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民主、反抗不義的正確方法

來到台灣,天天看到報章上顯著報導各種各樣的抗爭事件,電視上那些低成本製作的「脫口秀」無時無刻不在上演罵戰。最近又在台灣《自由時報》上讀到一篇大字標題的報導:<抗議黑箱課綱洗腦 中一中開第一槍>,圖片顯示少數幾個中學生義憤填膺地在抗議著什麼。

作為一個局外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大事,但看那架勢,只有「小貓三四隻」,估計「表演」一下憤怒,吵鬧一輪過後,也就偃旗息鼓,「交差了事」,肯定不成氣候。但這些人「有事沒事」都跑出來「搞搞陣」,明知起不了漣漪,還是要不斷地吵吵鬧閙,到處「表演」,打擾大家的安靜生活,真是「人渣」,令人厭惡。

如果有「閒情」或好奇心,上網了解一下這些中學生反對的是什麼,你便很容易由煩厭轉為理解,甚至支持這些追求思想客觀獨立,政治上先知先覺的學生們了—他們反對的是沒有社會共識下,由政府強行推動的「國民洗腦教育」。在沒有經過社會廣泛討論、共識之下,以「微調」名義,把高中國文、社會、歷史課程大綱中有關台灣歷史上的獨立發展部分或刪除或改動描述用語,將台灣的歷史發展全部「微妙」地拉扯到大陸王朝傘下,不但與史實不符,並且「一中化、去台化」的政治目的明顯。

但是,在現實中,又有多少人(包括學生們)會仔細研究一下這件事的細節?大部分人在政治領域中大都早把自己「放棄」,成為一個個只求個人眼前利益與小確幸的「政治局外人」。他們沒有興趣去理會政治、社會議題(儘管這些議題將會極大地影響他們與他們的後代),眼前只看到「混亂」、「無謂」或「無效」的吵鬧,因此感到厭煩。

當今的獨裁政權深明此理。為了達到獨攬政治權力的目的,當權者已無須明目張膽地禁止結社、言論。他們只需要養起一班奴才打手,不斷製造爭吵,顛倒黑白,就足以令大部分人感到煩厭,從而遠離政治,甚至支持政府打壓異見者(於是獨裁政權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囚禁少數政治抗爭者了)。

像我這種自中學起就被人封為「攪屎棍」的「政治人物」,來了陌生地台灣,都會不自覺地墮入「政治局外人」的陷阱,回頭看看那一直縈繞我心的香港與大陸,忽然明白了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的「政治局外人」,明白了為什麼會有那麼多「藍絲帶」 咒罵「雨傘運動」,咒罵「長毛」式的抗爭(行禮如儀,然後嘻嘻哈哈),並用「強調生活品味」與之抗衡(「雨傘運動」時,我就有不少「藍絲」或「灰絲」朋友、校友不斷以小確幸、吃喝玩樂作回應)。

這種現狀下,為了爭取最大的支持,泛民的抗爭策略必須調整。放下自以為是、高高在上的氣焰(特別是那些激進派),與「政治局外人」的互動必須保持心平氣和,以同理心(彼此都有相同的生活追求)作為雙方共同的對話基礎,進而解釋抗爭之事的來龍去脈,指出其重要性與迫切性,採取公開抗爭的無可奈何、迫不得已。

與政府官員的互動與辯論也應心平氣和,以理服眾(普羅大眾)。平時應放棄或減少事事上街,杜絕「長毛式」的行禮如儀的示威(「小貓三四隻」,表演完就嘻嘻哈哈收工的行為最令「政治局外人」反感,一如台灣立法院打群架般,對民主在人們心目中的形象產生非常負面的影響)。泛民在重要政治議題上,應以落區說明,利用一個個小圈子的討論來曝露不公義,說服民眾,爭取最大的理解與支持,漸漸地將「局外人」轉為「局內人」,就如教會的作用那般,持續地與民眾互動。

人民一旦對政治與公義有了深入理解,政治與公義就會變得切身,面對那些胡說八道的人、媒體,就會懂得「到此為止」,拒絕這些迷惑。堅定支持民主與公義的人們佔了大多數的那天,政治喧嘩將會消失,民主與成熟的公民社會就會來到。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