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根斯坦與民主

每當人們談起民主、自由、正義這些話題,總會有人(特別是反對這些概念的人)反問什麼是「民主」,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正義」?

其實,大多數人對「民主、自由、正義」都有頗正確的理解,只是為了回應那些有心挑戰或否定這些概念存在的人,須要花一番思考。

思維正常的普通人大都能夠「先天地」掌握「民主、自由、正義」的基本意義,能夠輕易分辨出假貨(除非為了種種現實原因而自欺欺人、「揣著明白裝糊塗」)。因此,我們能夠用什麼是「非民主」(如北韓式的「普選」),「非自由」(大陸式的「吃飽飯的自由」)和「非正義」(美國的「自由至上」)來規範哪些可以屬於「民主、自由、正義」,而哪些絕對是假貨。但是這種進路總是無法避免邏輯上的漏洞(非此不一定即彼),無法滿足學術上的「書呆子」,更無法有效駁斥政治上的「狡辯者」。

同樣,拿一種實際方案出來,讓大家投票決定它是否「民主」、「自由」或「正義」,少數服從多數,也會出現以上定義不夠清晰的難題。

20世紀著名的英籍奧地利裔哲學家維根斯坦提出的「家族相似性」(Family Resemblance)概念就是為了解決這種難題。維根斯坦指出,人們的思維受到傳統的「本質主義」(essentialism)影響,以為每一個字詞所指涉的必然是具有某一特質的事物或狀態,其實不然。他指出,字詞的意義在於其所用(use),而非指涉客觀世界的事物 —— 如「遊戲」的概念、「家族成員」的概念等,各成員並沒有相同的特質,有的只是相似性,但我們卻又不能否認這些「家族相似性」的存在,從而否認這個「家族」的存在。

這種「家族相似性」也可以套用在「民主、自由、正義」的概念上。正如人們無論怎麼狡辯,都無法把一個與某家庭毫無關聯的人硬套入這個家族,人們也不可能藉此否定這個家族的存在;「北韓式的選舉」無論如何也無法被歸入「民主」這個家族,而人們也無法藉此否定「民主」的存在。

如果用「家族相似性」的概念來思考「民主」,我會說「民主」(真 · 民主)家庭成員相似的地方離不開「自由」與「正義」 —— 人人有自由選擇、自由參與的權利;政治制度必然以正義為目標,並且無懼任何人對它提出思想上的挑戰。

當然,說到維根斯坦,總要提及語言與邏輯。我以上說的一切是以正常的人類語言為基礎,而非「一九八四」或「銅鑼灣書店事件」那種「語言」 —— 兩者絕對沒有「家族相似性」。

邏輯上,民主國家的混亂,並不能反證極權國家的優越。反而,極權國家的所謂「秩序」,其實是以死氣沉沉為代價的;極權國家的「效率」則免不了以瞎折騰為結局。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