核武國家接受多元的世界新格局,接受新興核武國家加入列強俱樂部,使其接受理性規則,承諾核不擴散條約,互相増進貿易與文化交流,形成多元合作、制衝的格局。

但以上的和平方案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必須同時有效解決南北韓與以巴問題,還有激進伊斯蘭教問題。這可不是容易的事。

作為世界領導者的美國及其盟友,如今面對的,要不就是戰爭,要不就是接受多元平衡。

哪一種選擇又最能夠造福於人類呢?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