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9·3閱兵,連戰觀禮與國民黨

中共建國未滿六十六年之際,突然破天荒舉行『抗日戰爭勝利七十週年』閱兵大典,此前一段時間,又做出一連串扭曲史實的舉動,譬如抗日紀念館內不合比例地突出蘇聯與中共軍隊的角色(即『中流砥柱』說),忽視美國的關鍵角色;電影『開羅宣言』宣傳海報把當年抗戰領袖及會議參加者蔣介石換成毫無角色的毛澤東等等。總之是荒謬隨處可見,逐一駁斥要花上無數精力和時間,加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國家領袖全部缺席觀禮,令這次中共極力推動的『忽然紀念』大典顯得唐突怪誕。

香港那個唯命是從的傀儡政府自然也緊跟主子上演了一幕唐突怪誕支持劇:今年,也僅此一年,的9月3日,全港放假一天。我倒是希望香港政府乾脆把每年9·3定為法定公共假期,讓大家緬懷一下先烈們當年如何英勇奮戰,保家衛國。 可是這麼做黨國須要面對一個無可迴避的史實:9月3日是當年國民黨領導的中華民國國民政府擬定的抗戰勝利紀念日(爾後改成『軍人節』)。

當然,中共可以如此荒謬地把抗戰成果據為己有,是基於中共政權方面的一個關鍵認知:1949年後,中華民國已不存在,國民黨已下台。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了1949年前中華民國的一切權力及責任,包括抗戰勝利紀念、開羅宣言的成果(台灣回歸中國)。

站在中共的角度來看,倒也無可厚非,畢竟大陸處於中共治下已近六十六年,聯合國的安理會位置也在70年代就轉給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在聯合國更沒有代表席位。但是站在『中國』這個超越了國共、國名紛爭的高度上檢視之,『中國』這個概念當今並沒有共識與定論。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在政治上實體存在,各自聲稱代表『中國』,一個歷史較短卻膨大而專制,一個歷史悠久卻弱小而民主,各有千秋。因此,在現實政治中(如牽涉到領土、公民、權力等),當任何人提到『中國』,就必須要清楚道明,他指的是哪一個國名,否則,必然是企圖偷換概念來誤導糊弄大眾。

以上提到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缺席的問題,人們必須要小心處理。當年東、西德和如今的南、北韓依然各自擁有聯合國代表席位,而聯合國不會因此否定『一個德國』、『一個韓國』的概念;這種邏輯反過來看亦然(即肯定『一個中國』,不代表不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這兩個政治實體同時擁有聯合國代表席位 —— 美國當年也的確是打算這麼做,但因中華民國提前宣布退出聯合國而沒有落實)。中華民國如今之所以沒有代表席位,是當年中華民國為維護尊嚴主動退出,並不代表聯合國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唯一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決議下,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實體存在及其實體管治台灣的事實。聯合國《2758號決議》所載只是剔除『蔣介石的代表』代表『中國』,沒有提到台灣及中華民國的地位(而《開羅宣言》宣布的是台灣戰後回歸中華民國,如今中華民國實體管治著台灣)。此外,中華民國護照通行全球,超過兩百個國家給予免簽證待遇,包括美國。政治現實如此,中華民國政府(甚至台獨主義或實質台獨主義者),都擁有基礎為自己的地位辯護。

歷史與政治永遠錯綜複雜,爭議不斷,如今中共一個『奇怪』的紀念與閱兵大典又一次帶出了海峽兩岸政治難題的爭辯。在『一個中國』、『一邊一國』、『一中各表』等等錯綜複雜的敏感爭議下,中華民國的前副總統、國民黨的前主席連戰竟然『義無反顧』地前往大陸參加中共的閱兵典禮,立即引起台灣藍綠兩營眾口一致的唾罵,理據是再明顯不過了 —— 領導抗日的不是中共而是國民黨的國民政府,中共在抗日史上明顯地扭曲事實,閱兵檢閱的先進飛彈是對準台灣的武器…..。看來連戰此行是為了私情私利,也許包括『復仇』的心理吧(他2000參選總統敗選後基本上是被馬英九於國民黨內『逼宮』退位,隨後也丟掉了國民黨名譽主席之位;而去年其子連勝文代表國民黨參選台北市長大敗於無黨派的柯文哲,被藍營選民遺棄),無論目的為何,他的行為反正左看右看都是在為中共史觀與政治觀背書,出賣了國民黨、中華民國與台灣的主體性。

面對本島眾口一致的唾罵,連戰不但『義無反顧』,還想利用模糊概念這一招蒙混過關。在眾人顯微鏡式的監督下,這一招看來是很難奏效了。

連戰此次親赴大陸,首先在中共的抗日紀念館題詞「一十四年血涙史」,打了國民黨與中華民國一巴掌(國民黨政府的史觀是『八年抗戰』,以1937年對日正式宣戰開始計算,沒有包括九一八事變後至七七事變前的六年非全國性抗戰;中共則以十四年抗戰史觀視之,皆因國民黨1931-1937年採取「攘外必先安內」的滅共優先政策)。連戰也許盤算著這麼做能夠道貌岸然地自圓其說,無傷大雅 —— 到了主人家的地方,就跟從一下主人家的禮數嘛,反正沒有偏離史實。

