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住先」「有何不好」

隨著香港「中共式普選」政改方案提交立法會在即,建制各方加緊努力爭奪輿論,極力抹黑泛民,意圖將政改被否決的責任成功轉嫁給泛民,一石數鳥。

日前,教育局前局長孫明揚出手,除了抹黑泛民為了「盤算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為了可繼續名正言順爭取民主,才堅持否決政改方案」外,又質疑「泛民憑什麼相信這次不要,下次就爭取得到」,緊接著提出他的「戲肉」:透過普選令下屆政府增加認同性有何不好?當然,孫公的「普選」是指人大8·31式的「假普選」。

也許不少人會覺得孫公所言有理,因為就算候選人全部來自受北京操控的人物,但畢竟香港人拿到了一人一票的「權力」,可以在被指定的兩、三人中選擇一下,總是有點影響力的,比起只能旁觀總是好一點,不是嗎?

要思考清楚這個難題,人們必須把眼光稍為放大一點,並真正地用實際證據作參考。

首先要確定的,是香港人的最高標準與希望最終達到的政治目標是什麼。相信主流擁有客觀思考能力,情操高尚的香港人都會希望香港能夠最終達至真正的民主,從而依靠真正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及香港已經發展出來的社會、經濟優勢,保護香港珍貴的核心價值,排拒劣質干擾,走向長治久安。

其次,讓我們北望神州,接受了「中共式普選」、「中共式的人民代表大會」、「中共式的政治協商會議」,會是一個怎樣的結局?從中共建黨,然後為了奪國民黨的政權而鼓吹「真正民主」,建國後至今「經受住了考驗」的歷史(包括六四的屠殺),香港回歸前的「民主回歸承諾」,到今天香港的「中共式普選」,有理智的人就不難得出一個結論:「袋住先」必然是「袋一世」。

所以,我們必須問自己,將這種虛偽的「中共式普選」「袋一世」甚至「袋幾世」,是否能夠接受?

如果香港人說:我們能夠接受,那麼神州大地的十三億人民也理應接受他們如今的政治制度 — 因為他們生活得不錯;甚至北韓人也應該永遠接受目前的政治制度 — 因為比起其他國家的戰亂顛沛,他們擁有的生活和「北韓式」投票權「有何不好」(孫公語)?

當然不好。因為,人類除了擁有達至文明的智慧與能力,應該努力追求進步、完善之外,更須要利用真正的民主制度去制衡政府和它的「公權力」。政府這隻「巨獸」(特別是極權或威權政府)如果沒有真正的制衡力量,可以非常可怕,比戰爭更可怕。

對剛剛經歷了「雨傘運動」的香港,北方威權政府除了強硬堅持「中共式選舉」外,正全力指揮它的打手們抹黑、打殘碩果僅存的制衡力量 — 泛民與學術界。

你能想像到,一旦泛民抵受不住壓力及誘惑,「轉軚」支持「袋住先」,未來他們如何能夠更加有理有據地根據《基本法》爭取真正的普選?又或者泛民因為堅拒「袋住先」而真的被香港人背棄,香港政壇會失衡到怎樣可怕的程度?威權政府與它的傀儡們會如何有持無恐,變本加厲污染腐化這顆東方之珠?

在這個是非混淆的時代,我們有必要重溫一下「民主」的真正意義:

對於民主,我並不認為它應代表「人民統治」或「多數人統治」這些虛無飄渺的東西,而應被理解為一種制度,可供無需使用暴力就能罷免及撤換統治者的制度。[Karl Popper – The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

政府只是「必要的惡」,更何況「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所以對政府應小心設防,它的權力越少越好。民主追求的應是制衡,防止權力過分集中和濫用,侵犯人民的權利和自由。[陳健民、蔡子強-民主的小故事與大道理]

「袋住先」絕對是「袋一世」,必須否決。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