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兩平國足;光棍節與一戰

全城瘋狂的世界盃外圍賽香港主場對陣中國,港足靠精密的戰術部署,再次戰平國足,基本上把國足又一次擋在了世界盃決賽周外,為香港足球爭回一些尊嚴。

賽前不可一世的國足在本次世界盃外圍賽中,分別被「只有中甲水平」的港足主客場兩次戰平,暴露出更多的,是中國足球在史無前例的人多錢多的大環境下,水平依然停滯不前。令人更加感嘆的,是國人依舊不懂得自我反省,繼續一如既往,氣憤填膺地向外界找原因 —— 沒有受聘的教練永遠是最好的,沒有上場的球員永遠是最強的,國足缺乏C朗、美斯,對手有了歸化球員,足協廢物…..。

國人最不懂的,是客觀反省。於是,深愛的足球水平只能年年停滯,人們只會年年咒罵,年年賴東賴西。這些人永遠看不到一些明顯否定其偏見的事實:當年5·19香港隊全華班陣容一樣能夠在主場踢平並在北京擊敗中國隊;執教過中國隊的外國名教頭已經來自五湖四海…..;還有,日本男女足球隊都能夠突破瓶頸取得明顯進步(男子隊除了奪得過亞洲盃冠軍,近年來也從未缺席世界盃決賽周;女子隊更贏得過世界盃冠軍)。

亞洲球隊很難擁有南美或非洲球員的優越身體素質,因此也不應該冀望於出現比利、馬勒當拿。事實上歐洲也沒有出現過如此頂尖的球員,但歐洲球隊照樣能夠奪得世界盃,照樣能夠大勝巴西隊;日本、南韓也照樣能夠位居世界列強。

歐洲能夠建立起真正優秀的球會運營、管理制度,培養優秀的足球文化(包括杜絕出現那些全場嘰嘰咋咋吵個不停,盡在胡扯閒聊的足球評述員——這是中國足壇的一大特色,多不勝數的低質「評述員」,每每像喝醉了酒的球迷,全場胡謅亂扯,完全不理會球場上發生的一切,令人反胃)。日本足球起飛前期全力學習巴西風格,到了中期,已經把學來的技術內化,融入自己小快靈與整體合作的特色,實現了「超越」,成功奪得亞洲盃,並連續不斷地晉身世界盃決賽周。如今面臨另一個瓶頸的日本隊又在努力尋找另一次的「超越」,永不停歇。

而中國足球卻從沒有脫離過百分百抄襲的慣性思維,分別只是一會兒想抄歐洲,一會兒想抄巴西。而這也只是上層管理者的一廂情願,從基層往上,教練的思維、球員的選材和培養都是偏狹混亂的。到了足球文化這個層面,就更加令人搖頭嘆息了 —— 目光偏狹,獨立、客觀、自由與高素質的思想全面缺席。

最令人失笑的,是經常聽到大陸評述員批評球場上球員缺乏足球「意識」,但從來說不出球員的哪個動作反映了「意識」問題,應該怎麼做才是擁有良好「意識」。假大空的思維正是中國的病灶。相反,見多識廣的香港球員的足球「意識」卻很高(只可惜身體條件太差了)—— 為什麼會有這種差別出現?

如果我們比對當年西德與東德,如今的南韓與北韓,彼此都份屬同一個民族,身體技術條件皆相近,戰績卻差天共地。如果有人說這是由於經濟條件不同,那你如何解釋巴西五奪世界盃呢?

我們再比對一下日本和中國,彼此都從低水平的階段發力,大撒金錢發展足球二十餘年,結果也是差天共地。

問題出在一邊廂由下而上,從一一球員做起,從一一基本動作做起,一步步通過合理技術、開闊視野(包括高品質的足球轉播和評論)培養球員更高層的足球「意識」;而另一邊廂,則由上而下,由上層假大空開始,到基層混亂止——期間偏狹的視野,眾聲喧嘩的胡扯也「功不可沒」。一邊廂從個人開始,努力反省自身,哪些方面做的不夠好,怎樣進步超越;另一邊廂總覺得自己很優秀了(判斷基礎卻往往是我有多高多重,口袋裡揣了多少錢,有多少拍馬屁的粉絲等與足球沒有直接關係的「假象」),踢不好一定是其他原因。「意識」的分別就是這樣養成的。

從國足的不堪,不由得聯想到今年11月11日大陸的「光棍節」——一天內美元近200億的交易額,可真不是開玩笑!獨領「世界風騷」,誰不驚嘆羨慕於我泱泱大國?事實上,這只是交易額,有多少在做虧本生意(為了打響名號),多少假貨,多少退貨率,多少下了單不付錢(還記得汶川地震後央視直播的賑災晚會上,那驚人的捐款數字到底兌現了多少嗎?),「光棍節」外耐用品銷售疲憊等等已無人過問。反正我們再次用錢喚起了全球豔羨。

同一日的英國,11:00全國默哀2分鐘,紀念死傷了2000萬人的第一次世界大戰西缐停戰日(1分鐘獻給戰死的軍人,1分鐘獻給戰死軍人的家屬)。

從這兩件「舉世矚目」的事件中,我們都看到了人類毫無意義的群體亢奮導致「犧牲」慘重—— 中國的「光棍」們錢包大出血;歐洲的軍人們則真的大流血。但是,我們不禁要問,這兩起「舉世矚目」卻又毫無意義的事件,背後反映出來的性質,真的沒有高低之分嗎?

中國人把自己的四大發明應用在了什麼地方?而歐洲人利用這四大發明創造了什麼出來?近代隨著經濟的高速發展,歐美日在科技、文化、政治上給地球帶來的發展與影響(也包括地理大發現與大侵略),相比於中國人帶來的令人「目瞪口呆」的「血拼」現象;歐美日從獨裁愚昧走向民主文明;中國則從一家獨裁走向一黨獨裁…..這一切,是「超越」、「進步」與「自欺」、「守舊」的分別。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