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賴是怎樣鍊成的

「港大校委會」12比8投票否決「物色委員會」推薦的副校長人選,理由荒唐低級,配合北京當局打壓香港大學支持追求民主自由的學者,複製六四後政權操控北大伎倆的意圖相當明顯。

據說除了那位「插水教授」外,其餘投否決票的都是校外委仼人士。這些所謂「社會賢達」在校委會內的荒謬言行著實令人為香港社會擔憂—香港從事公職人士思維能力與個人品格竟如此低劣,香港怎能不墮落?人們從「港大校委會」針對陳文敏任命的一連串匪夷所思的言行,見識了「無賴」是怎樣錬成的。

北京當局為了全面報復香港的「雨傘運動」,實現其「好戲在後頭」,通過明渠暗道,操控左派報章、右派小人,明攻暗鬥,非要置這位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港大副校長唯一候選人於死地(原因則是「莫須有」)。

主子如此明確的表態,香港那些靠鑚營起家的「社會賢達」怎敢不從?初期還懂得珍惜一下港大校譽,只想著拖延待變。實在被社會逼急了,還略知羞恥地給出一個令人嘩然的拖延理由—「等𠹺首副」(此時此刻畢竟還懂得港大事務應由港大專業人士決定的道理)。到了被全社會恥笑,「偽君子」再也無法扮演下去的時候(北京當局自然更加擔心這一熱題會被愈炒愈烈),只好一咬牙,公開耍無賴,投暗票否決任命。本來以為關起門來無恥一番,對外重施「否決港視發牌」時的「保密」與「一男子因素」,就可以再次死賴過關⋯⋯。

可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幫「做雞又想立貞節牌坊」的無恥之徒那種種荒謬又低能的密室言論被一位大學生(港大校委會本科生代表馮敬恩)勇敢地公諸於眾,是報應。

通過這位令人敬佩的馮敬恩同學,人們見識到校委會內一張張低能、無恥的嘴臉。至此,密室偽君子一步步走向公開的無賴,完美地示範了「無賴是怎樣鍊成的」「港恥版」。

這幫「港恥」由偷偷摸摸的無恥一步步走向公開的無恥,偽君子走向真小人,帶給香港社會的破壞不只是香港大學的學術自由,而是社會道德的公然淪喪。看看特首與他新委派入校委會的委員的嘴臉—一副老子無賴你能拿我怎樣?

是啊,人們能拿無賴怎樣?

這個問題令我想起娼妓。自願為娼的代價會是什麼呢?答案不言而喻。我個人從無鄙視娼妓的念頭,而面對那些「政治娼妓」,更加增添了我對娼妓的尊敬。娼妓者只是為了一己或家人的溫飽;而「政治娼妓」則是為了無盡貪欲出賣靈魂,更腐蝕著社會得來不易的公義根基。讓我們記住那十二個無恥之徒,他/她們將會被社會唾棄,遺臭萬年。多行不義必自斃,始終是歷史上顛撲不破的真理。

在這個正與歪的鬥爭中,也讓我們記住馮敬恩這位勇敢、正氣的港大學生。截筆之時,港大教職員正在商討罷課抗議。希望能夠成事,為日益黑暗的香港燃亮一道光芒。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