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與2016台灣總統大選

2016年台灣總統大選的結果惹人注目,很可能從根本上決定了台灣未來的政治選擇,也很可能決定了國民黨的存亡與格局。

2000年台灣首度政黨輪替後,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個人方面靠的是馬英九的清廉(相比於陳水扁的貪腐);黨團方面,國民黨依賴的是對大陸的論述 – 緩和兩岸緊張對立關係,促進海峽兩岸經濟互動(即最能夠有效地維護台灣的安全,同時利用大陸的資源和市場發展台灣的經濟)。

可惜,全球性的經濟衰退,加上各國的貨幣量化寬鬆,令台灣與全球所有國家一樣,工資待遇停滯不前,卻又要面對百物騰貴,民眾(特別是年輕一輩)生活苦不堪言,對未來美好的生活近乎絕望。

在這種情況下,什麼兩岸和平、政府清廉、法治彰顯,這些「離地」又「遙遠」的政績,在民眾心目中變得根本「無關痛癢」。政客挑剔的嘴巴也日日夜夜對準了馬英九政府的內政失誤,無限放大,並把嚴重的貧富懸殊統統歸咎於他的政策。結果是導致馬英九的民望低無可低(好像只有9%!)

客觀的有識之士(即排除了另有政治目的的人)是不會同意這一「主流民意」的。儘管內政不修(如有些承諾的建設沒有實現,似乎也沒有人在跟進、計劃)是有些事實根據,本土經濟停滯不前也是事實(但很難完全歸咎於這屆政府),但馬英九七年來的貢獻對台灣卻是非常關鍵的 — 台海安全,對外經濟𣈱通,政府清廉。這些都是根基性的,不可或缺的。沒有了它,台灣不但無法獨立生存,更會失去其華人世界中獨有的價值(獨立、民主、法治)。

另一方面,馬英九仼內並沒有為了「名留青史」而自貶身份地謀求與中共領袖會面;陸委會在大陸也多有強調民主與中華民國的三民主義價值觀,守住了底缐;在與台灣「生死攸關」的台美關係上,也打消了美國的疑慮(最近亞投行緊跟美日至最後關頭可見一斑 – 當然也少不了被名嘴們臭駡一番),關係得以維持且更進一步(如台灣護照便獲得美國免簽證待遇)。

名嘴、政客對馬英九內政的批評很明顯地是在轉移焦點。針對馬英九在台海安全的貢獻,則意圖以攻擊國民政府在「外交上的軟弱」和「軍事準備不足」而弱化之。這些觀點在有識之士的眼中不值一駁。姑且不論軍事上是否準備不足,台灣受國力所限,抵抗大陸入侵必須依賴美日直接軍力援助,而這種援助的其中一個關鍵前提,是台灣在自由世界的存在與戰略價值。因此,內修廉政、法治,對外緩和兩岸關係,加強美日同盟,才是關鍵。

無論如何,本地的經濟困境的確讓馬英九政府和國民黨吃盡苦頭。在外界一致看好民進黨的情況下,2016總統大選,國民黨內瀰漫著畏戰情緒,連新任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也堅不參選。儘管如此,馬英九和大部分國民黨人還是堅拒有「黑金」、「關說」、「李登輝第二」嫌疑的立法院長王金平代表國民黨參選,力圖保住國民黨的「一個中國」、「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政治底缐,是十分難得的。如此一來,自然給了名嘴政客機會再次破口大駡國民黨無能,也鼓勵了一眾黨外實力人物蠢蠢欲動,欲取國民黨而代之。宋楚瑜、施明德都在高調論政、曝光頻頻。

面對如此壓力與亂局,我相信馬英九最後必然會以「徵召」方式,推出本來就在計劃中的吳江配(副總統吳敦義配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吳江配雖然因「太陽花運動」衝擊而受到影響(江宜樺受責辭去行政院長一職),但這個配搭仍是國民黨最強及最有希望的組合,我不相信馬英九會有他選。當然,吳江的決心與義無反顧也是關鍵。

2016大選,國民黨必須強調他們在國家安全,建設強權戰略下台灣的生存價值(民主、法治、清廉)方面的無可替代性 —這是民進黨最無法給予民眾信心的軟肋,也是台灣生存的關鍵。此外,經濟上要提出解決貧富懸殊,本地就業的方案,給予民眾新的希望。

國民黨如果能夠及時振作,推出最強組合,提出有說服力的論述,並且團結一致,破釜沈舟,是有很大機會再次擊敗民進黨與蔡英文的。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