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共領域」中,道德、理想是有對錯與高下之分的

常聽到一些「和事佬」(或被極端一點的人稱為「鄉愿」)說:人人都有自己的理想,沒有分對錯、高下。

最近極右組織搞了個上水、屯門反「水貨客」行動,行動激烈又「殺錯良民」。退一步想想,無論是什麼人、哪裡人,每個人都有權,也理應為自己與家人追求更好、更安全、更高質量的生活。如果合法地來香港生孩子,送孩子來香港上學或來香港購買奶粉和日用品是更好的選擇,你又如何能夠指責他們呢?換了香港人面對相似處境,不也一定會作出同樣的行為嗎?

跨境學童、單雙非孩子、水貨客的確佔用了資源,但他們也是真金白銀付出的啊,而且,他們並没有永久佔有香港的稀有房屋、土地。再說,他們只是來買日用品,只是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和未來,沒有作奸犯科啊。反「水貨客」當然會指出「水貨客」、「自由行」令香港街道、環境不勝負荷,又令香港店舖租金上升、服務單一等等損害香港人的後果。但是,這種現象的出現和惡化,應該是政府不作為的問題,怎麼能夠針對內地一一個人呢?

「人人都有自己的理想」,用以上的例子來看是非常貼切、合理的。在「私人領域」內(即涉及到個人的生活、喜好這一層次)的確是理想人人不同,也許是沒有對錯、高下之分的(理想的相對主義)。

那麼,這種說法或認知一旦套用到「公共領域」(即眾人之事、社會規範、公共倫理這一層次)內,它還能成立嗎?

在公共的領域內,人們面對的是共同的政治制度、道德標準。我們總不能說:因為人人理想不同,我們不須要統一的政治制度,既可以民主,也可以同時是專制;既可以強調人身自由,也可以同時接受禁錮奴役…。

我們可以看到,「公共領域」與「私人領域」的不同。在「公共領域」內,由於對象是生活在同一社會的所有人,「理想」是客觀而非主觀的,理想的相對主義在公共領域內並不成立。如果人們「公」、「私」不分,硬要把「利己損人」的「理想」強加於公共制度中,這種社會便會爭鬥不斷,道德敗壞,無法穩定和諧 – 最後必然走向極權體制,然後人人稱好。

之所以有些地方的人民寧願選擇極權體制(或稍為進步一些的威權體制),也不要民主,是因為在他們的眼中,民主代表各派互不相讓,永無寧日的爭吵。這些人看不到的,是自己那「公、私不分」與「理想的相對主義」的錯誤認知,才是造成民主制度失效、無休止爭吵的元兇。

人人不肯思考公義(即人人都能接受的、公平的制度與價值觀),只願意從絕對的私利層面思考公共制度,毫不介意「利己損人」- 並美其名為「各有理想、沒有高下、無分對錯」,社會如何能夠取得共識,如何能夠達至客觀、道德,然後穩定、和諧並進步?最後,這些人被爭吵煩透了,寧願找一個獨裁者,用武力、暴力壓制所有人,還社會一個「安靜」。

如今「雨傘運動」所帶出來的「永無止境的抗爭」,又是更高層次的「吵鬧」了。它是由一群先知者(即清楚理解到「公」與「私」的分野,公共領域中「理想」具有高下、對錯性,尊嚴、正義具有客觀性與絕對性)帶領,以和平非暴力的手段,向中共政權這個二十一世紀「公私不分」、「利己損人」最極致的代表發起的長期抗爭,促進香港人提升自己,真正步入高層次的公共領域。

「雨傘運動」後,有人提出要去理解「藍絲」們的想法,當然值得鼓勵,但同時也應該清楚:理解奴隸主的想法,不代表接受奴隸制度;理解白人種族主義者的想法,不代表接受種族隔離政策。「公共領域」的理想要含有道德性與客觀性,才能令社會真正穩定、和諧,才能讓社會及每一個人向更高層次進發。

在「公共領域」內,理想是有分對錯、高下的。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