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然」還是「錯誤抄襲」?

中聯辦主任再次挑動起香港人的神經,高調宣佈特首「超然」於三權,香港不搞三權分立,三權分立最多只作為參考罷了。

北京的基本法委員同時搖旗吶喊,聲稱「兩制」是阻礙香港繁榮發展的絆腳石。

對於中共來說,有什麼不是只作為「參考」的?它對待自己訂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尚且如此,基本法當然也不會例外。

問題在於此時此刻高調提出這種觀念,所為何事?

當然是為了解釋如今香港為何墮入管治困境,為香港(或為中央自己)找出路了。但是,怎麼會找出一條如此乖張的路呢?這條「特首超然論」加上「兩制妨礙論」除了讓幾乎所有港人都「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外,又如何「救港」呢?

仔細一想,才發覺原來又是抄襲惹禍。

了解大陸三十年來崛起之路的人大概都能同意,大陸基本上都是在不斷抄襲西方先進,無論是工商業、軍工業甚至是政治制度(當然這裏指的是威權制度)。面對二十一世紀社會、法治、文明都高度發達的香港特區,大陸那些中共的港澳治理的智囊們(即那些一國兩制研究中心、港澳研究、基本法研究的學者們)卻還是帶著專制、抄襲的態度思考問題。除了一如既往般從統治權力的角度思考問題,這些人也只見到過往英國人統治香港時期,港督如何「凌駕」於殖民地政府,因此管治如何效率高超;而特首卻受到立法、司法兩權的制約和挑戰,以致施政不彰。因此,解決香港管治困局的解藥就是:完整地複製英國殖民地的一套來解決問題(他們還為此起了一個好聽的名字,叫做「正確理解基本法」)。

可惜,正如今天大陸經濟開始無奈地下滑那樣,香港的管治困局已無法靠抄襲、走回頭路來解決了。大陸「專家」們是斷錯症,開錯藥了。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香港這個「亞洲的國際之都」的社會、經濟、法治早已發展成熟。在此成長的年輕一代見多識廣,思想開放。年長一輩也早已「上岸」及視香港為家。無論是「雨傘運動」催生出來的「黃絲」、「藍絲」或「灰絲」,大部分港人都會堅定地支持維護香港的自由、公平、法治這一核心價值觀。儘管還是有不少港人不太熱衷於民主,害怕民主會帶來人多口雜,爭吵不斷,但大部分人對民主、自由的原則(包括權力受到制衡)還是欣賞和注重的。

就算我們循大陸「專家」、學者的思路去考慮,假設特首就如從前的港督那樣「超然」於香港殖民地的一切制衡,後果可以十分嚴重和混亂,猶如另一場共產革命。舉例來說,如果特首「超然」於三權之上,而《基本法》又規定特首必須是香港永久居民,那麼法律面前難道不是人人平等?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平等」?這可是回歸共產主義特色的「平等」啊,想想也會讓人「倒抽一口涼氣」!

循此思路走下去,難怪那些大陸學者會公開哀嘆「兩制妨礙香港發展」了。聽這些人的去做,難道要取消或修改《基本法》,讓北京如當年倫敦那樣子,直接派一位京官下來做「港督」?又讓人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可是慢著,當年英國政府不也是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嗎?起碼香港沒有民主直選,香港也沒用英鎊啊。怎麼如今突然「兩制」妨礙起香港了?難道當年香港殖民地的制度是優於英國本土,所以才要「一國兩制」,才能帶給香港繁榮穩定,趕英超美?如今大陸「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了,應該要廢除落後的「兩制」,直接把「自信」的「一國」制度移植香港?除了再次讓人「倒抽一口涼氣」外,也有些頭腦發脹:怎麼會搞得思想這麼混亂?

還是回到「特首超然」的問題上來吧。為什麼英國人能,我們中國共產黨就不能?

當年香港的宗主國英國實行的是民主制度、普通法制度、三權分立制度。儘管英殖時期港督的確有些「超然地位」(如布政司實際主管行政部門,港督委任議員並為立法局當然主席等),在宗主國的民主與權力制衡原則指導下,港督對「虛權」(如立法院主席,港大校監等職)絕不行使,更不會濫用。反觀如今的特首肆無忌憚地濫用「虛權」,不但受到後極權的宗主國撐腰,甚至可能是宗主國直接下令行使。

前者自控權力,主動調整政府的意識形態,使其與社會主流價值觀相吻合;後者則濫用權力,無視港人珍而視之的主流價值觀,粗暴地將背道而馳的政權意志強加於港人頭上。兩者是完全不可比的。

無視政權意志與社會主流價值觀嚴重衝突的現狀,依靠暴力囂張跋扈倒行逆施,日益加深著自己政權的合法性危機——這才是如今香港管治困局的真實原因。

這個政權如果依然缺乏反省,頭腦僵化而只懂抄襲(並且只想抄對己有利的部分),以為單純依靠權力暴力就可以壓制反對意見,那麼,如此倒行逆施的結果,就是最終無可避免地觸碰到不分黃藍灰全體港人的共同底線(核心價值觀),把所有人推到自己的對立面去。

香港人其實根本不用去理會這些不斷叫囂,挑戰著人類常識與良知的政客,只須要堅持自己的核心價值觀,讓那些濫權者自暴其短,坐等其眾叛親離。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