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智之言(二)

社會上許多造就龐大財富的產業,都與我們真切的重要需求毫無關係。在這種產業裡,手段的嚴肅性與目標的微不足道形成高度不對等的現象,因此當我們在電腦前面或是倉庫𥚃面工作的時候,常常不免陷入意義危機:一方面對自己平庸的工作感到絕望,另一方面又對豐碩的物質報酬深感滿意,並且心知這種看似兒童遊戲的工作,其實是種生存的奮鬥。[Alain de Botton – 工作!工作!]

(亞里斯多德)指出,滿足與有償職位之間有著結構上的不相容性…財務需求使人處於和奴隸及動物同等的地位…雙手的勞動與頭腦的商業面向一樣,都會導致心理的扭曲墮落。唯有私人收入與閒暇的生活,才可讓公民有充分的機會能夠享受音樂與哲學所帶來的高等樂趣。[Alain de Botton – 工作!工作!]

科學出現以前的時代不論有哪些不足之處,至少當時的人都知道人為成就和宇宙的宏偉壯麗相比根本微不足道,而得以享有心靈上的平靜。現代人雖然擁有較多的物質享受,志向也更為高遠,而崇敬的對象卻只剩下這群才智高超、思維嚴謹卻又視野狹隘、德行平庸的人類同胞,以致必須不斷與羨嫉、焦慮及傲慢等心態搏鬥。[Alain de Botton – 工作!工作!]

對亞洲人的心理而言,希望見到社會和諧與忠誠的合作關係,並且尊重所有形式的權威,從家庭中的父母、學校中的師長以及社會中的政府。這些強調工作道德與勤儉的價值被視為是社會穩定與經濟成功的秘訣…亞洲價值其實是政治上被動,不願質疑權威,以政治自由換取經濟幸福,放棄自由作為對生存的讓步。[Andrew Heywood – 全球政治]

如果法律從來沒有被破壞過,一開始也不需要它了。此外,大規模不守法紀 — 社會秩序解體、暴力及威脅層出不窮,也很難被視為法律系統已發揮功效。所有法律系統中,服從與違規須達成平衡。[Andrew Heywood – 全球政治]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