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普世價值與《基本法》四十五條,就是守住香港

俄羅斯世界盃外圍賽亞洲40強開打,與中國隊同組的香港主場對陣不丹昨日(6/11)進行,旺角場座無虛席,場面少見,最終港隊以7:0大勝,開了個好頭,令人不禁回想起八十年代5.19港隊淘汰中國隊的經典一幕(如今這個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了)。

由於身在台灣,只能透過網上的CCTV5看轉播(也幸好香港隊與中國隊同組,大陸的中央五台才會轉播)。不料開場奏國歌時讓觀眾(多是大陸觀眾)看到了一個令人吃驚的場面 — 全場球迷狂噓國歌,而隨後的比賽中又瘋狂地支持港隊。這種場面(噓國歌,瘋狂地吶喊助威)作為老球迷的我可從來沒有在香港的球場上遇到過。這種情景讓我感覺有些不舒服,並不十分認同,但又不得不深入思考一下,是什麼讓香港的足球場也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主播室一片沈寂,跟我一樣地吃驚。電腦畫面上馬上出現了一些大陸球迷咒罵的留言 — 『噓有個屌用』、『做慣了奴才』⋯⋯,但更多的是沈默,許多興奮的討論(如:香港隊的外籍球員是否香港出生,還是歸化等等)一下子全沒了。最後,連所有球迷留言都被CCTV屏蔽掉(也許是維穩須要吧)。那些咒罵留言又把我的思緒引向了另一個問題:到底誰才是『做慣了奴才』的人呢?

我不想喊出『讓體育遠離政治』這麼漂亮的口號。事實上,在極權社會,球場成為反抗者藉以表達意志的場所並不奇怪,因為他們表達政治異議的機會和場合是如此地少。可悲的,是怎麼香港也被迫變成這樣?香港什麼時候悄然蛻變成一個極權社會了?

毫無疑問,掌權者趾高氣揚地推出那個鄙視港人、藐視普世價值的『假普選方案』是改變香港的催化劑。『假普選方案』一葉知秋,『雨傘運動』則是大部分有思考能力的港人憤怒而無奈的回應。

隨後的『本土運動』、『噓國歌運動』等都是行動者以行動表達人們內心的失望與憤怒。這些運動最終是否真的會演變成分離運動,就要看當權者是否繼續變本加厲,倒行逆施,把港人合理的期望與訴求繼續不當一回事。

政改方案即將交付立法會表決,『三大』聯合民調也首次出現反對方案者超過贊成者,證明了真理是能夠越辯越明的。回顧一下至今仍然贊成『袋住先』的四成人士的理由,可知一二。

有一論點認為,時機未成熟,不能一下子普選,所以要『袋住先』。其實港府及北京官員已在最後時刻把話說得非常清楚:此方案一旦通過,基本法關於普選行政長官的憲政責任就已完成。姑不論還要等到什麼時機才叫成熟,這『不能一下子普選』可就一下子變成『永久放棄真普選』了。

另有一些人認為,「雨傘運動』抗爭、否決政改方案得罪中央,引來報復,破壞了得來不易的『安樂茶飯』。這種思維就如童話『皇帝的新衣』中,指責堅持說出皇帝沒有穿衣的小童太天真、太固執,得罪了皇帝,自討苦吃。那種不管黑貓白貓,只要做一隻乖貓,才能保有『安樂茶飯』的思維是過慮了 — 安定自由的香港,對大陸高官權貴來說,比什麼都重要。你看那滬港通、深港通,全都迫不及待地推出就知道了。

香港《基本法》賦予了立法會否決憲政方案的權力,四十五條也承諾特首最終以普選產生。

『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根據以上的四十五條條文,政府儘管能夠設計出一個『假普選』方案而不違反字面意思(正如現在準備提交的方案),但也絕對能夠設計出一套正常人合理理解及期待的真普選方案,以符合普世的民主普選意義。

為了香港的政治和諧與社會進步,港人及立法會有絕對的權利和理據要求政府提出一個有真正選擇的普選方案,絕不允許它以不合理的方案應付這一條文。

比起那些本土、暴力抗爭等不切實際、真正離地的抗爭手段,港人只要平心靜氣,挺直腰骨,守住《基本法》四十五條這一關鍵條文,堅持否決符合字面但違背普選真意的假普選方案,並堅決要求政府提出符合四十五條而體現真普選的方案,就等於守住了香港。

堅守普選價值,堅守《基本法》賦予港人的權利,合情、合理、合法,光明正大,理直氣壯,何罪之有?何懼之有?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