可是,從另一個角度思考(起碼是從國民黨的角度思考),「攘外必先安內」政策因『西安事變』而失敗,造成今天大陸陷入長期的威權統治,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反而得以提前經濟起飛,建立民主、自由制度。因此,連戰這麼做還是逃不了出賣國民黨與中華民國,也背叛了其民主自由理念的罪名。

隨後的連戰又在連俞會上說:「國共兩黨共同抗日是事實。」可是,這又是在扭曲事實。事實是所有戰區(包括敵後戰區)的總司令都是國民黨將領,敵後戰區中共軍隊只有兩個軍,頭戴青天白日帽徽,領取國民政府的糧餉武器,接受國民黨戰區司令的領導,與其他各派系的部隊共同抗日。當年國共並非平起平坐,也不是唯一存在的兩支武裝力量,以參加過的戰役與戰績來衡量就更不成比例,用『國共兩黨共同抗日』』來描述,是一種巧妙的扭曲。『國民黨領導下全民族共同抗日』才是符合事實、關鍵事實及全部事實的描述。

連戰口口聲聲『事實』,但他對關鍵史實,對中共極度扭曲的史觀的事實卻選擇視而不見。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並不是在尊重史實,而是在選擇甚至扭曲『史實』,以達到為自己的背叛行為自圓其說的目的。

連氏家族清朝康熙年間就移居台南,祖先靠經營煙舖、鴉片買賣、樟腦生產而發跡,日據時期其家族財產被沒收,家道中落。連戰祖父據說因發表『鴉片有益論』遭排斥而被迫離台,其父則加入國民黨,在國民黨敗退台灣之際以接受台灣要員身份再次發跡。連家靠台灣及國民黨發跡,如今除了在史觀上背叛國民黨,為中共扭曲歷史背書,如今竟要公開參加對頭中共的閱兵典禮,正式起立為眼前一顆顆對凖台灣的飛彈致敬,也等於是在背叛台灣 —— 什麼事可以令此人步向如此荒唐?

從另一方面看,中共9·3閱兵,連戰赴會,帶出了國民黨前途的危機。如今的政治現實是:除非中共自己腐敗透頂自取滅亡或美日鼎力相助直搗黃龍,國民黨是不可能『光復大陸』的。中共也絕不會自願交出獨裁權力,以民主制度實現兩岸和平統一。

在台灣這一邊,對於民進黨來說,只要其一心一意維持中華民國為台灣政治實體,藉機讓台灣(民進黨的中華民國)永久獨立就達到目的了。對岸的中共則挾著強大的經濟軍事實力,統戰為先,武力作後盾,伺機收復台灣,令中華民國壽終正寢,讓國民黨與民進黨淪為台灣地區永遠的『忠誠在野黨』。

那麼,如今的國民黨應該如何定位呢?是繼續維持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五權憲法,並以整個中國大陸與台灣為國土的『正統』中華民國觀為奮鬥目標;還是放棄這個幾乎永無機會實現的夢想,專注台灣事實獨立甚或正式獨立,與民進黨的目標靠攏?

國民黨如今的政策是自己一廂情願的『第三條路』(或『自己的路』),即模糊國土問題,兩岸維持現狀,利用大陸市場發展經濟。這種策略儘管短期內無可厚非,長遠來說,只會對國民黨不利。這種被動待變的國策無法面對各種政治挑戰,無法凝聚民心、軍心,甚至無法阻止國民黨人的分裂(連戰就代表了放棄台灣主體,放棄民主自由,倒向大陸,以求榮華富貴的一派)。所謂經濟成就也被廣泛質疑,肥了赴大陸的商人,卻在掏空台灣本土經濟,如今服貿協議更可能讓陸資全面入侵台灣本島,雪上加霜(太陽花運動因此而爆發)。

此外,為了維持兩岸現狀並得到台灣選民認同,國民黨人就必須做到比民進黨人更能與中共維持好關係,結果便是面對中共『核心利益』時必須低聲下氣,硬不起來,因此處處被動,無法真正對抗中共滲透,無法完整地維護台灣利益(除非在關鍵處敢於與中共翻臉,而不會畏首畏尾,猶豫不決,直至完全喪失主導權)。台灣民眾、反對黨又怎會看不穿?

國民黨的模糊政策如今馬上就面對著一個巨大難題:是否黨紀處分連戰?

處分(如開除連戰黨籍;與民進黨合作取消連戰及其他『叛國』退休官員的長俸)必然破壞與中共關係;不處分則會嚴重動搖國民黨的根基,更會喪失台灣選民。如今國民黨的𥚃外不是人與泡沫化的危機,加上2016總統候選人的爛攤子,將會迫使國民黨人做出關鍵選擇,再不能夠靠模糊策略和兩岸和平使者的身份混下去了。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