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離地」人,只有「站立」人、「貼地」人和「一九八四」人

不少自命「腳踏實地」的人喜歡用「離地」來形容某些人的行為或想法「不切實際」。香港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女士就非常喜歡用「不切實際」這個形容詞來回應港人訴求(如要求「真普選」、特首普選提名委員會維持以往做法、全港學校驗水鉛等等)。唯獨這些人從來不肯清楚說明這個「實際」指的是什麼?

如果「實際」指的是人無法不死、人無法長出翅膀自己飛上天,那倒也罷。但是,很多人對所謂「實際」的理解,是「上大人」說過的事無法改變、權力面前老百姓必須要矮一等,無論「上大人」如何不講理,權力如何被濫用,都是無法改變的「實際」。因此,追求民主是「離地」,講社會公義是「離地」、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是「說大了」、是「離地」(甘地呢?當然也是「離地」,他老人家早飛上天堂了)…..,幾乎到了任何追求「理想」的事都被歸類於「離地」,彷彿除了吃喝玩樂的,都成了「離地」。

我經常搞不懂,如果「實際」是如此定義,那麼回顧人類歷史,在權力面前,那些「消滅奴隸制度」、「結束種族隔離」、「黑人平權」、「民主人權」之類,應該永遠不可能出現的啊。怎麼這些「不切實際」的,如今全變成「實際」了?是上帝突然醒覺,說了一聲「要有」,就有了?還是「上大人」們突然玩膩了,不玩了,「實際」就出現了?

要釐清這個「離地」概念,也許應該從人類身體的兩大要件來考慮:腦袋與嘴巴。嘴巴要吃飯,沒飯吃肯定活不了,絕對「實際」。裝在腦袋裏的那個思想嘛,有沒有並不是最重要;況且那容易天馬行空的思想有時候是挺嚇人的,很容易便不切實際了。

為什麼人類不能跟其他動物一樣,腦袋只用來指揮覓食、性交,天下不就簡單太平了,幹嘛非要允許人類腦袋能夠胡思亂想,搞出「民主」、「自由」、「公義」這些「不切實際」的玩意,迷惑人心,搞亂秩序?

這麼想下去,「實際」的人反而會變成「不切實際」了。還是回歸「實際」吧 —— 人就是這德性。既然要求「實際」,「實際」人也只能哀嘆,那些可惡的,常常吃飽飯沒事幹的人,偏要把嘴巴吃飯分等級,搞出個「嗟來之食」的概念鄙視吃飯。恨歸恨,「實際」人知道,想要掃走這些「離地」概念,是「不切實際」。那麼,不如客觀地理解清楚這些概念還更「實際」。

人類嘴巴要吃飯不假,但如果身為兩腳動物的人,為了讓嘴巴吃飯而要像四腳動物般趴在地上吃,吃完還要舔,然後對著「上大人」搖頭擺尾一番,這種「實際」是不是太過了呢?當然,一般人只是無奈地聽命令,趴在地上吃飯,更多的是沒有意識到自己在趴著吃,只有極少數的會為了吃多一點而搖頭擺尾一番。無論如何,這些「人」都有一個共通點 —— 會恥笑那些堅持人要像人的理念,為了堅持站著或坐著吃而寧願餓著肚子的人「離地」(不就是吃飯嘛,人和動物有什麼分別?)

可悲的是,往往那些甘願趴在地上以求一餐的「人」最容易餓死;能夠堅持站著才吃的人卻從來不用擔心吃飯的問題 —— 的確有些「吃飽飯撐得」,太不公平了。

嘴巴講完,來看看腦袋。思想產生自腦袋,腦袋裝在頭顱內,頭顱長在身體最頂端(對人類而言)。「離地」者「吃飽飯沒事幹」,喜歡站著思考,有時還會跑到山峰上站著思考,誓要做一個有智慧有承擔的優秀人種,懂得深入思考,思考那些吃飽飯之外的問題 ——人除嘴巴外,還應該及能夠追求什麼?可是,這些人無論是站在平地還是山峰,腳下還是踏著實地,嘴巴沒有少吃飯,身體其它部分也沒少玩樂。

所以,對這些所謂的「離地」者,更正確的稱呼應該是「站立」者。而那些所謂不「離地」者(恥笑別人「離地」而自命「切合實際」的人),其一生的思考不會超越吃喝玩樂;更要命的,是這種人為達到極致的吃喝玩樂目的會不惜付出任何代價,包括放棄自己的自由、尊嚴,對放棄社會公義(別人的事或根本不存在的事)就更加「義不容辭」,沒有須臾猶豫。用本文的「腦袋-嘴巴」模式形象描述,就是腦袋和嘴巴都貼在地面生活與思考的「人」,因此可以稱其為「貼地」者。

當那些「貼地」者振振有詞地告訴「站立」者,他能夠盡情吃喝玩樂,真開心,「吹咪」的時候,「站立」者很難說服他們,什麼叫尊嚴,甚至什麼才是真正的自由,更難以討論什麼是公義這種別人、「離地」的事。但「貼地」者也很難獲得普遍的尊重 —— 唉,身體頂著腦袋的人類啊!

討論完「站立」人和「貼地」人,再來討論一下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離地」人。君不見時時跳出來說「火星語」的高官貴人嗎?這些人「離地」嗎?

其實這些人並不「離地」;相反,這些人實際得很。他們是被「貼地」人奉為偶像的「人上人」,用「火星語」哄著「貼地」者繼續努力貼著地面生活,直到永遠。是那些聲稱「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的「社會賢達」們,屬於「站立」人之中,最卑鄙無恥之徒。我們可以將其稱為「一九八四」人(詳情可參閱歐威爾先生的名著《一九八四》)。

所以,這個世界沒有真正「離地」的人,因為沒有既「離地」而又能活著的人。這個世界只有「站立」人、「貼地」人和「一九八四」人。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