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然啊,超然!

超然與去殖化

港澳研究中心陳佐洱高呼香港要更加努力「去殖化」。奇怪,明明陳氏與中央的種種說法就是希望完整抄襲英國殖民者的「超然」權力地位,怎麼倒叫起「去殖化」了?

這其實不難理解。大陸的「去殖化」指的是「去英國殖民化」,取而代之的是「大陸再殖民化」,因此要求港人完全放棄英國殖民者留下來的一切標誌、做法、思想,絕不允許欣賞甚至懷念英國殖民者的「德政」,必須全面「大陸化」,從「法治」到思想。至於「港督」一職嘛,換個牌子叫「特首」,繼續「超然」。

也真虧奴才能夠想得出來,找到「郵筒」來作供品效忠一番。其實,在新界置有不動產的我,真希望奴才們「玩舖勁嘅」,別拿郵筒小打小鬧,乾脆取消那萬惡的「地租」,讓新界居民一腳踢走殖民地留下來的苛捐雜稅,皆大歡喜,從此以回歸祖國為榮,豈不妙哉?

超然與去西方化

中共的文宣近年來極力貶低「西方的東西」,自信於「自己的路」。把「三權分立」、「民主」、「多黨制」統統歸類為「西方的東西」,堅決不學!

怪了,中國共產黨的成立與建國,哪一樣不是靠學習「西方的東西」?中共一直以來推崇並認可的孫中山,他建立的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中華民國)及他提倡的「三民主義」,哪個不是「西方的東西」?毛澤東甚至還一度提議中文拉丁化(拼音化)呢。

辛亥革命(建立共和),五四運動(民主與科學),共產主義,醫療科技進步,到鄧小平的「四個現代化」,改革開放,市場經濟等等,哪一項不是西方化?

卻原來一觸及到獨裁者的政治權力,西方化就突然不好了。清末張之洞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大敗於日本全盤西化的「明治維新」。一百多年後,中國人還是沒有醒來。

超然與晚節不保

任教中文大學哲學系時廣受學生歡迎的李天命教授(天天上課罵人如何語意含混、邏輯混亂,直聽得學生們好生爽快,大受歡迎),退休後突然自己玩起「以偏概全」、「偷換概念」來了,讓一眾粉絲(包括本人)美夢破碎,實在不明白更受不了——怎麼會變成這樣?

記得中大哲學系還有另一位姓鄭的教授,專門教授中國哲學,也頗受歡迎,被列為「現代新儒家第四代」之一,自己似乎也頗樂意接受這個頭銜。沒有料到的是,這位鄭教授居然公開為那不知所謂的「孔子和平獎」背書,讓人感嘆不已——學術能力與知識分子的情操分別原來可以這麼大!

超然與膽大

「官到無求膽自大」,林鄭面對「鉛水事件」在立法會的這句「名言」實在可圏可點,必將載入「殖民地官員」史冊。

林鄭司長在關乎香港前途興衰的「政改」一役,完全喪失「良知」,只求無風無浪「完成任務」,繼而仕途高升——選擇向北大人一邊倒,對港人則無視其強烈訴求,「連哄帶騙」,終於情不自禁地上演了一齣渴求北大人「一錘定音」的失態劇。哪裏「膽大」?在老闆面前簡直「膽小如鼠」。

「殖民地官員」對星斗市民當然無所求——官也不是你們給我的,升官發財也輪不到你們說三道四。「超然」面對這些無權無勢的「蟻民」,擺擺官威,顯示一下「膽大」自不在話下。

「官到無求膽自大」原來是這個意思。「超然」啊,「超然」,「人到無恥膽自大」、「官到無賴膽更大」…..鬧夠了嗎?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